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969回吹皱一池春水
    郑焰红似笑非笑的问道:“哦?那么吴书记觉得谁负责合适呢?”

    吴红旗一脸的公正无私侃侃而谈:“我理解您的顾虑,无非是觉得办这样的事情,需要协调的地方很多,很多非公务支出没有两办负责人出面不好处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这个项目交给政府办秘书长姚廷贵同志呢?

    要知道日后协调出现了费用需要处理,还是得邹市长签字的,到时候顺势交给政府办处理了岂不省事?党委办再插进去除了增添不必要的误会跟麻烦,应该不会给您带来想要的方便的,您觉得呢?

    再或者,把这件事情交给万举部长也成,毕竟他管着组织工作,方方面面都会投鼠忌器,他作出的决定,推动起来相应的会顺利很多的。 ()”

    “想法很好,也很具体,更是切实可行的,我会认真考虑的。”郑焰红并没有质问吴红旗消息来源,直接认可了他的说法,做出了以结论。

    吴红旗摆足了打擂台的架势,谁知道郑焰红说出这句话之后一脸“你还有事说,没事走”的送客态度,反倒把他弄了个愣怔,讪讪的说道:“郑书记,您可不要误会我的意图,我对您让我退出这个漩涡感激不已,给您提出这个建议完全出自公心。

    还有……让姚廷贵同志管这个项目实在有我的深意,您应该能体会到的吧?我昨晚在桃园酒楼跟振申同志还有百鸣书记吃饭,是怕他们俩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或者是他们会误会我不愿意丢开这个项目而存在顾虑,特意跟他们解释一下的,此心天日可表!”

    郑焰红笑了,但那笑容并非对吴红旗的话做出调侃,而是很客套、很正式的微笑,然后说道:“我明白的,林媚已经告诉我你们一起吃饭以及你们大致的议题了。红旗书记没事的话回去吧。”

    “哦?林媚当时是进去给我们敬酒了。这个女人也是,包打听似的。既然您知道了,那我放心了。”吴红旗满心指望着凭借这一番话跟着一番心意,郑焰红会跟他很深入的探讨这一问题的,谁知她居然轻描淡写的轻飘飘把他堵回来了,这让他很憋屈。但人家的态度并没有丝毫的不合适之处,对他的建议更是表示一定会考虑的,他还想怎样?强拉着人家问人家到底想怎么样吗?恐怕还是不敢的吧?只好站起来告辞了。

    付奕博送走吴书记进来收拾茶杯,好似心里揣着一个极大地疑惑想要问又不敢,张了好几次嘴也没说话,但发出了好几次类似于咳嗽又不想咳嗽的怪声音,郑焰红注意到了问道:“小付,你是不是昨夜没睡好咽炎犯了?为什么老发出怪声?”

    “嘿嘿,郑书记,我是想问您……呃,我没事,我出去了。”付奕博难堪的笑笑,究竟还是不敢问,怕郑书记觉得他插手领导谈话,缩了缩脖子想出去。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郑焰红突然在他身后说话了,付奕博赶紧停止回头,专注的看着郑书记。她满脸的调侃说道:“小付,你想问我刚刚那几位领导过来询问有关于调换分工的问题时,我为什么不作出解释,告诉他们我并没有做这样的指示对吗?”

    “对呀对呀郑书记,昨天邹市长来,您二位谈论关于分工问题的时候,您正让我在您办公室整理资料,我听得清清楚楚。您仅仅提到吴书记不适合分管工业园项目以及康书记不适合分管信访工作,关于调整除了提到田秘书长适合分管工业园项目,也没让他管信访呀?至于刘部长更是提都没提到。

    今天他们都这样找您,显然是有人故意使坏,您怎么不解释呢?而且之前我发现好几次了,遇到这样无生有的指控或者是质疑,您总是不做解释,这样不是更加增添他们对您的误会了吗?”付奕博憋了半天没敢问,郑焰红提了头他当然问出来了。

    “小付,我是一个市委书记,不是市井间为了东家长西家短的疙瘩闲话争辩是非,表明清白的闲人。而且这些领导一个个过来找我,你刚也说了很明显有人使坏,既然这样,我一个个分辨解释有必要吗?

    有句话叫做‘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我如果去追究谁是这些是非的源头,陷进了无谓的口舌之争,岂不是跟挑唆他们的人一样无聊了吗?是非是非,等有了‘是’自然没了‘非’。所以我不解释,只是尽最大的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他们一个让他们信服的‘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出来的‘非’也不攻自破了,在此之前,别人想怎么误会我随便,我还是我的市委书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