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恶想
    秦长福怀里揣着那张分家书,心情充满了愤怒,他满脸阴沉的第一次抬头正眼看了秦冉冉这个女儿一眼。

    这个之前在家里一声不吭,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二女儿,居然敢净身出户。

    看样子,她是觉得自己翅膀长硬了,等她出去后到处碰壁饿了肚子,受了教训,就知道家里好了!

    他就看这死丫头,能在外面撑到几时。

    秦长福恶狠狠的这般想,然后直接扭头气冲冲的走了。

    张国华看着秦长福居然这般绝情,正想叹口气,不知道怎么开口来安慰秦冉冉。

    却见秦冉冉对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大爷爷,放心,我没事。对了,秦大娘昨天跟我说了,所以我今天是来预支口粮的。不过,大爷爷,能不能借我点盐巴和锅碗,您放心,我会努力赚钱还的。”

    张国华听到秦冉冉这话,只是笑笑。

    这么一个丫头,一天放牛才赚4工分,能糊弄饱肚子就不错了,哪可能还赚钱还他们家?

    所以,他对秦冉冉这话也只是客气话。

    也不多废话,直接写了条子,让秦冉冉按了手印,就把粮食拿了给她。

    张国华给预支了五斤玉米渣,还有十斤番薯。

    这点粮食,再摘点野菜,虽说吃不饱,却也绝对饿不死了。

    其实秦冉冉到还想再多借点其他东西,那破牛棚,除了稻草,啥也没有。

    不过,现在家家户户日子都过的紧巴巴,哪可能有多余的东西借给别人的。

    基本上,碗都是一人一个配好的。

    也就张国华家,两个儿子没在家,所以他们以前留下来的碗筷到是可以借给秦冉冉用。

    其他的,就算秦冉冉想借,也借不到。

    铁锅是没有,只有一个铝皮锅,这还是张国华大儿子从部队里给家里带来的。

    因为用了很久了,锅底和两边黑黑的污迹,已经都漆牢,根本洗不掉。

    张国华把镰刀和粮食一起放在割草用的箩筐里,帮着秦冉冉把这些东西给送到牛棚,吩咐她一定要每天割满草,把牛喂饱才行。

    见秦冉冉满口答应了,这才返回去上工了。

    秦冉冉从箩筐内先把两袋粮食拿了出来,然后在自己昨天躺的稻草堆处,把稻草给扒拉给,把粮食给塞了进去。

    再多扒拉了几捆稻草盖在那两袋粮食上,务必让人感觉不出来那里藏了东西。

    毕竟这牛棚,只有三面墙。

    如果就这么放着,别人一走到牛棚这里来,就能看到粮食。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有那不要脸的来个顺手牵羊,那倒霉的还是自己。

    这边秦冉冉在嘘嘘索索的藏东西,那边突然伸出了个脑袋来。

    饶是秦冉冉胆子再大,也给吓了一大跳。

    只见那人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那镜偏足有五毫米那么厚。

    一圈圈的螺纹,告诉秦冉冉,这个人的近视度数估计得有度那么深。

    想着自己刚才藏东西的手脚还算快,这家伙应该没有看到什么吧?

    “小姑娘,你怎么跑这来了?”

    徐世友眯了眯眼睛,仔细看,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个小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