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画壁魔图(一)
    喊声响过。pb. 520小说网邪道师徒二人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屋子里面除了刚才声音的回响之外。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的大惑不解了。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小司机的帮助下逃了出去:“师父。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忘恩负义。不知廉耻的人。”

    我知道这是小司机出于真诚对我说的话。可是时间对于我们來说已经不多了。邪道师徒缓过味儿來了。发现了这是小司机在搞的鬼。

    一个随身听播放机还真重复不断的播放着刚才的声音。

    气急败坏的邪道一脚将随身听踩得粉碎:“特么的。这小子是在哪里听到了他老人家的声音。”

    老道看到自己的师父如此的动怒。也是大惑不解的寻思道:“不可能啊。老人家乃万金之躯。怎么会轻易的现身呢。况且小司机这样的货色。更是沒有可能有机会和他老人家见面的。”

    邪道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内心被愚弄的愤恨之情。气急败坏的揪住了老道的脖领子:“我只要活的。我要亲自的审问他。因为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发自内心的怒吼。扯出來的嗓音。底气十足的从喉咙里面喷涌而出。唾沫星子连带着多年不刷牙的口臭。一起将老道的脸洗刷了一边。

    老道敢怒不敢言的擦了擦挂在鼻子耳朵上面的剩菜汤。将这一股子怒气全部的撒在了小司机的身上:“是师父。我抓不住他誓不为人。”

    我刚才还感觉自己行动的时候。虎虎生威的。可是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感到一阵严重的胸闷。腿下一点力气也沒有了。

    不是说我的体质正好吸收了那些大补丸可以变得更加的厉害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却适得其反。好像马上就要挂掉的感觉呢。

    “小司机。我这是怎么了。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沒有了。我好像就要死掉了。”

    我说着就感到了自己再也支撑不住了。马上就倒了下去。大颗大颗的汗珠子开始不停地从我的额头上面滑落下來。

    看來此时身体已经虚脱的到了极限了。

    “沒事的师父。这个就是大补丸的反噬作用。您只要挺过去就会好了。再过一会儿。如果您坚持过來了。您的功力就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飞跃的。”

    我倒是听懂了小司机的意思了。他的话反过來理解就是我如果沒有哏屁着凉的话

    。不过凭借着我的自身的感受。好像我距离地下的酒泉也就是半步之遥了。

    “谢谢你。小司机你为了我得罪了邪道还有老道。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赶紧的逃走吧。趁着我还有一丝力气。可以替你抵挡一会儿。”

    我说这话的时候。老道已经带着他们自己培育的尸鬼。追了上來。杂乱的脚步声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

    小司机眼眶含着热泪。不无激动的说:“师父我沒有看错人。你真好。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你要小心啊。”

    说话间老道就带着尸鬼们杀到了。小司机却很顺从的听了我的话。一个人先离开了。我去。这是我刚才为之动容的那个不畏**的小司机吗。

    真是沒到关键时刻。看不出來人心啊。眼看要命的时候。这小子却一个人丢下了需要照顾的我。

    “哎。哎。就这么走了。”我失望之余。也不忘了观察一下那些追上來的尸鬼。

    只看到这些都是刚刚出锅的。还带着热乎劲儿呢。有的连对接的痕迹还沒有消除呢。

    “卧槽。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家伙。真的干起來了死人批发的买卖。”

    看着迎面而來的尸群。有的全身已经开始腐烂。暗黑的腐肉上只布满浑噩的不明液体。湿答答的连着另一个颜色不符的肢体。看起來怪异又恶心。看得我都快吐了。

    但现在已经不是害怕或者來得及恶心的时候了。眼看这些尸群逼近。老道。邪道二人定也在不远之处。根本避无可避。偏偏又因为刚大补丸的反噬。让我力气全失。别说是两个妖邪道人。就是任何一个尸鬼也能轻易把我撕成碎片。

    想到这里。我还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昨天刚被人暗算。十几分钟前又差点任人宰割。几秒前因祸得福侥幸逃出生天。还意外吸收了好东西。

    好东西还沒來得及享用上呢。我暗想。现在又要被群尸分食了。好的一面就是。我至少多活了十几分钟。坏的一面嘛。我还是

    得死。这生活。还真是够跌宕起伏的。

    还沒來得及多感慨一会儿呢。一支干枯犹如干柴的手就申了过來。我下意识跳开。再一看。第一支尸鬼已经到我旁边了。

    顾不得想太多。跳开之后。考虑到手无寸铁。我蹲下操起一块巴掌大的尖石。对着险些碰上自己的尸鬼那张扭曲的丑脸。就是一顿狂砸。用最为分离尖锐的部分。一下又一下。不断朝着天灵盖上猛砸下去。

    这个时候。虽然这尸鬼不想人类一样有鲜血迸发出來。但几下之后还是砸出了。白中带黑腐的**。顾不得作呕的感觉。我只暗暗能安慰自己。就当自己是美剧里那经常把行尸爆头的主角。

    又用力砸了几下。那尸鬼开始暴怒起來。对着我就想抓着撕咬一口。在它已经它们眼里。我估计就是个会跑会蹦达的美餐。

    我只得一跳后继续再砸几下。看差不多了。再把尖石的已经发黑的尖端部分笔直插入那尸骨被砸得开花的脑壳里。这时候的尖石已经相当于平时我们用來灭尸鬼的竹木签。但只不过体积上有所不同。

    竹木签和尖石均属于五行之中的木与土。是长用來克制或者插入妖邪的力气。两行均來自于最万能的天地酝酿

    。期间灵气比那些人工加工制造的一些所谓驱鬼神奇要多一些。

    世人往往只看着好花式的外表。却很少知道这些最不受重视的东西却往往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尖石插入脑壳犹如竹木签插入天灵盖。那尸鬼立即嗷嗷惨嚎一声之后直直倒下。本來就是拼凑而成的肢体。立马四分五裂。一地残骸如同被拆散的破布娃娃。

    还沒來得及送一口气。其他尸鬼已经快到跟前了。这些尸鬼到底是由高级拼合而成。居然还有些意识形态。看到同伴惨状。不由怒得嗷嗷大叫。逼上來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现在这种情况。且不说寡不敌众。就是单挑我也不一定完全肯定自己能包住姓名。要知道自己到底在方才受了点小伤。要是这些伤口触碰上來这些尸鬼的粘液。就是不中尸毒。也得把肉割掉。否则碰到的地方会迅速腐烂。甚至慢慢扩展制全身上下。

    考虑这一个情况后。这些逼上來的群尸。我也不敢贸然上去。只得左避右闪。蹦达一下。在地上捡块尖石。寻着空隙就对着某个尸鬼砸下去。开始第一下只把某只尸鬼砸得头一偏。第二下。第三下或者找着技巧一下就砸到脑壳最容易破碎的地方。倒还真有几个尸鬼被我一下就砸倒。变成一堆烂肉臭骨。

    这些尸鬼到也不笨。从第一只尸鬼倒下到现在变成烂肉的尸鬼已经有了五个后。它们从暴怒狂怒。渐渐变成了稍微退却 。笨拙。行动开始变慢。

    看來这世上。不止活人。就连那死人也是怕再死一次。

    就这样。靠着几堆烂肉。我再一次成功与尸群隔开一些距离。他们虽然沒有散去。因为背后操控之人的指令仍然前行攻击。但动作速度已经比较迟缓了。

    看状我不由暗喜。这些群尸已经不敢逼上來太快。而那两个妖邪道士也沒出现。我倒可以乘着这个机会逃出生天。

    “这就想跑了。跟我斗。小畜生。你还嫩了点。”一听这声音。我抬头一看邪道和老道师傅二人已经到了。

    一看这仗势。他们两个道士站在一个平台上而那平台下面是根木头编制成的木架子。上头顶着他们脚下的平台。架子下居然是16个身强力壮的尸鬼乖乖抬着骄架子。

    我冷眼看过去只得歪嘴一笑。讽刺到:“怎么。还做轿子來。还当自己是皇帝出巡呢。你们两个邪魔妖道。这般做派是要恶心给谁看。和个大姑娘似的做轿子。怎么不把轿子四面都插上大红花呢。”

    老道邪道一听我居然赶如此讽刺他们。尤其是他们现在踏着用之不尽的尸鬼。如同帝王迅游一样出行。本來就得意洋洋。却被我毫不留情的戳破。

    显示老道恼羞成怒。骂道:“别得意。现在你就是插上翅膀。也别想逃出去。落在我们手里。我一定让这些尸鬼好好享受你。”

    “享受就不必了。这些个尸鬼。你养出來的倒是不一样。”我笑着说。老道也是一愣。我这实在夸他。

    我乘着他愣住。马上补上一句。“看看他们身上的烂肉。就像你这个道士一样。从内到外已经烂臭到了骨子里。”

    “你………你别得意。”老道一听。立马气得发抖。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