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7章 974回兔死狐悲之叹
    “呃……你,哦哦,彭县长,我刚才带着蓝牙耳机呢,你怎么也在市里?在组织部接受谈话了?恭喜恭喜!”赵慎三一开始几乎冲口而出不合适的话了,很快意识过来,赶紧笑着解释道。

    彭会平满脸的得意,走路都扬尘带风的,心情看来好极了,凑近赵慎三才低声说道:“恭喜什么啊?如果前几年我是从财政局长的位置下去,给我一个县委书记我也不一定稀罕呢!唉,不过走到哪座山唱哪座山的歌,谁让咱们间走了几年麦城呢?这次下去当县长也算是一个转机了。赵书记,我刚遇到福朝县长,跟他约好了,我们知道午你要参加刘主任的欢迎宴会没时间,晚你别安排事情,咱们几个先聚聚,我还想跟你这个基层领导取取经呢。”

    若是在刚刚之前,这种场合赵慎三是不会拒绝的,因为这些官场惯常的应酬也是他接交人脉的一种重要手段。但此刻他对彭会平可是避之唯恐不及,万一日后这个人不争气真的遇到了什么乱子,他跟这个人过从甚密会在黎书记心里留下很不好消除的负面印象。他赶紧笑的毫无芥蒂,满脸的遗憾说道:“哎哎,老兄怎么不早说呢?晚省城的乔处长约我回去有些事情,按理我应该推了那边给你和福朝大哥庆祝才是,但人家好歹是二号首长,我……”

    彭会平满脸的艳羡赶紧说道:“得得得,赵书记,那边重要那边重要,我们弟兄们啥时候聚不是聚,干嘛得罪乔处长呢?你回你的省城,我们晚自己玩是了。不过乔处长那边我可是仰慕已久了,你得空帮我引见一下行不行?”

    “没问题没问题!”赵慎三赶紧说道:“远征兄那个人也很喜欢交朋友的,多一个朋友更好,我一定转达你的意思,有机缘咱们一起坐坐。”

    彭会平开心的走了,赵慎三才了车,老徐开车出了政府大院,他也没有指示去哪里,还是满脸的悲悯,心里默默的为处在刀尖跟金山顶端的彭会平浑然不知,兀自欢天喜地的以为这是一次飞黄腾达的机缘而感到悲哀,更为黎远航们这种可以左右他们这种基层干部荣辱祸福的决策者们那种狠辣心肠感到惊秫,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等同身受般的悲哀充斥在他心里。这几种情绪混合在一起之后,市委常委也罢,县委书记也罢,这种他来的时候还觉得沾沾自喜、志得意满的成成了一种莫大的讽刺,让他几乎有一种看破红尘准备跳出三界外的空茫感了。

    徐师傅是一个很沉默的人,沉默到明明不知道老板要去哪里却也不问,出了政府大院之后驶进了环湖大道,开着车匀速的在环湖路行驶着,直到赵书记的手机响了,打断了他的冥思为止。

    看来还真是颇有禅宗“随口禅”的效果,赵慎三刚刚为了敷衍彭会平,随口编了个理由说晚乔远征约见,谁知这会子还真是乔远征打来了电话,问他晚回不回省城?想跟他聚聚聊聊天,他当然答应了,人也从刚刚的情绪被乔远征拉出来了。

    拉出来之后,赵慎三才发现徐师傅居然把他拉到了湖边。看看时间离午饭还有段时间,索性让车停下来,他跳下去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向徐师傅要了一根烟点燃了,坐在那里看着被阳光晕染的波光粼粼的湖面,心里寻思着刚刚的事情。

    被乔远征这个电话一打断,赵慎三反倒觉得刚才自己思考问题的角度存在严重的问题,为什么要替彭会平难过,觉得黎书记心狠手辣呢?如果决策者都怀着悲天悯人的胸怀,莫说他们自己无法在决策者的位置呆着了,下级这些个个“胸怀大志”的下属们,又会如何不安现状横行霸道呢?常言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什么样的玉璧得那枚可以左右无数人荣辱祸福的大红印章来的珍贵呢?如果一个一味拘泥于慈悲方正的人手持此宝,别说以此为民谋福利了,只能是群起争夺的局面,给持有者带来大大的一场横祸才是!反观这段时间郑焰红去河阳担任市委书记后面临的重重叵测局面,若不是她有这种跟黎远航类似的杀伐决断之心,恐怕早被一脚踢下神坛了吧?即便是无法把她赶出河阳,最起码她手里的权力也会被分走一大半,她也成了官场的悲哀者了。

    黎书记在做出“捧杀”彭会平的决定时,又何尝不是怀着一丝侥幸的慈悲心理,希望彭会平能够意识到之前的错误,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改头换面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好县长呢?若是他没有抓住这次机遇,依旧横行不法的话,那么法律之剑斩下来,也只能说他自寻死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