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章 杀人
    看到乔嘉玉脸上露出的表情,贺元年暗暗嗤笑。

    都已经做了女表子,还想立牌坊不成?

    只是,这些都不是他在意的,

    就在乔嘉玉看到贺元年逼近,转过头,缩起肩膀紧闭眼睛时,

    贺元年趁机蹲下身体,把床上铺着的床单,猛地一掀。

    原本以为床下有东西的贺元年顿时一愣,居然没有?

    这同样让听到掀东西的声响,睁开眼睛看的乔嘉玉也愣在了当场。

    她的包呢?

    “你的包呢?”

    贺元年愤怒的低声吼道。

    乔嘉玉完全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急得眼泪水都想哭出来了!

    要是贺元年不在的话,她肯定要翻箱倒柜的确认,她的包到底给放哪了?

    可是,她又不是七老八十的年纪。

    她分明记得很清楚,她的包藏床底下了!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乔嘉玉额头的汗水之前的干了,现在又急出满头的大汗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乔嘉玉却不知道,听到她这句话,只让贺元年认为,她在狡辩。

    刚才看床底下的那给动作,肯定是假装出来的。

    他怎么忘记了,这臭八婆的演技精湛。

    不然,自己怎么可能被她骗到。

    贺元年没有管她,先是打开房间里能放东西的地方。

    却只找到那给旅行皮箱,打开箱子里,除了一些衣服鞋子外,还有两张去j市的车票。

    两张车票?

    贺元年的瞳孔紧缩了一下,她还有同伙!

    这个认知,让贺元年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一把拖过紧贴在墙壁上的乔嘉玉,一下子摔在床上。

    然后双手掐住乔嘉玉的脖子,脸色狰狞的说道:“说,还有个人是谁?

    你那包藏在哪了?

    贱人,把包交出来。”

    一边喊着,一边手里的劲道渐渐加重力度。

    乔嘉玉顿时一下子呼吸困难起来,眼冒金星。

    她忍不住挣扎起来,用手想把贺元年掐着她脖子的两只手掰开,可哪里比得过贺元年的力气。

    贺元年见她眼睛翻白的模样,手里的力道卸了卸。

    然后再问道:“你到底说不说?

    快说,你背后的人是谁?

    谁是你的同伙?

    跟你在哪接头?

    东西呢?

    藏在哪了?

    快给我交出来。”

    一连串的问话,只把艰难吸了一口气的乔嘉玉砸的一头雾水。

    她拼尽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挤出来四个字:“我不知道!”

    她这话音刚落,贺元年的手就猛地收紧了!

    贺元年脸皮微微抽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睛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乔嘉玉没想到贺元年真的想杀她,拼命的连连抓他的手臂,却毫无用处。

    只听到乔嘉玉的喉咙间发出“咯咯咯”的声响,眼珠子爆出,脸孔涨的酱紫。

    然后,原本用力抓贺元年手臂的手渐渐地没了力气。

    等贺元年回过神来,掐着乔嘉玉的手顿时一松。

    可乔嘉玉却是睁着一双爆出的眼睛,眼角处还充满了红血丝,双手瘫在身旁,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贺元年心中一紧,那东西还没找到呢!

    他急忙上前,用力拍了拍乔嘉玉的脸颊,却发现她哪里还有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