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信号器
    可是,同样的,别人进不来,他也出不去。

    而此刻在船舱里,只有他和昏迷的那个女人两个人。

    现在就如同饮鸩止渴一般,虽然能多撑一段时间。

    可等到船到了岸边,老鼠陈只要喊了人来把船舱的门破开。

    那时,他就等着被瓮中捉鳖吧!

    郑新国无力的垂下头,双手捧住自己的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刚才他若是不想办法进船舱,要么被他们砍死,要么就只能跳江淹死。

    跟他现在躲进船舱里的区别,不过是早死和晚死而已。

    老鼠陈没想到,这郑新国居然这么狡猾。

    虽然到了岸上,也一样能抓住他。

    可他压不住心里的怒火,指着那船舱的门对着手下吼道:“给我砸开,劳资要把他砍成十七八块丢江里喂鱼。”

    乒乒乓乓的砸门声,不断的传入耳朵里。

    原本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江边,忍不住痛苦的喊叫了一声。

    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印入眼帘的,却是一脸苍白,垂头丧气的郑新国。

    因为之前他转过头时,郑新国的麻醉针已经射中了他。

    江边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把他坑了的人。

    随着那船舱外呯呯呯的撞击声,江边原本浑噩的脑袋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

    江边没有因为郑新国的这副模样,而掉以轻心,依旧用着女生的假音说话。

    郑新国被惊的猛地抬头,朝江边瞧去。

    见被他们抓的那个姑娘,居然醒过来了。

    他那麻醉针可是动物园里用来麻醉大型动物的,没想到这姑娘居然这么厉害,这么点时间,居然就醒过来了。

    想到因为自己,这姑娘才会被抓。

    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完全就是报应吧!

    想到这,郑新国顿时情绪一下低落下来。

    就在江边皱着眉毛想再次询问时,就听到郑新国弱弱的跟他说道:“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样。”

    江边又不是傻瓜,转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他没毛倒竖,指着郑新国吼道:“原本是你这小子偷袭我?”

    因为愤怒,他几乎露出了原本的声音,不过,声线太尖锐,反而没让郑新国起怀疑。

    只是被江边这么指着骂,他的头垂的更低。

    现在,他只希望大哥和胖子能拿着那笔钱,尽快的跑路。

    江边若不是现在手软脚软,他都想扑上去揍他一顿了。

    不过,他不亏是专业的。

    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冷声问道:“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被黑吃黑了?”

    边说,边悄悄地把衣服底下的一颗按钮给摁了下去。

    这是紧急信号器,若是有生命危险,按了这个信号器,队长能迅速的锁定他所在的地方。

    江边相信,这江面上,队长派的人,肯定不敢很靠近。

    若是接到他的信号传送的话,就肯定会来救他的。

    而陆战确实在江边摁了信号器后,立马就收到了信息。

    他看着那信号器发射的地点,果然跟刘大勇说的地点差不离。

    在陆战上船的同时,秦冉冉也一起上了船。

    虽然陆战担心她,可秦冉冉更想跟陆战一起,并肩作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