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有关
    可她比那乔嘉玉,却更可恨千百倍。

    因为,乔嘉玉是拿刀剑伤人,而乔母,却是用她披着真爱来伤人。

    乔嘉玉能伤的,只是人的身体,而乔母,伤的却是人心。

    沈朝维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小妹的解释,见她低头默然不语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

    “对了,朝红,母亲那些体己是不是已经给了你?”

    沈朝维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对沈朝红问道。

    这些体己原本是母亲的嫁妆,当然也有父亲和自己买给她的那些礼物。

    当年那么辛苦的环境下,母亲都藏的很好。

    等环境好后,自己能东山再起,母亲拿给那些本钱时,虽然没说,可他却是知道,母亲肯定还留有后手。

    可这次,母亲出事事出突然,而给母亲整理遗物时,除了母亲当天穿戴在身上的东西外,梳妆台上就只有这段时间穿戴的一些首饰。

    其他的,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唐佳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沈朝维听在耳里,见了小妹,自然而然的问道。

    沈朝红听到这话,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朝大哥看去。

    “母亲的东西,怎么会在我这?”

    听到小妹颤抖说的话,他沈朝维顿时皱了皱眉头。

    “我以为母亲给你了,若不是给你了,那她的那些东西又放在了哪里?”

    沈朝维本是无心,沈朝红听了,却觉得大哥这是认为自己独吞了母亲的东西,所以,现在在讨要说法。

    气得满脸通红,赌气说道:“大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认为我偷偷藏了母亲的东西不成?”

    沈朝维没想到沈朝红居然会误会,诧异的皱起眉头不解的说道:“小妹,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只是觉得奇怪,母亲的那些东西怎么会找不到而已。”

    秦冉冉听到这话,心中却是一动。

    “老太太的死会不会跟那些东西有关?”

    听到秦冉冉幽幽说出来的话,兄妹二人和乔振华顿时悚然一惊。

    特别是沈朝维双眼炯炯的朝秦冉冉看去,眼中闪着惊疑的神色。

    “冉冉,为什么这么想?”

    乔振华帮大家问出心中所想。

    秦冉冉只是耸了耸肩膀,回道:“当然也有可能没关系,只是,老太太无缘无故的摔跤,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其他的可能么?”

    沈朝红眼神怔楞的看向秦冉冉,心中却闪过一丝不安来。

    乔振华和沈朝维却是互看了一眼后,沈朝维沉声说道:“这个,当时还真没想过其他。

    毕竟,当时在场的人,好像都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一个他妻子,两个他女儿,还有一个就是乔嘉玉。

    “若不是怕母亲的身体吃不消,也不会让嘉玉待在沈家。

    她从知道自己身世后,就收敛了许多。

    更何况,若是母亲出事,对她是最不利的。”

    沈朝维把自己和乔振华分析过的,对秦冉冉说道。

    秦冉冉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说的也有道理,可是,那前提是没有你们说的这件事情。

    我相信老太太的那些东西,应该挺值钱,若是财帛动人心,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