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说清楚(求月票)
    钱兴华早在赵淑芬高声尖叫时,就爬了起来。

    刚穿好衣服,就看到自己母亲失魂落魄的模样,嘴里念念有词。

    他的眉头皱了皱,想到这件事情却是他们钱家做的不对。

    不管玲玲等下想怎么出气,他都受着。

    想到这,他大步的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却见门口微微敞开着,一步跨进去,就踩了一脚的稀饭和碗的碎片渣。

    而他房间里,却根本鬼影子都不见一个。

    定睛看去,却见那木头窗户的木阑珊被弄断了四根。

    他疾步上前,仔细看了看那窗口处的痕迹。

    很明显,朱玲玲是弄断了窗口,然后从这里翻出去跑掉的。

    而这脚印一看都已经半干了,估计在半夜时,就偷跑掉了!

    想到朱玲玲偷跑之后的后果,钱兴华的心一片冰凉,牙齿甚至微微打颤。

    “儿子,到底是咋回事?朱玲玲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咋说不见就不见了?”

    赵淑芬心中有鬼,更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蹊跷。

    “不用找了,她跑了!”

    钱兴华从地上捡起一截被拧断的木头,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满脸的沮丧和后悔。

    他就不应该听他妈的话,昨天就应该把玲玲放出来。

    然后告诉她,不是自己的意思。

    玲玲那么善良,肯定会原谅自己的。

    而现在,他还拿什么脸面去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

    满腔的悔恨,哽在喉间,咽不下去,却也对自己的母亲说不出来。

    “跑了?怎么可能?往哪跑的?”

    赵淑芬一听,不是凭空不见的,而是跑了,心中的害怕顿时少了一点。

    对着蹲坐在地上的钱兴华责问道。

    然后,就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木头,再抬头看那窗户。

    “啊哟喂,这木头咋就这么不牢固呢?兴华啊,咋个办办?要不,我们去追追看,这丫头,一准回她自己家去了!”

    赵淑芬看到那窗户被拧断了木头的景象,一拍大腿,心疼又急吼吼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就算这丫头跑了。

    她在自己家待过,总不可能辩驳。

    “别说了!”

    钱兴华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朝赵淑芬吼道。

    赵淑芬先是一愣,然后也跟着坐倒下来,拍着大腿哭喊起来:“你居然为那个死丫头跟我凶?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带大,好心想帮你娶个媳妇回来,难道还有错啦?你为了一个心思都不在你身上的丫头片子,就这么对待你亲娘?哎哟哟……这日子没法过了!”

    “好了,吼啥呢?让周围邻居看笑话。”

    钱振中抽着旱烟杆子,用力一敲房门,把赵淑芬的哭嚎声给压了下去。

    “走,去朱家,跟他们说清楚。”

    钱振中见自家婆娘的声音小了下去,这才弹了弹衣服上并没有的灰尘,然后对钱兴华招呼道。

    之前的事情他默认了,却没想到那小妮子居然敢逃跑。

    不过跑也没关系,反正迟早是他家的人。

    这次去,直接就让那朱玲玲别读书了,结婚算球。

    钱振中对女人读书的事情很是反感,要不是朱家条件好,又听了媒人说了,等朱玲玲回来。

    至少也能当个小队会计,虽说他不喜欢女人抛头露面。

    但是,能赚钱又另当别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