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叮嘱
    秦冉冉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头发早就花白,因为带着眼镜,刚才整个人又隐在暗处,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现在听到他苍老的声音,年纪估摸着应该比她那便宜爷爷还大上一点。

    她虽然不懂为什么这么样的一个老人,还被曹大娘说是什么坏风子。

    反正,现在自己自身难保,还是先小心点为上。

    再加上,她现在可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最重要一点,自己得把灶头给搭起来。

    想到这,她转头没搭理徐世友,直接把箩筐里的一双筷子,一个碗,还有那口铝皮锅给拿出来放在一旁。

    然后直接背着那只剩下镰刀在框内的箩筐,就朝昨天山坡那边的溪水边奔去。

    看着秦冉冉不搭理自己的问话,徐世友低下脑袋,失落了片刻,叹了口气,忍着腰背的疼痛,还要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又重新躺了回去。

    他估计不是今天晚上,就是明天晚上又会被拉去批。斗的。

    想到揭发自己的,居然就是躺在身边的人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徐世友的心头就一片悲凉。

    都怪自己,若是当年,他没有做错那个决定,也不会落得如今这副田地。

    想到懊悔处,老泪就不由的纵横,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如今就算再后悔,也无可奈何了。

    秦冉冉背着箩筐走到溪水旁边,先拿出箩筐里的镰刀,唰唰唰的割起溪水旁那青草来。

    她割下草后,就这么在原地放着。

    等感觉一口气割了大约可以装两箩筐的青草时,秦冉冉才停了手。

    这时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她这才回过身,把那些青草撸到一起,先堆成一堆。

    然后转身背着空箩筐走到溪水旁,想到昨天吹了一晚上的风都没把鞋子完全吹干。

    这次秦冉冉学了乖,把脚上的鞋子先脱了,拿在手里,然后再卷起裤管,蹚水走到对面。

    “咦,二丫头,你过河干啥呢?”

    远处一个年纪三十来岁,国字脸,跟秦长福一样,满脸黝黑,身高不怎么高的男人,正在溪水旁边把泡着的锄头给拿起来。

    这放了时间长的锄头,木柄和锄头连接处会松动。

    农村里一般都会把锄头放在水里浸泡一会儿,等木头吸了水分膨涨了,锄头就会重新紧实起来。

    原本准备拿了泡好的锄头就去上工的林国庆看到秦冉冉蹚水到对岸,连忙问道。

    这溪水虽然不深,但是孩子到水里玩,总归太危险了。

    而且,溪水对面就是山。

    这山里可是有野猪出没的,村支书可是再三叮嘱了,让大家有事没事,别往山上跑,避免出事故。

    秦冉冉仔细辨认了一下,然后假装腼腆的对林国庆笑了笑,说道:“国庆叔,水那边的草都被割的差不多了。我看水这边的青草又密又多,所以过来割点。”

    林国庆听了,点了点头。

    不过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声道:“二丫头,下水找浅的地方走。还有,那边山里可别进去,有野兽,很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