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893回黎姿的解释
    郑焰红一直没睁开眼睛,但也没有赶走赵慎三不许他接近,这让赵慎三心里踏实多了。

    这样,在貌似和睦的沉默,郑焰红度过了难耐的一天一夜。赵慎三始终不敢多跟她说一句话,童养媳般任劳任怨低声下气的伺候着她。他在喂她吃饭的时候刚想习惯性的抱起她揽在怀里,却被她用极度憎恶的目光给吓回去了,只好让二少帮忙请的护工来喂了。

    晚流云又来了一趟,说是不敢告诉老太太郑焰红的事情,所以家里人除了爷爷跟二少,别人都不知道,爷爷有事情忙不能来探望,让她转达一下慰问。

    郑焰红当然是强颜欢笑,说不小心滑倒了而已,明天没准能走了,让二婶带话给爷爷奶奶,临走不会去拜望了,让大家别担心她。流云坐了一会儿,可能郑焰红掩饰得好,她没看出夫妻俩有什么不对,看郑焰红也好多了,放心的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医生查过房说情况好多了。只要不受到强刺激,应该不会再引发吐血的后遗症了,今天的针打完,如果有急事需要出院可以的。医生的话让郑焰红如释重负,她雍容的谢过了医生,终于在扎针之后主动开口对赵慎三说道:“去订机票吧,下午返回。”

    “红红,我不放心,再巩固几天再走吧好吗?求你了。”赵慎三听二少说是创口裂开,哪里肯信医生说的不会裂开了?

    他跟郑焰红夫妻多年,早对她的脾气了如指掌,如果她在看到他来的时候暴跳如雷的骂他、打他,那夫妻感情还不算危机太深。

    她越是表现的淡漠,越是在拼了命的压抑心头难以平复的伤痕。而压抑的结果是必然会有爆发的一天,到那时如果创口没有牢固,再次复发的话,他可是冒不起这个风险。所以听到郑焰红要返回,终于忍不住出声求恳。

    郑焰红眯起细长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赵慎三,依旧没有恢复正常血色的嘴唇边翘起一抹讥讽的笑,终于清晰的说道:“赵慎三,求我?不放心我?宁愿以身相代?好感人的爱妻情深啊,若是不知道你的肮脏,我肯定会感动的涕泪横流的。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是恶毒的讥讽了。你知道我被你的姘。头欺负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滴血吗?你知道我面对你的每一刻都是用多大的毅力在压抑住自己不吐血的吗?你知道我的胸口无时无刻都在经受着千刀万剐之痛吗?

    对我来讲,也许两眼一闭永远咽下这口气,远远我忍受着苦痛的折磨硬撑着简单容易得多,也幸福安逸的多。我为什么忍着不死?你肯定不懂!昔日咱们的两心相依也罢,心有灵犀也罢,统统在你和黎姿翻滚在床,给了她欺负我的资本那一刻起尽数化为飞烟。你不懂,我可以告诉你,我忍着不死,是我不想让黎姿觉得我败了。也不想让诸多人觉得我郑焰红被一个人尽可夫的下贱女人给打败了。我丢不起这个人。仅此而已。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跟你呆在一起的感受,还不愿意让我出院回家静养吗?是的话你可以不办出院不订机票,我大不了忍耐到忍不下去的时候,跟那个气量狭窄的周瑜一样,狂喷鲜血而死。

    反正有了二叔给大众交代的理由,我郑焰红住院是因为失足摔倒摔裂了旧创,跟您赵大官人无关。相反,在我发病住院到气死期间,您先是爱妻情深的夜半梦惊兆,再有冒雪进京伺候,刚刚还念诵经想要替我受难,是何等的情深意重让人感佩。我死了你正好名利双收,娶了黎姿回家过年,升官发财死老婆,您赵大官人三者皆得,岂不得意快哉?

    我郑焰红纵然是死了,也只能算是我自己瞎了眼选错了人,顶多再算老天爷对我太过薄情。我也是绝不会埋怨您赵大官人一句的,您尽管放心大胆的拥着新欢入眠,我的魂魄……都不会入你的梦打扰你的。”

    这番话,郑焰红说的丝毫不带烟火气,平淡的仿佛在做政府报告。却听得赵慎三心如刀绞,面如死灰,心里寒到了极点。

    他知道郑焰红恨他,也明白她一直在忍,却万万没想到这份恨意居然到了如此地步。听着她一个个锥心刺骨的字,他恨不能把心挖出来给她看看---让她看到,虽然他没有抵抗住诱惑身体出轨了,可那颗心、整个脑子,却不曾偏离她这个心半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