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554回出乎意料的卢夫人
    贺鹏飞却已经先到了,他手里拿着三个人的护照跟登机牌,扶着卢博走进了机场,郑焰红眼看着他们过了安检才回省城去了。()

    天朝果真是一个人情大于规定的特有社会,有了方方面面的大开绿灯,当卢博带着赵慎三跟贺鹏飞急匆匆飞抵京城的时候,机场已经候着h省驻京办的同志了,直接接了他们直奔卢夫人所在国家的领事馆,更加很顺利的办理好了探亲签证,拿到之后又一分钟都没耽误再次直奔机场,一个小时之后,三个人在飞往国外的飞机了。

    从省城到京城,卢博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恢复了一个省委常委应有的气度跟镇定,得体的接受着来自各方面的问候跟祝福,除了在等候飞机的时候出了一次小意外,了飞往国外的飞机之后,他是满脸的肃穆,好似除了生死未卜的妻子,他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的牵挂了。

    赵慎三却没有这份淡定,从省城到京城又到机场的过程,他只要有机会跟外界联系,一会儿打电话问郑焰红那边的情况,一会儿又替卢博联系国外的医疗机构询问卢夫人的最新进展,然后筛选过后才有选择性的汇报给卢博,当然,说的最多的是卢夫人已经基本脱离了危险,目前正在观察恢复之。

    卢博并不是没有看到赵慎三在给等待出国飞机的当口给郑焰红打完电话,之后满脸黯然的独自在远处的休息椅子好一会儿才回到他身边,他心里一直揪着疼,甚至灵烟那张从幸福的甜蜜连过渡都没有直接化为绝望的眼神都真真的在他眼前出现,他仿佛看到了灵烟默默无语泪双流,然后痛不欲生的表情。看着赵慎三强装出一副淡定的情绪向他走了过来,猛然间,卢博死死抓住胸口顺着椅子往下出溜了。

    赵慎三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叫喊着从他兜里掏出速效救心丸给卢博喂了十粒,然后拼命地在他胸口按摩着,所幸很快卢博回过了颜色,喘息着恢复了正常。

    在整个小意外的过程,卢博没有开口问赵慎三一句话,而赵慎三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宽慰他,两个人都是性情人,又都对感情有一种近乎盲目的执着,更是都明白有些事情回避不得,更加不能盲目的乐观,只能是面对、承受、消化,而这些都是必须由卢博一个人来完成的,所以哪怕是善意的谎言都是对他跟灵烟那份感情最大的不敬。

    不知道卢博用了多大的毅力硬生生把横亘在胸口的块垒一点点咬碎,更加如同吞咽玻璃碴子一样一口口咽了下去,任凭这伤痛把他的五脏六腑都刮伤成道道伤口,鲜血盛开的线菊一般冲着四面八方怒放,却只是铁青着脸咬紧了牙关,没有发出一声**。

    飞机的时间是冷漠跟漫长的,即便是卢博这个尊贵的客人在飞机前被机场领导慎重的交代给了全部服务人员,更加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但空姐甜美的声音跟灿烂的笑脸看在他的眼里,却如同没有生命力的泥塑木雕,那一句句甜腻腻的问候也如同跟他的耳朵隔了好几层棉被一般,虚幻,空灵,模糊,似是而非。

    可是,是这些在卢博脑海一闪而过的几个词汇,也能让他联想到一个能够跟这些词汇联系在一起的那个小女人啊!

    “不!不能想她!要恨她,要忘了她!否则的话,远在国外命在旦夕的老伴情何以堪啊!”卢博紧紧闭双眼,痛苦的在心底狂叫着,试图用老伴的面孔来掩盖住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痛彻心扉的小女人。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老伴那张脸居然如同被撕碎的照片一般,无数的碎片在他脑海里飞旋着,任凭他如何努力的拼凑,却始终无法恢复完整……倒是灵烟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还有那张脸跟小脸不成例般的大眼睛,却无顽强、无明晰的占据着他的脑海,那双大眼睛里盛满的哀怨跟绝望如同侩子手的大刀一般横架在卢博的脖子,仿佛他一个妥协,那把刀立刻砍了下去,让他登时成为两截……

    在这种纠结跟痛苦,飞机终于到了,卢博仿佛已经在痛苦的纠结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下飞机的时候甚至头重脚轻的简直路都走不稳了,贺鹏飞跟赵慎三一边一个搀扶着他才慢慢的走下了旋梯。

    一脚踏异国的土地,卢博不需要努力,脑子立刻一凛,老伴的容貌立刻清晰起来,灵烟的身体跟双眼如同被蒸发了一般空灵的飘走了,卢博喃喃的叫道:“老伴,我来了,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但愿我没有来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