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644回新郎不见了
    事已至此,赵慎三也只索罢了,林茂人一家门是客,常言道伸手不打笑面人,更何况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呢?

    正当赵慎三准备微笑着迎去握手时,也是何当出事,郑焰红一抬胳膊,不知怎么的,会把胳膊的花环勾在了赵慎三的扣子,她下意识的使劲一拉,花环一下子散落了一地。()

    与此同时,郑焰红手臂那薄纱蕾丝的手套也刮破了。她也是个爽快人,看戴个破手套也不好看,索性拉住手指把手套脱下来扔掉了,这才跟丈夫一起冲着林省长夫妇笑盈盈伸出了手。

    林茂天夫人是专程被丈夫接来一起参加郑焰红婚礼的,当她跟郑焰红两只手握在一起亲热的摇晃着的时候,异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女人连着的两个手腕,居然随着握手晃动着一摸一样的两只玉镯!

    林夫人快人快语的说道:“哎呀,郑市长这只镯子跟我的一模一样啊,这可真是有缘分啊!是不是啊老林?”

    当林夫人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场面变得异常的诡异!

    丈夫的双眼正在充满了狐疑从两个女人的手臂跟弟弟林茂人的脸游动着,仿佛在谴责、又在询问着什么。

    堂小姑林茂玲则是一副难以置信般的震惊,双眼被焊接在了一对玉镯一般。

    小叔子林茂人则是双目含泪,满脸似喜似悲的激动,身体也好似在微微**着。

    反应最大的应该还是依旧跟她握着手的新娘子郑焰红了,她了浓妆的脸庞居然是一片惊慌失措之后的煞白色,连厚厚的胭脂都没能遮盖住这种煞白,双眼发直的、难以置信的盯着在两人手臂间无辜的晃动着,仿佛一对好朋友多年重逢般时不时发出一两声碰撞出来的脆响的玉镯。

    而新郎官赵慎三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般沉静,但他那双原本黑瞳孔大的双眸却散发出一种浓浓的绝望,又在绝望混合着一种莫名的讥讽跟隐隐然的疯狂。

    这样,场面被诡异的定格在这一刻了!

    卢博刚才是去接李彬去了,刚好在下车时碰到了郑家老兄弟,此刻四人联袂前来,走到台阶下面看到了这一幕,他眼看着这群人神态很不和谐的呆在那里,赵慎三更加是老远看出来脸色不善。

    卢博哪里知道这只玉镯的来历呢,还以为是赵慎三跟郑焰红气量太小,看到政敌来贺故意给人家难堪呢,远远的叫着:“哎呀,茂天兄您怎么也来了呢?呵呵呵,您看看这让我跟两位郑兄如何担当得起啊?呵呵呵,嫂子也来了啊?欢迎欢迎啊!小三,红红,还不赶紧让客人进去入席?”

    终于,尴尬被解开了,因为李彬的到来,大家都好是一番寒暄,才一起携手进去了。

    李彬走道赵慎三面前的时候,玩笑般的说道:“好小子,有骨气!我有骨气!”

    幸亏接踵而来的客人围着李彬立刻进去了,才没能让他发现赵慎三的失态,等人群都涌进大厅之后,郑焰红方才急切的对赵慎三说道:“三,这镯子是……”

    “行了!”赵慎三突然间凌厉的盯着郑焰红,很不客气的呵斥了她一句,然后没等她反应过来,接着说道:“这东西的来历我不感兴趣,你不用解释了!”

    郑焰红委屈又气恼,正准备反驳他,可是恰好又来了一拨客人,两人强颜欢笑的迎接进去了,赵慎三却冷着脸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居然头也不回的走进大厅去了,把个新娘子郑焰红一个人留在了门口。

    郑焰红其实也郁闷的发狂,一个人站在门口,一边强颜欢笑的迎接着宾客,一边还百思不得其解,想破了脑袋也再想不明白这个玉镯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出现在她的手腕?

    当时林茂人给她之后,她的确是不可抑制的回想起了跟林茂人之前的种种恩怨纠葛,芳心黯然的撕碎了那张纸条,感念着林茂人到了现在依然对她怀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至于那只玉镯,她怎么会舍得摔碎扔掉呢?更想着这是人家的传家之宝,无论如何不能随便丢弃了,更加不能留下据为己有,只能是日后寻找机会还给林茂玲,让她带回家还给老太太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