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出现
    乔嘉玉心中恨得不行,却又不能在灵堂面前跟沈安云吵架。

    只能默默的收回眼神,眼观鼻,鼻观心。

    把沈安云说的话,当成放了个屁。

    只是乔嘉玉现在更着急的是她藏起来的那些首饰和金条。

    那些可是她如今翻本的本钱。

    沈老太太出事后到现在,她除了换了一套衣服和套了一身麻衣外,根本没有时间去转移那些东西。

    她的心忐忑不安,深怕沈家发现老太太的东西没了!

    偷眼看了旁边的人一眼,只见唐佳红肿着双眼,根本一无所觉的模样。

    心中又不由的暗暗窃喜,看来老太太的这些东西,果然没有跟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女们说过。

    只要等丧事办好,她就想办法把东西给拿出去,免得这样提心吊胆的。

    边这么想着,边假装哭着对着来祭拜的人回礼。

    可惜,她的窃喜没过片刻的时间,就彻底笑不出来了。

    只见秦冉冉一身黑衣,头上戴了朵白花,从外面走了进来。

    秦冉冉越走越近,看着面前照片上,笑的和蔼可亲的老太太,虽然跟她从没有见过面,却没由来的感觉到一丝亲切。

    或许,是沈朝维长的很象她的缘故。

    她对着那遗照鞠了三下躬,沈朝维和乔振华就朝她走过来,一人一边扶着她走到了亲属答礼的地方。

    唐佳虽然没见过秦冉冉,可见丈夫和妹夫这番作态,哪还能不明白。

    她上前拉起秦冉冉的手拍了拍,擦了擦眼角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沈安云和沈安然上前,看着秦冉冉,这个女孩子在学校里,这段时间可是不得了。

    不过,相比对乔嘉玉的讨厌,对秦冉冉却不由自主的有好感。

    “我是你大表姐沈安云,这是你二表姐沈安然。”

    沈安云只不过看到身旁乔嘉玉那摇摇欲坠的身子,还有满脸惊恐的表情,就立马对秦冉冉抛出了橄榄枝。

    她决定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听到沈安云的这番话,原本就可怜兮兮模样的乔嘉玉顿时腿脚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的蒲团上。

    因为,沈安云这番话,声音虽然不大,却刚好让在场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来的人,除了乔家和沈家的亲戚,就是好友。

    此刻听到这个这么惊人的消息,顿时面面相觑,窃窃私语起来。

    “嘉玉,你怎么了?”

    乔母刚才哭的嗓子都哑了,被人扶到后面的房间去休息了一会儿。

    可是,她却坐不住,又重新走了出来。

    刚好看到乔嘉玉跌坐在地上的模样,而沈家母女三人加上大哥沈朝维都站在一旁漠然看着,并不伸出一把手,扶乔嘉玉一把。

    更别说,还有站在一旁的丈夫,和他身旁的……!?

    待乔母看清楚乔振华身旁的人,顿时惊的嘴巴都睁的老大都不自知。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乔母这句话,秦冉冉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带出一丝讽刺来的意味来。

    乔振华和沈朝维齐齐急忙斥道:“朝红,你在说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