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647回拔个萝卜地皮松
    跟赵慎三的小家成了郑焰红唯一的归宿,每天回到家,她才会摘下假面具,恢复成一个心碎了的、失去了丈夫了的、孱弱不堪的小妇人,回忆着这个屋子里曾经的那么多快乐,时不时会哀哀的哭泣一场。

    原本父母跟卢博以及叔叔婶婶,都对她婚礼前留下林茂人明显是包藏祸心送去的玉镯而恨她不争气的,但看到她在失去赵慎三之后那么痛苦,现在居然连老人那里也不去了,仿佛离开她们的小家一分钟,会错过了突然回来的赵慎三一般紧张执着。

    毕竟是心疼她啊,老人也逐渐的消除了对郑焰红的误会,眼睁睁看着她把自己又弄成了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怪摸样,却也除了叹气无能为力了。

    同时,郑焰红也一刻都没有放弃寻找赵慎三的行动,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能源,更加让哥哥黄向阳利用黑道的人马进行打探,可是眼看看从五月初八一直找到五月底,依旧没有赵慎三的任何信息,仿佛这个人从来不曾在世界存留过一般毫无音讯。

    在大家都在寻找赵慎三没有结果的时候,更加谁也没有猜想得到,最终先找到赵慎三的并不是郑焰红,而是省委书记李彬,而他能够找到赵慎三的机缘,居然是来自了次在云山寺时了悟大师留给他的一个哑谜!

    事情是这样的,农历五月底是公历的六月底了,京城传来确凿信息,老首长将在七月旬来h省调研工作,视察重点是云都,确切的说是赵慎三弄的那几条路线。

    这样一来,赵慎三的下落不明可升到工作层面来了!一个县委书记,在没有任何合理理由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消失这么久,虽然市领导给出的解释是他要结婚请假了,但现在距离他结婚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算是足额的休婚假也该结束假期了啊,怎么还那么沉得住气不出现呢?

    再说了,婚假婚假,自然是夫妻两人一起休息才对,怎么人家郑市长都班了,他这个做老公的偏还休息的那么稳当,一直不出现呢?难道还要等到连生孩子的月子假也一起歇了不成?

    这下子,可连黎远航都绷不住了,桐县的县长刘涵宇一天几次请示工作,虽然党委工作也让那个女同志先一肩挑着,但毕竟有些重要的党委事务,刘涵宇还是不敢自己做主的,请示的多了,言谈那女人对赵慎三的迟迟不出现很有些意见。

    再加市里也有很多副职纷纷抱怨,说桐县的工作只要涉及党委的,那个女县长让科局长们直接请示市里的分管副职,弄得他们现在居然成了桐县的专门领导一样,烦都烦死了,问黎书记说到底赵慎三是想干不想干了?如果人家铁了心要辞职的话,何必一定要留着这个位置给他呢?

    当天的婚礼,黎远航是也亲自当场参与的了,更加亲眼看到了那无蹊跷的变故,故而在他的心里,赵慎三这次心灰意冷老婆的心意不坚,连婚姻都不要了,怎么还会在乎这个区区县委书记?所以给他留着也是白留着,白白的耽误了工作跟工夫!

    可黎远航有李彬的嘱咐在心里,怎么敢自作主张的换掉赵慎三呢?所以一边压着副职们,一边偷偷跟李彬打电话叫苦,大有磨的李彬答应他另外安置县委书记的势头。

    李彬因为这个问题曾经仔细询问过乔远征,奈何乔远征也不知赵慎三的下落,自然是一问三不知。

    这让李彬十分恼怒,臭骂赵慎三是烂泥扶不墙,算是郑焰红对他不死心塌地,换一个老婆也是了,何苦闲着没事干学什么情圣,连事业都不要了一跑了之,难不成老婆没娶殉情自杀了不成?

    但骂归骂,对于桐县的县委书记一职,李彬却始终没有吐口让黎远航另派,还在黎远航又一次吞吞吐吐的抱怨的时候怒不可遏的训斥道:“远航同志,我明白你的意思,还不是觉得赵慎三离开了,拔个萝卜地皮松,你能另外安排一个县委书记的人选了嘛!要不然怎么会三天给我打三次电话叫苦呢?

    听你的意思桐县没有了赵慎三,几乎都无法开展工作了对吗?那人家赵慎三之前一个人兼任着桐县的政府、党委两边工作那么久,怎么还能搞出那么出色的工作成绩来呢?现在的状况说明什么问题了呢?岂不恰恰说明你黎书记又派去的县长不足以担负这么重的担子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