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1055回摊上大事儿了
    郑焰红接通了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她失控般的低声叫道:“赵慎三你不要太过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总之我问心无愧……什么?你……好好好,既然你这么坚信你的眼见为实,那按你说的办吧,周三咱们云都民政大厅见!”

    田振申平时挺精明一个人,若是往日,书记接听私人电话,他是会走出去避嫌的,但今天却一直坐在汇报工作的小凳子没动,书记面对窗户的时候,他脸居然露出了恶毒的称心如意表情。()

    郑焰红接完电话没有很快转身,虽然窗户并没有打开,她却仰着头重重的吸气,好似在嗅着窗外的花香一般。但要知道窗户没开也罢了,关键是这里可是二十多层的高楼,算是窗外有花,怎奈也没有能长高到二十多层楼那么高的花树啊!

    “振申同志,你回去吧……”郑焰红一直没回头,声音里却带着沉重的鼻音,仿佛在极力压抑着什么,闷闷的说道:“记得帮我查我刚说的事情,还有,周三的日程必须推。”

    田振申猜到郑书记肯定满脸是泪才不回头的,他这才站起来说道:“那好吧,郑书记,无论如何,您要保重……您交代的事情我会尽快查的,我走了。”

    郑焰红一直没回头,只是背着身子挥挥手,田振申出门走了。

    郑焰红慢慢的转过身,脸哪里有丝毫不开心的情绪?更没有田振申揣测的满脸泪珠,有的只是满脸的诧异。因为,刚刚她虽然没有回头面对着窗户,但那窗玻璃紧闭,跟镜子一样可以清晰的看到身后的田振申,他在听到她跟赵慎三串通好的一个电话之后,脸露出的表情被她看得一清二楚,那种恶毒的得意更是她不能容忍的。

    这很怪了啊!算田振申已经得知她想换掉他这个大总管,因而对她恨之入骨,但作为一个不明白玄机的下属,刚刚郑焰红跟赵慎三电话里商定离婚的事情,即便田振申巴不得郑焰红倒霉,也会对她先是安排调查谁动了她跟佟国杰的身份证,紧接着发生夫妻出了问题达到要离婚的地步这一系列突发事件表示惊诧才是,幸灾乐祸只能是惊诧之后的反应,怎么他对这件事丝毫不表示惊讶呢?非但不惊讶,看去还跟早了如指掌,知道郑书记今天必然会不爽,后来也必然会发生夫妻矛盾一样!

    原本郑焰红早晨做这一场戏,是想通过付奕博或者是田振申,把她因为那个恶毒的陷阱而陷入困境的事情说出去,麻痹潜在的敌人,从而发现到底是谁在捣鬼。至于田振申,她仅仅是想利用,却压根没有怀疑这一切跟田振申有关,因为她知道周田振申去京城了,不具备安排这个计策的时间,但现在,她倒是觉得自己的推测可能不太对了。

    首先,田振申进门的时候对她拒绝递包很古怪的没有惊讶,非但如此,连半点拍马屁拍在马蹄的尴尬的情绪都没有,好似对郑焰红的反应求之不得一样,这可跟他作为一个市委办秘书长的身份明显不符。连付奕博这个小小的秘书,遭遇郑焰红同样的提防态度尚且受伤的很,田振申过于“受辱不惊”的态度很反常了。

    还有,如果是一点不了解这件事的始末,田振申在听到郑焰红询问身份证的事情,还把早退出河阳政坛的佟国杰相提并论,他那番关于两人证件的回答也太圆满了吧?如果是突发的询问,他绝对不可能反应的如此圆润自然的。

    最后,是从玻璃里看到田振申的反常表情了,这一切的不合理表现反证了一个结果---田振申即便不是主谋,最起码是知情者!

    书记办公室的门开着,在外间默默难过的、可怜的付奕博也听到了郑书记那通电话,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暗暗诧异是不是谁算计了郑书记,导致郑书记夫妻出现了问题,这个发现让他对郑书记对他的恶劣态度有了解释,心里也不那么难过了。

    “哎呀遭了!”付奕博一旦了解了郑书记发脾气的原因,瞬间想起了一件事,马叫苦不迭了!因为他想起了周六晚赵慎三打给他的电话,联想到今天书记连手提包都不让他拿了,还不似往常一样直接把工作手机塞给他,很显然是防备他了!还有最要紧的一个反应,那是身份证问题,肯定是谁拿着书记跟佟书记的身份证做了什么手脚,导致郑书记跟赵书记出现了极其严重的误会,居然到了要离婚的地步,看来绝对是很不妙的。这一切如果仅仅是书记的个人麻烦的话,对付奕博来讲尚且不算什么,但最要命的是从书记的表现来看,她心目的第一嫌疑人已经锁定他付奕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