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清洗
    秦长安听到林婆子这问话,却是笑着说道:“娘,我是想去问问工作的事情。你也知道,如果煤矿里招工,月娥她大哥若是能托点关系,我就能成煤矿工人了!”

    “老婆子,明天到时让长安拿点东西,带给月娥家。让人家帮忙办事,总不能空着手去。”

    秦老头这时,也放下了碗筷,对着林婆子说道。

    林婆子原本知道小儿子要去未来岳丈家,心里不高兴。

    现在听到老头子这么说,顿时气结。

    家里哪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给长安拿到他那未来岳丈家啊?

    可是,若是不拿东西过去,要是长安的工作飞了,那可真得不偿失了!

    林婆子想了想,终还是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不了,把之前王家给的聘礼,再拿出来一点再说。

    秦老头见老婆子答应了,这才重新拿起了旱烟杆子,坐到一旁看着两个儿媳妇一起把饭桌上的碗碟收拾下去。

    等林婆子带着两个儿媳妇下去了,秦老头才敲了敲桌子。

    “长安啊,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我和你娘养大你们不容易,到时你去了煤矿里工作,可别忘记了这份生恩养恩!”

    秦长安听了这话,哪会不知道自己亲爹这是在敲打自己呢!

    连忙回道:“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你跟娘对我好,我一直都放在心里。你就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孝敬你们二老的。”

    听到小儿子这番话,秦老头这才点了点头,心中甚感欣慰。

    饭桌的东西撤下来后,厨房里就只剩下张桂花和秦淼淼两个人了!

    林婆子先回了自己屋子里,去点算还能挤出多少东西来。

    李彩菊却是看婆婆走后,嫌弃的看了张桂花一眼,扭身也回了屋。

    “妈,你准备等下怎么做?”

    秦淼淼撇了张桂花一眼,然后轻声问道。

    张桂花把洗好的碗放好,然后把湿漉漉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晚点,等大家都睡了,到时我再偷偷去牛棚。大丫,你可记得了。等我把那死丫头给套了,你就让你爹过来把麻袋给抗回来。”

    说到这,张桂花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来。

    “行,妈,那我先去睡了。等你去时告诉我一声,我过一个小时叫爹过去抗。”

    两母女商量好后,就麻利的把厨房间收拾好后,就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而秦长福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打起呼噜来了!

    中午的时候,秦冉冉吃了那只烤兔后,就把骨头和皮毛挖了坑埋了进去。

    吃好后,却觉得浑身难受,毕竟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洗过澡。

    特别是她的头,痒的要命。

    秦冉冉估算着原主起码十天半个月都没有洗过头了,更别说洗澡了!

    但是,这牛棚哪有给她洗澡的地方。

    她只能从石灶下面挖了一些之前烧的草木灰,然后拿着跑到溪水旁,先把脸和手还有手脚洗了洗。

    现在的天气已经很冷,不过跟她那头皮上的痒比起来,她到宁可忍受一下那冷滋味。

    先泡湿了头发,然后用草木灰给搓揉开始洗了起来!

    只见头发丝里的灰泥顿时把溪里的水给弄浑浊起来,等她漂洗干净了,这才觉得原本的脑袋,轻了几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