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1060回眼看他楼塌了……
    付奕博跟林媚看郑焰红接听了电话,相视一眼刚打算避下楼去,但听着郑焰红仅仅笑着说了一句神情大变,居然一下子从摇椅站了起来,神经质的尖声连连发问,然后紧张的一边“嗯嗯……”一边快速的踱着步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面面相觑的站在楼梯边了。()

    郑焰红接完这个电话,神情十分严肃,甚至是有些惊惧,挂了电话之后愣着神还没说话,私人手机又响了.

    这下子付奕博没有犹豫,直接拿出来递了过去,郑焰红接听了:“爸爸……我刚已经听说了,嗯嗯,没有没有,您放心爸爸,我的确跟他接触过,但仅仅是工作方面的正常交往,而且我没有给他送任何的礼金跟礼品……嗯嗯,仅仅是初期阶段,吃了顿饭而已……不是的,还不是化园项目立项报批的事情嘛,好的好的,我有数的,绝不会牵连进去的,嗯嗯,那您早点休息吧。”

    刚挂,又响了,这次是赵慎三:“三,你如果是说陶主任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怎么会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说出事出事了呢?哦?那是说你知道点?那你明知道我请他吃饭怎么不提醒我呢?

    什么?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愚蠢当,我何至于不跟你商量?去去去,说重点……哦,哦……这样啊……什么?铭刻化城立项的事情?我不知道呀,当时这个项目我完全放手给当时的常务副市长肖冠佳了,什么?老天!怪不得刚爸爸也这么问我呢,我绝对不知道他们的交易!好,我明白了。”

    赵慎三好似也很忙,匆匆问完,放心之后赶紧挂了。郑焰红的手机却了魔咒一般响个不停,刚放下私人手机,公务手机又响了,这次是黎远航,也是说同样的事情,刚接完,朱长山又打来了,还有几个官场的熟人,都是通报这个消息并对她有所嘱咐的,一直忙乱了一个小时方才消停了。

    付奕博已经听出了门道,刚才他也在郑焰红接电话过程听到楼下有动静,知道是那两个服务员回来了,他赶紧下楼让她们不要来打扰郑书记,告诫完了再来,了二楼还不放心,谨慎的把二楼通往顶楼的门也给锁了。这下子,顶楼的说话声不会被楼下人听到了。

    郑焰红听完所有人的电话,最初的惊惧已经消失了,脸色也平静下来了,只是有一种黯然跟寥落,那是一种看到同类的悲惨下场引发的自然反应。

    付奕博说道:“郑书记,不早了,您还是先休息吧。”

    郑焰红没有回答付奕博,也没有下楼休息,慢慢走进楼侧边站在那里,萧索的叹息一声,漫声吟哦道:“唉……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楼塌了,楼塌了……顷刻间灰飞烟灭呀!想起来,当这个官还真是没意思透了!”

    付奕博跟林媚都面面相觑,不知道郑书记刚刚接了那么多电话,看起来情绪那么失控,怎么这会子消停下来了,居然有心思吟诗了?但她的声音却是那么的低沉,透着一种深深地疲惫,特别是最后那句叹息,好似一个看破红尘的居士即将落发为尼一般。

    “郑书记,人跟人是不一样的,下场当然也不一样,您别为了别人的事情伤神了,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林媚被郑焰红的一番吟诵弄得心里酸酸的,赶紧劝慰道。

    付奕博却已经听出了门道,低声问道:“郑书记,省城的领导出问题了吗?既然与您无关,何苦不开心呢?”

    郑焰红收住了纷乱的情绪,慢慢转过身,看着两个心腹下人都是满脸的茫然,苦笑着说道:“刚才,我接到消息说,省发改委的陶主任跳楼自杀了……同一时刻,他的家被纪委搜查,可能不太妙……”

    “啊?”

    “啊?”

    两个下属都发出一声惊叫。

    郑焰红却没有继续表示这种唇亡齿寒般的难过,慢慢的一步步下楼去了,很快,听到她把卧室的门锁的声音。

    付奕博跟林媚对看一眼,林媚悄声说道:“我刚听明白了,这个陶主任是不是跟云都的什么项目有牵连,大家都怕郑书记当时任云都市长会受到影响,都嘱咐她呢?怨不得郑书记这么不开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