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3章 1000回不可触动的利益链
    朱长山拍拍他肩膀说道:“丫丫母亲的事情我听说了,这仅仅是肖冠佳那个不成器的出事之后的连锁反应之一罢了。()其实,这件事并不是这么预计的,后来的事情都是出乎意料的。

    我实话跟你讲吧,这只股票当初发行原始股五千万股,股价六块钱,除了云都当地散户购买跟留给肖冠佳以及几个大户的一千万股,剩余四千万股的确是被雷震天建仓储存,准备六一前后大肆炒作的,到时候突破二十不成问题,我投资给郭晓鹏的那笔钱直接转成股票留给我了。大家打算的是股票赚钱后后续继续合作,结果一切美好的预期都被肖冠佳那个不成器的闺女给打破了!”

    赵慎三越听越是惊心,他默默地按照朱长山说的套路预想了一遍,还真是觉得这几个人的谋划如果不出岔子,每个人都能瞬间成为暴利的拥有者,看来,这世赚钱的门路真是千百怪,算起来,小老百姓口里挪肚里攒存下来的一些小钱在这些玩弄资金的人眼里,简直是不值一提了!

    “既然雷震天是铭刻的大老板,三个亿对他们来讲也无非是小意思,退赔了不行了?至于跑路吗?”赵慎三继续气咻咻说道。

    朱长山笑了:“小三,你套我话呢吧?雷震天算是再有钱,也无非是一个商人罢了,你说话说得好听,退赔了没事了,真能如此吗?肖冠佳已经被逮了,一开**待,肯定要追究沆瀣一气套取国家资金的同伙,那么雷震天成了同谋,算法律程序没有漏洞,给官员行贿算不算犯罪?用干股送人算不算犯罪?说来说去,商人再有钱,也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被官方一抓起来屁也不是,所以他只有跑路了。”

    “大哥,我可以给你一个态度,对这个案子我有一个宗旨,那是钱必须追回来。”赵慎三明白朱长山今晚来找他,也想从他嘴里得到一个官方态度,他说道:“在这个大前提下,我可以保全郭晓鹏,也可以达到目的结案,绝不深究。”

    “小三,我没有看错,你果真成熟了。”朱长山满意的说道:“宁菊.花住在会芳小区六号楼三单元二楼西户,等下我会给她打个招呼,回头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去找她吧。”

    赵慎三仔细记下了,两人不再说这件事了,开心的推杯换盏,一直喝到都熏熏然才罢休了。

    朱长山告辞之后,赵慎三的酒意仿佛被一种发自内心,或者是从骨头缝里透出来的丝丝寒气给尽数驱散了!这一瞬间,他临危受命之后,辛辛苦苦四处调查、一下江州跟康振云斗智斗勇,对美人计来之不拒还捎带得到了一个死心塌地的内应的各种得意,以及对这个案子初步建立的那种笃定、胜券在握的情绪全部化为灰烬!

    此刻呈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看似非常明了的案子似乎变成了一个庞大的星云团,看去是有形有质有边有沿的,但把精神力透进这团星云内部,却发现里面无边无际浩瀚无,而且充满了大大小小他赵慎三无法摇撼的巨大星座,他想要彻底侦破这个案子,还必须把这些障碍尽数清除,才有可能达到胜利的彼岸,但他的胜算例等于负百分之一亿!

    且不说目前浮出水面的嫌疑人肖冠佳有那么一位特的、连黎远航提起来都忌惮万分的夫人是他无法触动的,算是这个郭晓鹏,听朱长山的分析之后他敢动吗?他不敢的!

    朱长山虽然在此刻赵慎三的心目绝对不是一个可爱的人,可他说的话却都是真的,那是一种让人极度恶心却又不得不承认的真实,如同被沙土覆盖住的腐肉蛆虫,虽然厌恶却不能否定。

    算赵慎三可以不在乎所谓的“道”人物对他的支持,他能够不在乎朱长山最后那个理由吗?从事跟郭晓鹏同一性质买卖的人后台都是谁,他赵慎三可能朱长山知道得更加清楚一点,那也的确是他得罪不起的一个庞大利益群体,真的犯了二百五去触动了,只有一个结果---被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在莫须有的罪名下万劫不复!

    让赵慎三最震惊的是他出马到如今,居然连铭刻集团谁才是真正的大鳄都没有看清楚,如果不是朱长山告诉他了,到现在他还误会雷震天真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卒子,从而被这个轻率地印象误导他的整个行动计划,最后落一个可笑的失败结局。

    他在离开江州之前,已经委托几位靠得住的证券行业朋友暗搜集铭刻集团的从业劣迹,算是捕风捉影也好,只要能够在抛出来之后引发康振云的回应成。只要他们意识到如果不妥善解决云都的事情,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够了,然后再利用香港那边的关系,逼迫雷震天不得不返回大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