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1013回“英雄”悲末路
    郑焰红貌似不经意的看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邹天赐,还有吃了青柠檬一样的田振申,泰然自若的接着说道:“到时候作为咱们市里对地方经济的带动协作点,要求旅游团加这个玉化基地参观点,游客在参观过程有兴趣即兴购买,这样单独开展厅销售要好无数倍,应该是最快的发展方法了。()”

    “哎呀,这个法子好啊!”姚廷贵赞叹道:“我们也经常去外地旅游,总是被旅游团带去参观什么茶叶生产呀、水晶珍珠生产呀,深海鱼油螺旋藻什么的,各地都用旅游带动土特产的方式搞营销,没想到咱们河阳也可以这么做,这可真是太好了!郑书记,您真是厉害。”

    吴红旗也呈现了惊喜之色说道:“嗯,这个法子的确可行,卧龙山的景色一向不错,咱们星期天没事了还去这个山里玩呢,如果玉化基地成了规模,没准真能繁荣起来的。”

    专家组长说道:“郑书记选定这个位置能否成功我没有发言权,我从环保角度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进一步的详细结果需要验证,但这个地方距离阳河那么远,卧龙山的构成又是以山石为主,大体来讲是不会造成污染的。”

    郑焰红笑道:“这样我吃了半颗定心丸了,希望专家组尽早给出结果,我们能如邹市长所说,召开会议研究决定这个地方是否能够作为发展基地了。”

    宴席结束,各路人马分散了,佟国杰跟大家告辞直接走了,专家们也回梅园去了。邹天赐勉强保持风度送走客人,跟郑焰红告辞了车,关车门怒不可遏的把矿泉水瓶子捏的“咯咯吱吱”响。

    邹天赐明白这一局他又输了。

    郑焰红这个项目算是会研究,大多数常委都会赞同的,毕竟人家有理有据又有例可循,算是他这个市长,也不可能投反对票的,那样的话,可真成了街头无赖打架,一点风度都不讲了。

    邹天赐不明白了,为什么郑焰红能够把保密工作做到这么滴水不漏的份呢?他事先已经做了诸多的打探,并且进行了针对性的策略,应该是稳赢的呀,怎么会出现今天这样被动的场面呢?

    至此,邹市长居然戏剧化的跟郑焰红一样,产生了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觉得手下或者是同僚们的立场在无形产生了黑色裂变,并有了一种极度不自信的危机感,仿佛跟郑焰红在不知不觉间转换了角色,她成了在河阳根深蒂固的地头蛇,而他则成了虎落平阳般的外来者了。

    邹市长在震怒之余,终于产生了一种深深地挫败感,这种挫败直接带来一种无力感,这是他在出了问题被贬的时期都没有过的感觉,英雄末路的悲愤油然而生……

    赵慎三并不知道妻子的处境跟心情是那么的充满危机,在郑焰红绷紧神经不敢有丝毫分心针对困难的时候,他的神经也一样紧绷的不敢丝毫放松,因为他发现自己陷进了一个昏暗迷局。

    从宁菊花那里出来,他得到了雷震天是江州铭刻真正的大鳄这么一个结论,也教导了宁菊花该如何诱导雷震天暴露出更多的证据,然后很自信也很得意的回到了市里,坐进政法委书记办公室,准备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了。

    张若飞在十点钟的时候来了他办公室,跟他汇报说已经接触过赵高峰了,轻蔑的说这个人是个软蛋,关起来一吓差点尿裤子,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当初他作为赵培亮书记非常信任的人,曾经担任过铭刻化城的名誉副经理,并代表铭刻化城(实际是代表赵培亮跟雷震天)跟肖市长接触过好几次,送去合作计划以及后来老板让他给肖市长送的绝密东西,那都是用档案袋封死的,他的确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除了跟肖冠佳的沟通,他还交待出当时挪用公款购买股票的事情。

    赵慎三听的神色越发冷冽,虽然刘玉红早跟他没关系了,但毕竟是他结发妻子,听到刘玉红居然跟这样一个不堪的男人在一起厮混,眼前仿佛浮现出刘玉红那熟悉的**在赵高峰身子底下辗转的画面,再联想到刘玉红服毒后命悬一线的惨白脸孔,一阵阵怒火烧,冰冷冷的吐出这么一句话:“如果罪证确凿,够得批捕先把他逮起来,也能够起到震慑作用,下一步东新区的局面会稳定下来了。”

    这是男人的可笑了,他自己可以另娶妻子还左拥右抱,却无法容忍前妻琵琶另抱,但赵慎三可不这样觉得,那种愤怒是自然而然产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