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1006回魏刚的选择
    下午有了郑焰红插手安排和康集团参与竞投,魏刚一直在纠结这件事该不该给“相关人等”解释一下。()

    魏刚心目的“相关人等”无非有两个,一个是郑焰红,一个是邹天赐。

    至于到底这两人谁才是“相关人”,则要取决于魏刚如何选择了---工程决定给沸腾,需要跟邹市长解释一下郑焰红插手邀请河康这件事,并请示该怎么办。

    反之,如果选择河康,得把沸腾的背景跟邹市长的态度暗示一下郑焰红,把球踢给她让她决定怎么办。

    谁知还没有等他纠结完,先接到郑焰红这个电话了。如果说郑焰红询问他明天竞标的准备工作,他正好可以顺便的暗示一下,但郑焰红此刻质问他的角度却完全跟投标是无关的,而是在直接了当质问他的忠诚度,这让他如何回答呢?

    难道能回答郑书记他准备顺水推舟?还是告诉郑书记他无法拒绝邹市长的嘱咐?事先说是一种对主子毫无保留的坦荡,但此刻人家都点透了,无论如何回答,都是不合适的。

    郑焰红并没有给魏刚事件细细的衡量得失,做出正确判断,她接着说道:“我明白,沸腾集团的毛向东号称是某省领导的亲属,惯会从关系单位拿到工程当二道贩子,要么出租资质吃利润,这样的公司算是本身实力雄厚,你放心把项目交给他吗?

    算了,魏市长,我作为市委书记,只能提醒到你,至于明天如何选择,你还是严格按照标准吧。我另外提醒你一点,咱们这个工程必须严格保证质量,为了防止恶性竞争,明天你嘱咐授权主持投标的公司,让他们采取截标手段,凡工程报价低于财政局核定标底百分之五的统统废掉!”

    郑焰红淡淡说完,居然挂了电话,不听魏刚解释了。

    接下来,可轮到魏刚睡不着了!

    不提一夜之间魏市长如何辗转反侧惴惴不安,又是如何把河阳的形势跟郑焰红邹天赐二人的未来发展趋势掰开揉碎的做一次次分析、对,最后又做出了何种选择,反正天该亮的时候还是亮了。

    第二天一早,林启贵的河康实业递交了投标申请书,虽然送来的晚了,但昨天郑书记特意嘱咐过乃是她“特邀”的商家,魏市长还是让工作人员收下标书承认了河康的申请。

    九点钟,招标会议正式召开,毛向东在会场看到林启贵吃了一惊,打着哈哈问道:“林董,没听说你们河康参投哇,怎么你老兄来看热闹吗?”

    林启贵满脸的无奈,苦笑着说道:“跟河阳市府扯皮三四年,最终把地皮还了回去,现在圈子里都在嘲笑我软骨头,这次原本不想再参与了,怎奈被家里的河东狮逼迫,也投了标书装装样子罢了。”

    毛向东的小眼睛里闪动着狐疑,他显然想到了标书没有按时送的后果,但林启贵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样?哈哈几句各自坐了。

    招标会按照例行的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投标的商家对着大屏幕紧张的看着滚动的专家组抽取,不一会儿,一组评标专家产生。

    这次市里效率非常快,很快的,几辆车停在门口,专家们鱼贯而入走进评标室,一份份标书在点名核对后送了进去,评标室大门紧闭开始了评审,外面坐着的商家都捏了一把汗等待结果。

    还有相关单位如纪委、建委、土地等部门参与投标会议监督公正性的工作人员也正襟危坐,例行性的投标会因庞大的标底被弄出了一种紧张、肃穆的气氛来。

    在整个午,郑焰红没有打电话询问过一次招标工作的进展,也没有派付奕博或者谁去打听,一直到下午下班也没有消息,看来这次评标非常严格认真。

    郑焰红若无其事的下班回了七号楼,晚九点多的时候,消息传来了,却不是魏刚来说的,而是吴红旗。

    吴红旗很客气的先打电话给付奕博,询问郑书记可否现在见他?付奕博也已经回家了,请示郑焰红之后会合了吴红旗带他来了七号楼,郑焰红招呼道:“红旗书记坐,有事?”

    “郑书记,工业园第一期工程的招标结果刚刚出来了,我得到消息赶紧约小付过来见您,您知道是哪家公司标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