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626回反常即妖
    赵慎三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看堂堂市长居然软弱成这个样子,而且还不着边际的提到了他的秘书,又是什么他走给郑焰红腾位置的话,这可是一个恐惧的人很交心的请求了,哪里还能继续抗拒?

    他赶紧说道:“郝市长看您说哪里去了,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今天我虽然是您的兵,好歹还是东道主呢,您说吧,需要什么,我马让这里的老板帮您安置。()置于您说的什么让郑焰红当市长跟刘处长是否来桐县,那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啊,呵呵呵,看您说的好像我是黎书记一般。”

    郝远方越来越恢复了正常状态,听了赵慎三的话,他的眼镜很怪的闪过了一道亮光,却赶紧又低落下来,自嘲般的笑了笑说道:“吓到你了吧?我刚才突然间接了一个电话,心里有些震动,再加酒意,失态了。你说你爷爷的……呃,对了小赵,李书记说没说明天还有什么安排?”

    赵慎三看着这个神一出鬼一出的市长,无语极了,哪跟哪啊居然还说脏话,什么“你爷爷的”,这简直不像是郝远方会说出来的粗话!更听着他虽然换了个问法,但还是咬死了刚刚那第一个问题,那是赵慎三的确是跟李书记在一起的,否则的话怎么会知道李书记明天的安排呢?但他明知道这个人再怎么样也是市长,算心里不高兴也得小心伺候着啊!

    “明天……”赵慎三刚想委婉的搪塞过去,心头却猛然间打了一个突---从他认识郝远方以来,郝市长是一个十分严谨、十分内敛、十分注重仪表的人,怎么会因为一个电话行为失态到如此地步?而且他无端提起秘书的事情,还那么低声下气的求他这个下属,圣人云“反常即妖”,郝市长好端端的突然间如此反常,难道说……会不会……这是一个陷阱?

    赵慎三萌生这个念头之后,居然像是动物们对待即将来临的天灾**具有一种第六感一般越想越真,他再也不敢跟这个妖魔化的人在一起呆一分钟了,突然仓皇的站起来说道:“哎呀郝市长,我被您喝醉了吓的都忘记了,刚刚我跟我爸爸正说话呢,郑焰红打电话说她肚子疼得厉害,我赶紧去看看她,您没事早点歇吧,明天见!”

    郝远方根本没想到赵慎三居然会用这样的借口想要逃离,当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拦住赵慎三的时候,弱又已过年的他哪里是年轻力壮的赵慎三的对手?当他踉跄着追到门口,赵慎三早敏捷的拉开门冲到了门外,几步跑到距离别墅十米外的大路大声的说道:“郝市长,您早点休息吧,我等下让服务员送点醒酒汤来。”

    郝远方追到门口的暗影里站住了,马听到赵慎三一边走一边大声的打着电话:“喂,是吴主任吗?你们怎么服务的?怎么郝市长喝醉了都歪在门口了,要不是我正好路过把他扶进屋了,出什么事情怎么办?刘处长呢?为什么他也没跟在郝市长身边?嗯,好,赶紧弄点酸辣肚丝汤端来吧。”

    温泉宾馆的高档住宅区都在半山,自而下星罗棋布,赵慎三顺着小道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只要是没睡的领导们,谁都能听到他在说什么,打完了电话,他也走过了将近十座房子,心想算是郝远方准备了什么阴谋,有了这一番表演,也会有好多领导愿意为他作证了。

    惊魂未定的赵慎三回到他跟郑焰红的屋子里,兀自满脸的惊惧惴惴不安着,郑焰红已经睡下了,还想着等他进来偷偷吓他一跳呢,谁知他在客厅久久不进来,还连连唉声叹气。伸手打开了床头灯,生气的叫道:“赵慎三,赵书记,到底睡不睡了?算是省委书记召见了你,也不至于觉得自己任重道远到如此地步吧?”

    赵慎三听到妻子还没睡,更加听着她不耐烦的呵斥,心里却好似安定了好多,赶紧跑了进去。郑焰红正满脸不耐烦的靠在床头等着他,可当看到赵慎三居然面无人色的走了进来,登时失声问道:“三,李书记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成了这幅鬼样子了?”

    “红红,不是李伯伯……是……郝远方!”赵慎三始终没有揣摩透郝远方今晚的举动意味着什么,扑床抱住了妻子,犹自心有余悸。

    “奥!郝远方不足虑。”郑焰红放了心,嗔怪的说道:“亏你平常也算是一个有胆有识的男人,怎么会一个郝远方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