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1014回可悲的肖冠佳
    回到办公室,赵慎三叫回来田振林,询问对肖冠佳前期询问的结果。

    田振林说道:“肖冠佳刚接回来身体状况不太好,这些天遵照您的嘱咐,一直没有勉强他接受询问。”

    赵慎三问道:“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给他治疗?”

    “咱们指定的医生每天都会去给他检查,打了一个疗程的输液,昨天结束了,看去没啥大碍了,是情绪很低沉。”田振林回答道。

    赵慎三沉吟着说道:“今天晚,我去见见他,是时候让他开口了。”

    田振林走后,赵慎三心里依旧是沉甸甸的,对这个案子,他有一种无法操纵的无力感,一开始那种踌躇满志的自信,已经随着一点点浮出水面的惊人内幕一扫而空了,留下的都是让他越来越畏首畏尾的顾忌。

    如果按照朱长山给出的建议,避开这个案子的起因以及导致这场闹剧的根源,从要回资金安置好云河助业公司所欠资金的方向追查,只要投资人不闹腾了,下下也都会满意了,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赵慎三觉得以他的能力,追逼的雷震天归还这笔钱,或者是继续给江州铭刻集团机会,让他们继续把这只股票炒起来,最终落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是不太困难的。但是,如此把导致这场祸患的罪魁祸首们都纵容掉吗?这样的话对得起他自己的良知吗?

    算能够抛开广义的良知,从每个人的损失得到补偿这个角度出发这么做,省里为什么把他赵慎三放到政法书记这个职务来?恐怕不是让他出马和稀泥的吧?他如果这么稀里糊涂收场了的话,没准省里会把他当成一个油滑功利的官油子给打入另册的,到时候再想乘乱而升,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赵慎三默默地思考着,了悟大师的一番话又涌了心头:“凡是你一念之所求的,都是可能实现的,但最终实现的结果是否跟你预想一样无法保证了。你这次变动是从乱而来,祸福难测,只在你临危受命,拨乱反正时的心态了。”

    “临危受命……拨乱反正,临危受命……拨乱反正……”赵慎三在办公室里转悠着,心里一直默念着这八个字,每念一遍,都会有一种近乎于惊悸的感觉,慢慢的,他脸有了一种肃穆。

    为什么选择晚见肖冠佳,是赵慎三考虑良久做出的决定,因为他不想大白天去引人注目。他总有一种隐隐的感觉,觉得在云都市,这个案子的最高职位涉案人并非肖冠佳自己,毕竟当时融资金额这么大,如果没有同盟,凭肖冠佳自己是不可能完成的。而当时马这个项目,牵涉到这么巨额的资金,单立项,省发改委不批是不可行的,算是省里批了,云都市没有黎书记跟当时尚在云都担任市长的郑焰红的批复,也断难行得通,那么……查到底会不会查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幕来呢?

    想到郑焰红,赵慎三的心更乱了,自从郑焰红去河阳担任市委书记一来,他总有一种感觉,那是夫妻俩之间以往那种可以推心置腹毫无保留的默契跟依赖逐渐淡漠了。

    他看得出来郑焰红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跟磨砺,也总是主动提起让她把情况跟他说说他帮忙分析分析,但她却总是摆出一副要自力更生的样子闭口不谈,他心里始终保存着一份身份地位的自卑,看人家不愿意谈,也想到也许自己并没有当过市委书记,的确是不配给人家出谋划策的,也选择了不问了。

    如果仅仅是工作方面对他保留也罢了,随着两人工作都越发忙碌,连团聚的机会也越来越少,算是偶尔在省城团聚一晚,看她疲累不堪的,连休息都在考虑工作的样子,他算有一肚子温存的话语也只能省略掉了。看来,工作跟感情还是无法保持双向良性发展的啊!

    赵慎三从来不怀疑郑焰红会因为钱财做出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但是他太了解郑焰红了,这女人虽然不会贪图蝇头小利,却好义气,爱充英雄,如果肖冠佳或者是别的谁用这个法子蒙骗住了她,她迷迷糊糊助纣为虐了也许还不知道呢!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听他提到这个案子是表现的那么漠然,那是说,她根本都没有往心里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