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625回防不胜防堕入彀中
    赵慎三渐渐激动起来:“可是到了桐县之后,郝市长因为想要利用我打击黎书记,故意把原本最起码应该副书记分管、当时正被县长刘天地亲自掌控的城建、城管以及新农村建设工作全部让我分管,硬生生把我置于风口浪尖之。

    我这个人是有几分牛脾气,接了接了,谁知道略一深入发现这个原本是造福于民的绝好工程居然被刘天地一伙儿弄成了他们私人的摇钱树,农民白白失去了黄金位置的地基,还得掏高价把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的地方再买回去。

    这还不算,政府补贴的大量新农村改造工程款也被他们堂而皇之地纳入私囊了!他们的爪牙开发商更是肆无忌惮的用暴力逼迫百姓签订拆迁合同,甚至还打死了一个老人,这种虎狼行径跟土匪何异?

    我赵慎三也是出身跟西关农民一摸样的小资产家庭,明白失去了商铺等于掐断了一家子的衣食之路,但凡有一点良知,不会听任这种事情发生!”

    李彬看赵慎三渐渐激动起来,知道这个孩子的确是受了太多的委屈,也想让他痛痛快快抒发一次,而且透过他的讲述,自己还能最直观的了解一下黎远航跟郝远方这对看似和睦的搭档到底需不需要做一下调整。

    “于是,我表面跟他们虚与委蛇,私下却开始搜集证据,决心替老百姓当一回靠山了。”赵慎三喝了口水接着说道:“可是……我查来查去,查来查去……却查出……却查出……呃,其实后来还算顺利,工程还不是按时完工了吗?

    李书记,我之所以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您,郝市长利用人脉步步紧逼,黎书记因为根基不深而步步退让,两人各怀心事商议妥协,这容易造成好多本应该泾渭分明的事情被办成了利益化的扭曲产物,自然对工作不利。”赵慎三说道关节处,却猛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太深了,赶紧很是仓促的扭转了一下之后结束了。

    李彬的脸沉了下来,趁赵慎三说错了话心神未稳,猛然间大喝一声:“小三,什么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面对伯伯还有什么顾忌?说!”

    “呃……我查出了刘天地他们之所以疯狂敛财,居然是郝市长在桐县的私人淘金窟,正因为此,郝市长才一再的想要把我赶出桐县的。”赵慎三被呵斥一声之后,吓得哪里来得及思索,顺口说出了实情。

    “哈哈!”李彬听完,怒极反笑:“好啊好啊,这才是白省长跟我力荐的能员干将呢!这才是省政府数次嘉奖的市长楷模呢!我说他不惜钻营到京城,为了保留继续在云都担任市长的机会,原来是要守卫他的小金库啊!

    真好真好,咱们党的工作居然被他们变成了私人的利益场,这功夫不得不说不高了!这个郝远方在云都的好多个县城都做过一把手,看来这样的淘金窟估计不止一个,惨淡经营多年,自然是舍不得放下走的。好啊,我当然得成全他了!”

    赵慎三吓得脸色微白,紧抿着嘴不敢说话了。

    李彬站在窗口对着夜色深深地吐了几口气转过了脸,却已经平静了下来,看到赵慎三满脸的恐惧,也不敢一个人坐着,呆呆的站在他身后,赶紧拍拍赵慎三说道:“小三,别紧张,坐。今天咱们爷俩,别怕。”

    赵慎三惊魂未定的坐下了,依旧僵直如木偶,李彬叹息了一声说道:“小三,伯伯是心疼啊!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怎么会能被身外之物腐蚀成这个样子呢?他们既然把心思都放在这些个歪门邪道了,对我们的正经事业哪里还有心思去干啊!

    哈,你猜怎样小三,像这样的干部,我坐在我省委书记办公室里,听到的居然是一片赞扬声,而你跟郑焰红这种我明知道可以为了工作顶住压力跟暗算的干部,却非议不断,甚至都是不法办你们难以平民愤的大问题,这可真是妙至极了!”

    赵慎三喃喃的说道:“这也没什么怪的,大抵是因为我们俩的身份太过敏感,动一动我们,面会摇一摇吧……”

    李彬感慨的说道:“是啊,乔远征早告诉我过,说郑焰红你们俩之所以麻烦不断,因为你们是生长在我李彬这颗大树干的树叶子,故而才成为了风之源头。放心吧小三,伯伯不是迂腐之人,更不会跟黎远航那个笨蛋一样为了自保不惜丢车保帅。行了,你说这么多很对得起伯伯了,明天还要沿着你搞得宗教旅游线路走一圈,有的你忙的呢,去睡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