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道行浅
    秦冉冉无语的望了望天,这白莲花的模样,是给谁看呢?

    这话对着她说的,眼睛却黏在了陆战的身上!

    突然,秦冉冉有点领悟醒过神来。

    又或者,余笙会这么讨厌自己和看自己不顺眼,最大的原因……是陆战?

    想到这,秦冉冉的眼神若有所思的落在陆战的身上。

    陆战只觉得浑身汗毛一下竖了起来,面对凶恶的敌人时,他都没这样汗毛倒竖。

    他莫名其妙的朝瞪着一双大眼睛朝自己看的余笙瞧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

    这女的,眼神太过滑头,他很不喜欢。????秦冉冉看了看陆战,又朝眼神一直黏在陆战身上的余笙看去。

    “余笙,如果你有话说,是不是应该看着我?

    你这么盯着我对象看,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说到这里,秦冉冉朝陆战靠近一步,双手朝陆战的手臂一抱,整个人半个身子依靠在陆战的臂膀上。

    然后,对着余笙露出一个示威的微笑表情来。

    陆战见秦冉冉愿意主动牵自己的手臂,顿时脸上露出一股傻笑来。

    真好,媳妇儿不生气了!

    咦,媳妇儿?

    自己怎么觉得这话喊的很自然,一点都不觉得突然?

    被陆战完全忽略的余笙,听到秦冉冉那话后,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要脸。

    这种喜欢的话,随随便便的就能说出口。

    再看到秦冉冉挽着陆战的手臂,整个身子差不多都挂在陆战身上了。

    余笙顿时就想起以前自己在秦冉冉的小洋楼看到秦冉冉和陆战那种亲密行为,就知道这个女人惯会做这种没脸没皮的事。

    “秦冉冉,你不要血口喷人。”

    余笙勉强把眼神移到秦冉冉这张狐狸精似的脸上,当着陆战的面,她想承认,又拉不下脸皮来。

    只能气虚的反驳道。

    “好吧,看来是我冤枉你了!

    不过,你说我不放过你,难道就不也是冤枉我了?

    你家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好可惜,居然不是我做的。

    我觉得你哥哥咋就比我下手下的早呢?

    其实我到很想是我做的,坐实了你说的这番话呢。”

    秦冉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口风一转,说起刚才余笙指责她的那番话来。

    说完那话,秦冉冉脸上还一脸的可惜。

    “你……你蛇蝎心肠。”

    余笙没想到秦冉冉居然会这么说,连辩解也没辩解,反倒是可惜别人比她先下手。

    “嘿,瞧你说的,我只是想想,还没有行动就说我是蛇蝎心肠。

    那你哥哥,做了这些事情,为什么你倒不去指责他,反倒打一耙,来怪我这个什么也没做的人?

    余笙,我承认你挺聪明的,可你别把人都当傻子。

    就你心里那点阴谋诡计,还是省着回家用吧!”

    秦冉冉高高昂着小脸,一脸不屑的模样。

    呸,想挖她的墙角,省省吧!

    想装千年的妖精,先把自己那点道行练深了再说。

    听到秦冉冉这番话,余笙气的浑身发抖。

    她忍不住又看了陆战一眼,见陆战的心思根本没在自己身上,余笙这才咬牙爬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