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1章 1048回成长成熟成精
    “哦?这个案子的最大责任人是肖冠佳,而肖冠佳又确定无疑是省里一直暗自己查的,那么留给咱们的岂不是资金问题了?无论这笔钱从哪里出的,最终的目的达到了不成了?”赵慎三心里当然明白自己说的这些话绝非本意,但还是说了出来,想听听李、候二人的态度。

    “小赵,你貌似忘了一个人。”李建设说道。

    “谁?”

    “赵培亮。”

    “他?”赵慎三一怔:“赵培亮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肖冠佳身,省里又不是真希望咱们审问调查肖冠佳,这边不出结果也无法印证赵培亮说的话是真是假,我看也只能拖着了。现在去审问赵培亮,万一他说出什么具体的事情指证肖冠佳,咱们可不得不面对了,调查的话岂不是又犯了忌讳吗?”

    “你错了小赵。”李建设说道:“省里不让你动肖冠佳,是怕打草惊蛇,引起那些有牵连的人的警觉,如果他们觉得肖冠佳会开口的话,很可能会狗急跳墙做出极端反应,连杀人灭口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你从赵培亮身下手获得能落实肖冠佳问题的证据,又不会触动这些敏感触须,怎么会不可以呢?你如果能帮助陈书记早日结案,你想想看他会埋怨你还是会赏识你?”

    赵慎三茅塞顿开,点头说道:“次大哥点拨过我,告诉我咱们市一级最适合的查办对象是处级干部,虽然赵培亮资历深厚,毕竟还是个正处级区委书记,查他应该没什么忌讳吧?哎呀,忌讳还是有的,黎书记呀……”

    李建设跟侯长社都笑了,侯长生说道:“小赵,要是像你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咱们别混了,还不如回家抱孩子去。放心查你的吧,黎书记你拎得清,不会责怪你的。另外,你以后要分清立场,虽然黎书记是司,查案间的事情也不必事事汇报,要知道‘礼多人不怪’是对的,可是‘言多必有失’更要命,多少人都是被自己那张嘴给害了的。”

    一晚,三个人果真把两瓶陈年茅台酒喝干了,也结成了非常“铁”的兄弟同盟,赵慎三更是第一次听闻到许多业内的不传之秘,这顿酒,真可谓意义重大了。

    有的时候人是如此,可能十多年平平稳稳的度过,个人对事物的认知能力一贯保持在同一个水平线,可是却又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改变。

    如同赵慎三书记,这短短几天时间,他从宁菊花处尝试到了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沉痛教训,被宁菊花一记漂亮的“扮猪吃老虎”弄得自信心倍受打击,又从朱长山哪里体会到了两人之间不可磨灭的差距,然后又从齐天宇的慷慨里震撼并震惊,还从黎远航那种不以为意的态度明白了他虽然已经是一个市委常委了,但对这个圈子里的人和事的认知能力还保持在极其肤浅的阶段,其余如同乔远征即将下派的奥秘,还有跟李建设侯长生结成重武器“铁三角”,从两个老大哥处得知执纪部分的执行真谛……

    这一切的一切,若非巧妙的机缘,他也很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接触跟领悟。如果不是肖冠佳出事,云都发生了乱子,给了他这个契机,他会安安稳稳的担任市委常委、县委书记,然后按部班的进市担任市委办主任、副书记,一步步稳步升,那样的话,他可能跟无数干部一样,直到退休,都不明白自己身盯着多少双眼睛,春风得意之时,也许正是倒霉的前奏!

    现在,领悟了一切的赵慎三对面临的处境,身处的环境,工作的意境,真真有一种悟透禅机般的感受,真悟透了,反倒觉得一切都毫无玄机,从到下,如同一盘巨大的齿轮,无数人代表的某一个“齿”与另一个人代表的另一个“齿”,都需要按照推动齿轮的动力给予的方向,按部班的滚动、相互契合。

    他也罢,肖冠佳也罢,都是无数个微不足道的“齿”之一,推动力让哪个“齿”出局是不可改变的,而他这个推动力赋予剔除肖冠佳那个“齿”的替代者,必须按照推动力的意图予以拔除、替代。若是他想按自己的意思歪一歪,动力都没了如何运作?没准连替代权利都会失去。

    回到家里,赵慎三久久不能入眠,躺在床不停地感慨,之前做县委书记的时候,已经觉得自己通透的很了,现在才知道,那时候对于官员权力跟尊严的认知是多么的无知幼稚,正因为无知才无畏,才敢大刀阔斧的逞匹夫之勇。正因为幼稚才天真,把一切类似于“替天行道”仰或是“为民做主”之类的事务都一厢情愿的理想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