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小气
    陆战原本还觉得留下乔嘉奕和岳父大人在g市,他们两个人去青山县好像不怎么好。

    现在,他却已经想好了,明天一早,大年初一就带着冉冉开拔去青山县。

    第二天一大早,秦冉冉就被陆战从温暖的被窝里挖了起来,帮她穿好衣服,塞进车子的驾驶室里,秦冉冉还迷迷糊糊的没有怎么清醒。

    而乔振华一觉睡到中午,才醒过来。

    却见儿子趴在自己的床前,昨天应该是照顾了他一晚上。

    乔振华敲了敲自己仿佛一直有人在跳舞的脑袋,然后推醒了儿子问道:“嘉奕,几点了?

    去帮我倒杯水,嘶……对了,冉冉他们呢?”

    乔嘉奕被推醒后,听到父亲的话,就转身去拿房间桌子上的水壶去倒水。

    等听到父亲询问秦冉冉时,背影忍不住僵了僵。

    然后把倒好的水拿过来递给乔振华,看他拿起一口喝下去了。

    这才幽幽的说道:“爸,昨天你喝醉后哭了,还喊了妈的名字。”

    原本最后一口水也要咽下去的时候,乔振华听到儿子的这句话。

    顿时,那口水直接从嘴里和鼻子里喷了出来。

    来不及去擦脸上和床上被喷出来的水,他傻愣愣的抬头朝乔嘉奕看去,只见乔嘉奕对他无语的点了点头。

    他有心想说自己不是有意的,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乔振华其实从心底里,是希望家里一家人和睦的。

    毕竟,沈朝红是他最爱的女人。

    好遇见好几年过去了,若是朝红能把病给医好,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的多美满?

    可是,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空想而已。

    最大的障碍不是别人,而是朝红自己。

    她不想认冉冉这个女儿,那又怎么能强求冉冉去接受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呢?

    这几年,他一直忍着。

    可是,昨天一家子在一起吃饭,他喝了酒后,理智就不由的飞得无影无踪。

    心底里最深的那点奢求,爬上了心尖。

    现在回想起来,就算冉冉没在意,他也觉得没脸见女儿了!

    他就应该把这个念头,死死的埋在心底才对。

    想着,乔振华忍不住鼻子一酸,喉咙和鼻子难受的让他呜咽出声。

    这几年好不容易跟冉冉拉进的一点距离,恐怕又得回到解放前了!

    乔嘉奕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父亲。

    想了想后,说道:“冉冉和陆战一大早就开车去青山县,参加朋友的婚礼了!

    他们恐怕要等到年初八才能回来。”

    趁这段时间,也好相互好好冷静一下。

    等到年初八后,可能冉冉已经不记得今天的事情了。

    乔振华却是听到这话后,掀开被子站了起来,想去追。

    朝外面跑了几步,这才想起来,若是开车去青山县的话,恐怕得很早就起来了吧!

    现在都已经中午了,怎么可能还追得到。

    “爸,你别气馁,冉冉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乔振华却是苦笑了一下,整个人仿佛都老了十岁一般。

    这个儿子,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真的不了解冉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