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1010回以“是”证“非”
    整个宴席过程,没有提到一句有关玉化项目的事情,更没有询问半点关于明天即将开始的检测跟鉴定事宜,只是代表河阳市党委,对专家们不辞辛苦来河阳工作表示感谢。

    这种态度让田振申十分不解,他甚至还有意识的在敬酒的时候说道:“诸位领导,咱们河阳市拥有悠久的玉石化,还有着得天独厚的玉石矿脉,这一次郑书记打算把这一有利条件发扬光大,还希望各位能够帮忙啊。”

    他这番话刚说完,专家们还没有回答,郑焰红笑吟吟端起一杯酒站了起来说道:“各位专家,你们都是业内顶尖的技术精英,平常是我们请都请不来的,这次光临,我由衷的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一个切实可行的工作标准,明天我亲自给各位当向导,让大家看看具有我们河阳特色的化项目。但今晚不谈工作,只谈友谊,下面我先干为敬,大家都喝一杯怎么样?”

    这样,田振申的话被郑焰红打断了,他当然不敢再说。吴红旗很特的一直很低调,跟郑焰红保持一致,直管让客人吃饭喝酒,也是绝口不提项目,这样持续到结束,把客人送回去了,田振申很认真的的盯着,也没发现郑焰红安排人给这些专家塞红包什么的。

    第二天午,河阳市玉化发展环评正式开始。

    一班,郑焰红命令办公室召集工业园专项工作组全体成员,让大家在专家评审期间24小时待命,不允许关闭通讯用具,随叫随到。十点钟,她亲自陪同专家实地勘探,等这个环节结束后,全体人员参加会议,公开进行评审结果公布。

    田振申从书记办公室接走这个命令,自然是雷厉风行的通知了下去,而他则坐立不安的仿佛在期待着什么。这种状态直接导致他行为严重时常,略带些神经质的一会儿跑一趟书记办公室,到了门口又不知道进书记屋里汇报什么,只好跟付奕博说些工作的事情,实在没啥说了也退回去了。

    郑焰红从昨晚请客吃饭到现在的行为,也让邹天赐等对于化项目也好、对郑书记的“新政推行”也罢,持强烈反对意见的有关领导们,都有些迷糊,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心虚了理亏了无计可施了,还是葫芦里埋藏着什么能化险为夷起死回生点石成金的法宝,才能这样淡定,居然都请专家吃饭了却不央求照顾,更加不做些必要的工作,这样淡淡的吃完饭算了?连田振申有意提起都被她打断,更让安排好的只要郑书记一开始“行贿”便获取证据的策略都没有用。

    此刻的郑焰红,正在接见一个让所有人更摸不着头脑的人物,而且是公开的在办公室接见。那个人是让河阳好多人员看到都无惊讶、无尴尬的人物---前市委书记佟国杰。

    这阵子,佟国杰的任命问题也时有传闻,都说要进省直担任重要厅级单位的一把手。这种安排虽然对于一个h省范围内的封疆大吏来讲略有些委屈,但作为出了问题被暂时挂在省委组织部的佟国杰,应该已经算是不得了的好结局了。

    这种局面让之前跟邹市长站在一起指控、仰或是暗地推波助澜导致佟书记折戟沉沙的河阳干部来讲,的确是一个很难以接受的事实,也是他们无尴尬的原因了。

    之前佟国杰从不来政府大楼,觉得在这个地方他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最终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悲剧收场,伤心地不来也罢。

    可自从他跟郑焰红因为工业园项目多次沟通之后,那个看似柔弱却无坚强的女人居然让他产生了一种深深地折服心理,看着郑焰红能够在初到河阳陷入浑水被人捉弄,还遇到闹访流血事件却临危不惧,一个小女子能够站到桌子面对心怀叵测的极少数暴徒袭击,一举平息了那么大的事端,继而成功拿下林启贵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把导致他败北的工业园用地低价买了回来,还用建造公务员住房这个妙招一举揽尽河阳工作人员的效忠之心。

    他更因此反省、审视了自己在担任市委书记期间好多次原本可以稳操胜券,却最终因为意气用事导致失败的事情,突然有了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整个人也觉得通透起来,之前觉得过不去的死结想开了也无非那么回事,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气量连一个小女子都不如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