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试探
    听到妻子所说的话,贺元年的眼睛闪烁了一下。

    王秀芝见到丈夫的模样,心中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只是,只要他爱着自己。

    不管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老板,有人留了一封信给您。”

    叶添生刚回酒店,就有助理把一封信交到他手里。

    进到电梯后,叶添生才随手拿过那封信。

    然后就看到信封角上的印记,他的瞳孔忍不住伸缩了一下。

    随即用平板无波的语气问道:“知道是什么人放下的么?”

    助理站在他的身后,回复道:“询问过前台,说是一个男人放下的。

    只是,那男人戴着帽子,脸上有口罩,看不清楚面孔的模样。

    不过,身材还算高大,大约一米八左右。

    另外,讲话好像挺斯文有礼。”

    因为对方蒙着脸,助理只能尽量从侧面去形容对方。

    叶添生听了,眉头微微皱了皱。

    如果蒙着脸的话,那是不是对方跟自己是认识的?

    可是,他这次可是第一次来xg,在xg他绝对不可能有认识的人。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

    这个人,之前去过b市。

    身份是xg人,又去过b市,叶添生的脑海里猛地闪过一个名字。

    只是,随即他又觉得不太可能。

    毕竟,那个人早已经死了。

    叶添生原本就冷着的脸,此刻板得死死的。

    等走进酒店的房间后,助手把手中的需要处理的文件放在房间里的办公桌上,就乖巧的离开了。

    叶添生没有第一时间去处理文件,而是脸色沉重的拿着那封信没有拆开,只是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

    也不知道为了多久,他才拿起拆信刀把那封信的封口给拆开。

    只见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信纸,信纸上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画的还是印的图腾。

    叶添生看到这图腾,眉头一下子蹙了起来。

    他觉得,这个图腾好熟悉。

    眼皮微垂,猛得抬起手指,从自己的脖子间掏出一样东西来。

    等叶添生把挂在脖子上的那个坠子拿到手上,跟着信封里的图腾做对比。

    赫然发现,他那坠子上刻的纹路,居然跟那图腾上一模一样。

    只是,如今他手里这枚印章不过是图腾的一半模样。

    自己手里的印章,是派什么用处的,叶添生很是清楚。

    按道理,他的身份,应该绝无可能被人察觉的。

    这个人既然找上门来,还留下这么一个图腾,难道是示意另外一半的印章在这个人的手里?

    只不过,这个人可能估算错了叶添生的心思。

    这印章能提取的钱,可能确实不少。

    但是,在叶添生的眼中。

    那钱就如同烫手山芋一般,先不说能不能拿到手。

    就算真的拿到手,有没有命花,都是个未知数。

    毕竟,这钱人家可不是让你白花的,而是让你招兵买马做经费用的。

    他又不是他母亲,当初回叶家,只为报仇。

    如今虽然仇人还没死,可是,活着折磨对方,不是更解气么?

    再加上,知道他母亲身份的人,早就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