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晚了
    从陆战回来后,秦冉冉公司就不去了。

    当陆战下班回来,却发现房子里的灯是关着的。

    陆战想到他收到的消息,这一整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冉冉说。

    现在家中没人的情况,让他心里头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来。

    他立马就想到了乔嘉奕,他能收到的消息,乔嘉奕做为亲人不可能不知道。

    陆战啪嗒一声,打开电灯开关,只见原本黑乎乎的客厅一下子亮了起来。

    见到坐在客厅中间沙发上,抱着保证正傻傻发呆的人,陆战莫名的松了口气。

    幸好,没有最坏的结果。

    见到灯亮起来的瞬间,秦冉冉忍不住偏了偏脑袋,眯了眯眼睛。

    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有点接受不了刺眼的亮光。

    下意识的避开灯光的直射,眼睛里忍不住流出了生理泪来。

    陆战大步走近,见到脸上一片茫然,眼角还挂着眼泪的秦冉冉,心中顿时一下抽痛起来。

    不等秦冉冉开口说话,就单腿跪下,用力的拥住她。

    感受到陆战身体上源源不断传来的热量,秦冉冉先是懵逼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

    这是陆战误会什么了吗?

    不过,想到沈朝维,秦冉冉忍不住叹了口气。

    把头靠在陆战的肩膀处,幽幽的问道:“陆战,我不去b市哀悼,你会不会觉得我不近人情?”

    陆战听到秦冉冉这话,手臂不由的一紧,说道:“不会。”

    听到陆战的斩钉截铁的回答,秦冉冉心中一软。

    用力回拥了他一下,然后冷静的说道:“我知道,做为晚辈,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才对。

    只是,我一想到当年还十二岁的秦冉冉,遭受那些非人的待遇时,求天无门时,又何其的可怜和憋屈。

    我知道他们一直想认回秦冉冉,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陆战,你知道么,一切都已经晚了。”

    说到后面,秦冉冉的眼神悠悠。

    那个十二岁的姑娘,死在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她不是她,她无法替代她去原谅谁。

    她能做到的,不过是互不打扰。

    跟着陆战离开b市来g市,何尝没有这一层的原因。

    乔振华对她的好,始终是她心中的一层负担。

    每当乔振华对她好时,秦冉冉就觉得她的心底有一股戾气在翻腾起伏。

    她会忍不住的替原主埋怨,为什么不早些发现呢?

    这些好,原本应该是原主承受的才对。

    乔嘉奕始终没有喊过她妹妹,她也没喊过乔嘉奕哥哥。

    秦冉冉相信,乔嘉奕比乔振华更知道她对他们的感情,其实很是疏远。

    这点,乔嘉奕在给秦冉冉高中补习时,就深有体会。

    秦冉冉很难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好意。

    他们两个人做为亲兄妹的感情,恐怕还不如那两年的高中补习的师生情来的深一点。

    所以,之前过年吃饭时,乔振华醉酒的话,秦冉冉实际是记在了心里。

    若说乔嘉奕和乔振华,她还能勉强接受。

    可对于原主这个亲妈,秦冉冉是打心底里厌恶她的。

    为母则强,这句话针对的却不是原主这个亲生女儿。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