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 1148回 低头三思量
    老武又是很快的睡着了,睡之前两人闲聊,老武说他跟着领导的时候,可以说根本没有能彻底放下心怀畅快睡觉的功夫,那么多需要精密计算的东西存在脑子里,怎么能了无牵挂呢?这次难得随着连书记出来,又是个没有具体工作任务的联络员,故而就非常轻松愉快,也享受享受吃饱了睡的闲人生涯。

    赵慎三对老武的话有着充分的理解,因为他曾经就是同样的角色,虽然服务的领导等级有着天壤之别,但所操心的事情却是点都不少的,特别是他跟着黎远航的时候,对那位主子的心思还不太明白,又得小心伺候着,还得小心揣摩着,那真是跟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奔命。那个时侯,也是有无数次奢求个可以什么都不想,安心好好睡觉的机会而不可得。

    听着老武均匀的呼吸声,赵慎三丝毫不怀疑对方在装睡,这种香甜的睡意是绝对装不出来的,演技再高也不行。而他则默默地躺在枕上,身体侧向窗户面,因为是两个大男人,也没那么多讲究,厚实的那层窗帘并没有拉上,只有层薄薄的轻纱垂下来,丝毫不影响窗外的弯冷月柔和的穿过玻璃窗洒在赵慎三身上。

    从吃晚饭起,连续从馒头里吃到意外,又从刘司长的电脑里瞄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东西,但当时根本没有时间跟精力去加以分析思考,非但不敢思考,他甚至使用种庞大的毅力,在面对连书记的时候逼自己硬生生把这些东西彻底忘掉,以免下意识思考的时候走神,因此泄露行迹。此刻躺了下来,才算是个绝对安静的时刻,他看着窗外,开始放松精神,准备全神贯注的开始分析了。

    今晚,可能是农历九月初十左右,那月亮已经有了半的样子,那么明亮,那么清晰地端端正正挂在天际,也挂在赵慎三的双眼之中,那首诗的每个字都仿佛有了灵性般自动拥有了生命,个个在他眼前飞旋,跟那冷冷的月色交汇在处,遍遍刺激着赵慎三的神经。

    “床前冷月光”这句不难理解,肯定就是指连书记突然间来到南州,因为连书记的尊称就是“冷月大人”。

    那么第二句“疑是李上霜”,赵慎三不傻,如果这是个巧妙地通信方式,对方无论是谁,都是费尽心机的想要给他传递某种信息,以免他摸不清状况陷入被动,那么他当然不会理解为这是“疑是地上霜”的笔误,那么这个“李”字,非常自然的就被赵慎三理解为李文彬!

    “霜”字从字面理解,就带着种寒冬将至的肃杀之气,世间万物,经“霜”而枯,要不然也不会有“霜打的茄子”或者是“冰刀霜剑严相逼”这种说话流传下来了,而“李”无论作为个人,还是水果中的“李子”,都需要阳光的滋养,惧怕寒霜侵袭,那么就不言自明,是指李文彬即将经历场寒霜般的磨砺了,如果把第句也连起来理解的话,意思就是因为冷月大人的到来,带给了李文彬种不祥的未来。

    想到这里,赵慎三个激灵,种紧迫感让他几乎有种翻身下床冲下楼去夺门而出,赶紧提醒下李书记的冲动,可是,他刚因恐惧瞪大了眼睛,就看到了那轮亮得刺眼的月亮,立刻,顶门处好似被这月光刺穿了个洞,凄冷之气顺着这个洞蜂拥而入,让他所有的冲动都被惊悸所替代了。

    霎时,他仿佛明白了自踏进来就直弄不明白的个谜团为何他个小人物被连书记如此高看,弄进专案组来起工作。

    那是因为,旦真的是针对李文彬下手,那么,根深蒂固的李文彬时之间绝对难以撼动,纵观整个省,也唯有从他赵慎三身上下手最为便当了。

    赵慎三阵阵冷汗冒过之后,以他的经历,纵然是恐惧,却也断然不至于吓到崩溃或者是自杀的地步,而是咬咬牙把心横,无论如何,这个关口必须挺过去,决不能因时软弱留下什么后果。

    泼皮心理起,赵慎三反倒不害怕了,反正插翅难飞,只能定静而后动,那么就必须尽可能的了解对方的底牌,做到知己知彼肯定是不可能了,连书记的手段比他老辣的不知多了多少倍,只能够但尽人事,成败各凭天命了。

    “前两句的意思应该不会错了,那么后两句是指什么呢?”赵慎三在心里默默地咬嚼着这首诗,继续往下分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