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1115回磨砺
    笑完了,赵慎三还没开口,陈书记严肃的对他嘱咐了一番话,赵慎三慎重的点点头,也说了些绝密的情况,但都属于推测暂时无法求证,陈书记跟他约定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还提出了一个建议。 ()

    正是陈书记这个建议,让赵慎三刚刚松下来的一口气立刻又吊到了嗓子眼,那张脸瞬间拉的老长,不情愿跟委屈的表情盖都盖不住了。

    李彬也是满脸的不忍,勉强自己没有阻止陈伟成,但也觉得没法子帮着压制赵慎三,不吭声看着赵慎三,等他自己抉择。

    “老师,难道没别的法子了吗?”赵慎三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

    “你觉得呢?人家都把棋下到这一步了,如果咱们不做出点当受骗的样子,还怎么往底下进行啊?你若是不想委屈自己的话,咱们现在揭开盖子草草结案也成。”陈书记淡淡的说道。

    “这……”赵慎三实在是为难极了,如果说他不想把这个错综复杂的案件彻底查透彻成功名,那他绝对是违背本意的,要知道心高气傲如他,若是眼看着只差一步成功了却此罢休,真的是不甘心的。

    但是,继续进行下去,拼的筹码对陈书记来讲无关紧要,对他赵慎三来讲可是身家性命了,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算是成功了,想恢复他的元气跟名声也断非一日之功,这让他如何抉择呢?

    看着陈伟成跟赵慎三两人陷入了沉默的状态,李彬突然觉得心头一阵沉重感,推开椅子站起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的月色。

    猛然间,好多年前的一幕妙的出现在心头,他想起了一个陷入困境的少年,夜半时分被饥饿、贫病所纠缠,在一个荒坡古庙前想结束生命,却遇到一个高僧帮助并点化,最终成了现在的一方诸侯。

    突然间,李彬转过身盯着赵慎三说道:“小三,我记得,一位高僧大德曾经在我迷惑时跟我说过一段话,以你之聪慧必然能理解其的含义,现在我转述给你,何去何从李伯伯跟你老师都不逼你选择。”

    “嗯,您说吧李伯伯。”

    “人自婴儿始,因何而成人?无非因事,因历,因行,因受,因感,因知而成人。宝剑自顽铁始,因何成利器?只有历火烧,历捶打,历水淬,才能成利器。道不同而理同,人不历非常磨砺如何能有出息?”

    虽然最后一句话是李彬自己加的,但当时了悟大师点化他的时候也大致如此,他恍惚间觉得正处在艰难选择的赵慎三跟当年的他是那么的相似,如此这般说了出来。

    赵慎三低头在心里默念着:“因事,因历,因行,因受,因感,因知……而成人……那么,我经历了多少非常磨砺了?算是一把宝剑,也早该千锤百炼过了啊!这次还非得我冒此风险吗?

    唉,李伯伯这么说,分明是赞同了陈书记的意见,我若是不答应,显得我气量狭窄不堪重任,对我的印象分会大打折扣……可是……唉!

    赵慎三啊赵慎三,你这次恐怕是玩火**,自作聪明过分了点,玩大发了!看样子这英雄还非得硬着头皮充到底了,否则你刚刚云山雾罩说了那么多岂不成了纸谈兵了么?唉,这面对面的,连给老婆偷偷打个电话商量下的机会都没有,万一选错了,连个后悔的功夫都没了……”

    看着赵慎三低头不语,两个大佬相视苦笑,却谁都没有催促,毕竟他们都明白,让赵慎三做出的选择是何等的艰难,需要他背负的压力跟名声又是何等的沉重跟不堪。那么,作为长辈也罢,作为司也罢,真的没有权利要求他答应,也不忍心强迫他答应的。

    “那…………按照陈书记说的办吧……”终于,赵慎三抬起了头,满脸的痛苦跟不甘心,却开口艰难的同意了。

    李彬跟陈伟成都没有说什么激励或者是劝慰的话来安慰赵慎三,因为语言显得太过轻飘,此刻说出来,明显带着哄骗的意味,那么,这么默默地拍拍赵慎三的肩膀,在沉默结束这场谈话吧。

    赵慎三没有回家,他安排乔丽丽住在前面营业的客房里,自己也在般若堂后院住下了,一夜之间,几乎无数次的摸出手机按下了陈书记的号码想要反悔,可是最终还是默默的放下了。因为他明白,当时拒绝,虽然显得没种了点,也还说得过去,但答应了又反悔,可真的是鼠首两端的小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