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627回林茂人郝远方的双簧
    赵慎三却一直没有缓解愁闷,一言不发的把两个腮帮子都咬进嘴里了。

    郑焰红看他不听劝,也无计可施,索性自己把灯一关钻进被窝睡了,好久才感觉到他钻进了被窝,从背后把她紧紧揣在怀里,好似抱着他的生命一般贪婪。

    “三,别太难过,没事的,算他暗算你,你不是原本打算辞职不干的吗?顶多算是他替咱们提前了却了心愿罢了好吗?算是你不放心,该来的不还得来吗?难不成郝远方会因为你发愁不对付你吗?恐怕他没有那种慈悲心肠吧!”郑焰红心疼了男人,翻转过来搂住他的脖子劝慰道。

    “嗯,有你对我足够了,这破位置我一点都不稀罕。只是……唉!如果那样的话,可辜负了李伯伯对我的一番拳拳之心了!”赵慎三在妻子耳边摩瑟着说道。

    郑焰红问道:“李书记跟你说什么了?”

    赵慎三此刻正处在极度的懊丧之,跟妻子说了在李彬那里的事情,把李彬如何看出他有意退出,而对他谆谆教诲的事情。但对于如何评价黎远航跟郝远方这方面,他省略了,他觉得这应该是仅仅属于他跟李彬两个人的秘密,如果告诉了第三人,即便这个第三人是他可以拿生命去珍惜的郑焰红,也是对李彬的一种背叛,这种事情,他赵慎三是不会做的。

    夫妻俩心情复杂的相拥相抱,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慎三醒来了,他看郑焰红兀自香梦沉酣,一个人悄悄起床了,穿戴整齐了走出门去,顺着山道慢慢的步行山,到了山顶,遥望着远处的天际,因为早,还仅仅是东面泛出了一种带着铅灰色的鱼肚白,把远山近树笼罩出一种影影绰绰的苍茫。一霎时,他有一种想要大叫几声抒发郁闷的冲动,可是明白这里是不能自由自在的嘶吼的,但实在郁闷得够呛,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冲着背面荒凉的后山重重的投掷了下去,谁知随着他的石头落地,两只野鸡“扑棱棱”从山间飞起来,从他身边仓皇的一掠而过窜进另一边山底了。

    “小赵,一大早的,在这里打野鸡啊?年轻人真是好精神,你过来。”突然,一个有力的声音远远响了起来,赵慎三赶紧回头看时,却看到李彬站在这一边的阳台正冲他笑着招手。

    赵慎三赶紧跑过去,在楼下很是局促的冲李彬笑了笑,客套的打招呼道:“李书记早。”

    说完,赵慎三做了亏心事一般头一低,也不问李彬叫他过来做什么,头一低急匆匆小跑着下山去了。弄的李彬莫名其妙的回身对听到他起床已经走到他身边等候差遣的乔远征道:“这个小赵大早的怎么古古怪怪的呢?看到我跟看到老虎了一样。”

    乔远征早练出了火眼金睛,更加因为跟随李彬久了,很知道该如何回答,走到阳台边,看着被猎狗追着屁股的兔子般朝山下飞跑的赵慎三,意味深长的答道:“小赵是个精细人,他可能只是心里闷了想来看看开阔处,您这么大声一叫,他来的动机可变成是投您所好来巴结您了!昨天他已经得到了您好几次夸奖,早已经是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标了,这会子一道山岭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您这栋房子啊,小赵为了避嫌,当然要仓皇而逃了。”

    李彬一怔,随即苦笑一声说道:“嘿,看来我还真保不齐又给这孩子种祸了呢!”

    乔远征突然偷偷笑起来,笑的十分不怀好意,李彬一回头看到了,瞪着眼睛骂道:“你笑什么?你的难弟被我连累了,你不替他担忧还笑?难道你看我夸奖他多了,也属于那羡慕嫉妒恨的人群了吗?”

    “嘻嘻嘻,我笑您刚刚吼的这一嗓子可真有意思,说不定啊……哈哈哈……说不定很快会成为我们省官场流行的一个经典段子,赵慎三这下子可真是被您害死了,日后他会有一个外号的!哈哈哈……”乔远征更憋不住了笑道。

    “什么?什么啊段子?”李彬不解的问。

    乔远征金俊不禁的笑道:“哈哈哈,老板啊,您说您叫小赵叫了吧,叫什么不好,偏说人家大早不睡觉来打野鸡?那野鸡是什么好话,您这么一吼,说不定会被演绎成什么样子呢!”

    “……”李彬无语了,呆了呆才说道:“不会有人听到的吧?”

    乔远征没有回答,却用下巴往山下的方向努了努嘴,李彬一看,看到林茂人跟郝远方一起都穿着运动衣,以一副晨练的状态出现在他视线里。他十分本性化的嘟囔了一句:“喝,亏得他们行头带的还挺全,下来检查工作居然全家伙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