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不堪
    这勾当来钱快,又不费力。

    她以前不愿意,最大的原因是那些钱全被李伟国给拿走了!

    而这次赚的钱,都归了她自己。

    腰包里的钱鼓起来,秦淼淼也越发的想着法的打扮自己。

    这贺元年,就是到她新到的那个地方出差,然后勾搭上的。

    原本,只不过原先以为是一次性的。

    没想到,这居然是条大鱼。

    想到昨天找来的那个女人,秦淼淼用力的把烟头在床头柜上给按了下去,把火星子给按灭了。

    这次好不容易钓到的大鱼,她绝对不能让人给搅黄了!

    乔嘉玉心中充满恨意的回到住处,咬着大拇指甲,愤恨的想着。

    亏她还觉得贺元年是个有品位的男人,就刚才那女人的骚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他怎么就啃的下嘴?

    想到贺元年关门时,抱着他的那个女人给她那一眼挑衅的眼神。

    乔嘉玉就觉得一股熊熊怒火,在胸口燃烧。

    让她就这么算了,乔嘉玉怎么能甘心的了?

    可若是再让她去找贺元年的话,那等于是把自己跟今天那个女人放在同等的位置上了。

    而她幻想着什么大家族继承人娶她为妻后,她风风光光的回b市,这种念头,恐怕都成了空。

    这种煎熬让乔嘉玉的心如同被蚂蚁在啃噬一般,让她心痒难受。

    陆浩然干完活,着急赶回来洗一洗。

    现在他除了白天找那种零碎的工作干,晚上也找到了一家饭店刷盘子。

    一天两块钱,干一天算一天。

    每个月下来,起码得有五六十块钱。

    再加上白天打零工赚的钱,除去开销之类的,起码能存个四五十块钱。

    他想好了,再多攒点钱,到时让乔嘉玉不用去干那伺候人的活。

    想着这个,陆浩然才推开门,就跟里面走出来的乔嘉玉差点就撞个满怀。

    “你做什么呀?”

    刚洗了一把脸,把脸上的泪水洗干净,然后擦了点薄粉遮掩的乔嘉玉。

    没想到一开门,就撞在满是汗臭味的陆浩然怀里,顿时大声尖叫起来。

    “嘉玉,对不起啊,我急着想回来烧水洗澡。

    所以,没注意到你在家。

    你没事吧,没撞到哪里吧?”

    陆浩然第一反应,就是急忙想查看乔嘉玉有没有受伤。

    却不料,乔嘉玉连连后退,捏着鼻子,尖锐的骂道:“陆浩然,你没长眼睛啊?

    跟急着投胎似的,这么莽莽撞撞。

    就你那工作,每天干的浑身汗臭还天天浪费水洗澡。

    你当这边s市里的水费好便宜的吗?

    再说了,就算再洗,也能闻得到那一股子穷酸味道。

    你这么勤快的洗,想给谁看呀?”

    乔嘉玉一声声刻薄的话,每字每句都钻入满脸愕然的陆浩然的耳朵里。

    他为什么急着回来洗澡?

    不就是想赶在乔嘉玉下班前,把浑身的汗臭给洗干净了,免得又熏到她么!

    而现在乔嘉玉的话,如同重锤似的砸在他的心头上。

    原来,自己在嘉玉的心目中,如今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不堪的存在?

    满脸愕然后,陆浩然才涩然的看着乔嘉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