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1007回邹天赐公开发难
    魏刚满脸的有苦难言状,愁眉苦脸的叹息道:“唉,邹市长怎么会明确告诉我他心目的标准?还不是让我们核定一次他否定一次,再核定再否定……总之不达到他心目的标准,这件事永远需要重复核定啊!”

    “这个我不管。 ”郑焰红干脆的说道:“分房标准前期是振申秘书长牵头拟定的,你可以跟他多商议商议,弄好后让他送给邹市长,这样也许过关容易些。”

    魏刚眼睛一亮,赶紧告辞走了,从头至尾,还是没有为毛向东的事情做一个字的解释,更没有对今天一整天的投标过程做一个字的表功阐述。

    无论邹天赐对这次招标,郑焰红一开始不闻不问,最后横插一刀夺走了最终工程权的行为持何种看法,反正接下来他对分房方案横挑鼻子竖挑眼也罢,对魏刚指桑骂槐曲线给郑焰红施加压力也罢,郑焰红用这种“只要结果不问过程”的工作方法给推了个干干净净,根本不接招。

    郑焰红这种棉花态度让邹天赐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也只好闷闷的自己消化掉了,毕竟公务员分房是关乎整栋大楼每个人的绝对利益,他可不想傻乎乎的因为意气之争得罪了全部。十几天之后,工程还是开工了。

    与此同时,河阳市玉化神情国家级化遗产的项目终于正式批复下来,件到达了河阳市。邹天赐等了好久的发难机会终于来了,他决定不采取私下动手的方法,要面对面的当着公众跟郑焰红理论,理直气壮的用环保大事做武器,拉开跟郑焰红这个“独断专行”的书记据理力争的战幕。

    邹天赐在得知郑焰红准备把被废止的工业园项目重新启用,推行玉器加工销售行业做园区的主要项目之后,联系好了环保专家,甚至都已经让专家从玉器加工入手,针对性的提出对环境污染的确凿证据,是等项目开始的时候突然袭击,一下子搞出为了维护河阳人民的大水缸,不惜跟书记唱对台戏的人民好市长形象来,把被郑焰红征服走的民意给一举夺回来。

    在暗暗筹划,暗暗得意的邹天赐,恰恰忘记了四年前,他跟郑焰红一样怀着让河阳经济腾飞二十年的雄心壮志搞项目,佟国杰私下里联系专家釜底抽薪,这才导致他可以赖以获得政绩一举出名的项目功败垂成,当时他简直是恨死了背地里做手脚的搭档,可四年不到,他却悄然间转换了角色,自己担任起这个背地做人手脚的人来,真可谓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综合了次他自己吃了佟国杰亏的始末,还有郑焰红坐进河阳市委书记办公室之后他屡次处于下风的种种事态,邹天赐制定了做好一切准备,时机一到正面出击的方针,而今天,确切的讲是在郑焰红召开常委会议,讨论完一个重要议题之后正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刻,邹天赐市长决定公开发难了。

    “郑书记,稍微等一下再散会,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邹天赐开口了,还十分诡异的用了两人熟悉后改口为“你”以示亲厚以及平起平坐,后来没用过的“您”。

    郑焰红满脸的诧异:“邹市长,如果是需要在会讨论的问题你尽管提,也谈不请教我。如果是私人问题,你可以等下去我办公室谈。”

    “我还真没有什么私人问题需要请教郑书记的。我想请问的是您是不是准备在河阳市大力推行玉化项目,加大玉石加工销售宣传?我昨天听有关同志汇报说,您私下去省、国家申报的国家级玉化遗产项目已经批下来了。

    请问,您这个项目推广跟班子、跟常委讨论过没有?如果讨论过为何我不知道?难道我这个市长不是市委副书记吗?如果没有讨论过,我请问您一意孤行搞这个项目,考虑过后果吗?

    还是您觉得河阳全体党委的决议,您一个人做主行了?那么,出现问题需要我们其余常委、其余班子成员共同承担吗?算我们这些人愿意替您分担责任,造成祸国殃民的重大后果之后,仅仅咱们几个人,算是粉身碎骨,又能够挽回多少呢?”

    邹天赐横下了一条心,不动则已,动则必胜,故而一开口没有留任何余地,刀子般一把把掷向郑焰红。

    郑焰红少有的满脸尴尬,从邹天赐开始发难,一种猝不及防间被击弱点的仓皇挂在她来了河阳淡定如一的那张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