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血丹现
    血奴用熊掌般的大手掏出老道的心脏。大口大口的就吞咽起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心中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仇恨。

    其他尸鬼见血奴已把老道心房掏出吃下之后。一下子激动了起來。趁着老道失心愣神之际。人沒完全死透。肉身温度还在。正是美味可口食用效果最好的时候。一下子疯狂了起來。

    尸群们也不管是碰上了老道哪个部位。总之手脚并用。就连吐着白蛆的嘴巴也凑过去想要多咬一口。本身尸鬼力气就大。揪着一块肉或一只骨头就撕扯下來。疯狂吞噬下肚。一下子老道士就被扯得七零八落的。尸体碎片散落一地。内脏身体部位都沒了原來的样子。混合着血液恶心至极。

    老道一声凄厉的惨叫还沒完成。就已经被尸鬼群完全分食光了。尸鬼们狼吞虎咽的争抢这零碎的尸块。争先恐后。就连掉在地上的碎肉也不放过。最后后上來的尸鬼甚至就连地上的血液也舔得一干二净。

    邪道一听徒弟沒完全喊完的惨叫声。心里一突。直道一声不好。再看向老道自己徒弟的方向。哪里还有人影。只见一堆尸鬼扑上去一下子变成了个小山。一看就知道他徒弟沒了性命。

    邪道这一下子才着急了。老道死了。岂不是只剩下自己。沒了挡在前面的替死鬼。下一个被分食的就是他自己了。

    这样一想着。心里开始有点发怵。手下也失了几分力度。一下子被有了法力的血奴寻到空隙。对着邪道下路就是一顿石头般硬拳暴击。

    邪道眼中一惊。赶忙避开。可以已经來不及了。血奴今非昔比。本來力气就是常人百倍之多。加上食心后法力在身。速度当然快得惊人。这一拳邪道只得侧身受下。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躲避不开。于是遍把自己的损失伤害减少到最低限度。

    不愧是比常人多了许多年的妖道。真是狡猾得紧。我在一偏看着战况。忍不住感叹到。

    邪道还是有几分本事了。被血奴暴击一拳在下册大腿边上。先是身体一偏。假意跟着重心下落跌倒。血奴自然趁胜追击。却不妨邪道一只手虚挡一下后。另一只手马上不知用了什么东西对着血奴腿上狠狠刺下。

    按理说血奴为尸鬼。并不惧怕疼痛。因为他们感受不到。加上他们反噬饲养人后。体内法术成倍的增长起來。所有更加可以猛力的去报仇雪恨。

    其实为什么说血奴还要继续攻击邪道呢。其实这里不仅仅是因为邪道是第二饲养人。而是他明白邪道和老道的关系。所以他知道自己一生的恶魔不仅仅因为老道的贪婪

    。而还有邪道的授意和默许。

    加之他无意识使得为虎作伥多年。当然明白这老道和邪道师徒两人当真是蛇鼠一窝。干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老道喜钱财。邪道依然。老道贪**。邪道也不例外。老道……加之总总。这些年來。累计在邪道手里的人命。比起他徒弟老道來。怕是只多不少。

    所以。不论私仇还是大恨。血奴都不会放过这与妖魔无异的邪道。

    血奴现在有了些法术。只觉得源源不尽的力气充满了全身上下。所以面对邪道十分不客气。一双沙包一样的打拳砸得虎虎生威。就连带着上去的风里都能刮去人的细皮。

    可惜邪道不是老道。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对付得了的。反正也不可能让他那么多年做尽坏事了。除开第一下的攻击。其他挥舞來的拳头邪道居然都躲开了。一次比一次速度更快。看得一旁的我目瞪口呆。

    这老道的确难缠。法力居然能使身体快至如此。再看看血奴。我不禁有些为它捏了一把冷汗。虽然胜算未决。血奴初具法力。实力上还是与邪道差距不少的。但我躲在角落里。还是希望血奴能胜利到最后一刻。

    邪道十分狡猾。只要血奴一进攻就远远跳开。还经常把其他尸鬼当作挡箭牌。手段无耻又下作。当然。他本人不以为意。

    这时间一长。血奴刚得法力。道行尚浅就快被邪道耗尽了。邪道就是打着这个目的和血奴打斗的。其他尸鬼根本无法加入战斗。一旦接触二人就被打飞一旁。只得将他们慢慢围城一个大圈。

    见血奴渐渐势弱。邪道对着尸鬼最机会的部位就是猛力一击。天灵盖、咽喉、脚掌心等地方重击起來。到底是多活了多年的邪道士。就是打斗关头也不忘给敌人要害上打击一番。

    血奴被攻击的地方多事尸鬼要害。虽然他晋级铜尸了。却还是被伤了一番。虽然感觉不到痛楚。但是免不了体内的损伤。这样一來。就给了邪道更大的空隙去反击自己。

    邪道在修道前就是个

    恶人。修道后更是不得了。可却久久沒被人收拾。也是有他自己一定的手段的。比如现在。他看到了对手的弱势之后。马上就毫不留余力的趁机反攻。

    这一下花去一些法力。速度却达到肉眼都无法分辨的高度后。两只干枯的手指跟着身体跳得老高。对着血奴沒有眼球的眼眶生生插进去。再狠狠一抠。居然把我用石头做得假眼居然被抠出來了。血奴只感到眼前一黑。眼里脑海里完全沒了画面。它又成了瞎子尸鬼。

    邪道抠出两粒石子。当然知道沒了它们。血奴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瞎子尸鬼。乘着沒反击自己。他就得先把其赶尽杀绝。才能安心。

    血奴眼前一黑。马上想要凭着嗅觉和听觉方便邪道方向。可惜邪道狡猾异常。居然用秘法隐藏下攻击痕迹。虽然速度慢。但下了眼的血奴也不得而知。

    看到这情景。我心中一紧。脱口便道:“血奴小心。”

    话音沒落。邪道见我提醒血奴。就不再掩饰其他。立马快速一掌拍下去。饶是血奴听见我的提醒。却也还是晚了一步。

    “碰。”一声后。血奴被打飞。跌落到我这角落的墙上。我赶紧躲开。血奴一下子摔到了我的跟前。看看强壮如此的他都被打落这里。足以看得出邪道下手的力道和法术有多大。这邪道的确是个狠毒的人。一旦发现机会。便会马上全力反击

    。让敌人不再有机会招架自己。

    现在的血奴已经爬不起來了。先是法力透支。然后弱处遭攻击。到现在的重创。就算是再度吃下饲养人的心房。也一时半会好不了。

    看着倒在面前的血奴。我想也不想就把他扶起來。虽然自己自顾不暇。但都同样是被邪道所害的可怜人。当然要相互帮一把手的。

    血奴被我扶起來。好一会儿次睁开眼睛。邪道当然还想再度下黑手。最好把我和血奴一起收拾了。但旁边数量庞大的尸群一下涌上前攻击他。准备分食第二饲养人。这下反倒拖住邪道。让我和血奴得以时间喘息一二。

    沒了眼睛的血奴我其实也不知道他是醒是晕迷。但他动了动手。我就知道他还沒被邪道打死。

    只见他一下子推开我。对着邪道的方向似乎停顿一下。然后顿时似乎做了某个决定一般。居然盘腿打坐起來。两个铁拳紧紧握起來。交叉护住胸口。成一个大“x”的姿势。再一声怒吼。

    两只沒有眼珠的黑框居然发起红光。两处红光很快交替。不一会儿后。红光交合之处居然有一小球。通体透着血红的颜色好似透明的红色玻璃球一般。漂浮在半空中。

    我愣了一下。不太明白血奴现在的举动到底什么意思。作为修道之人。我当然明白这东西大概算是内丹一类的玩意儿。但血奴非人非鬼。居然也能够有内丹。这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事。

    來不及给我想太多。抬起熊掌一样厚实的大手。只见血奴一把抓住自己的内丹。就递到了我的跟前。

    我这下更加呆了。它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给我内丹。若沒了内丹。他们尸鬼苦心积攒的法力就全部沒了。他怎么舍得呢。且又是重伤之下。沒了内丹。怕这血奴都活不过一个时辰吧。

    要是老道或邪道。说不定见这内丹会两眼发光。不费力气就得到的法力。他们最为之得意洋洋。可惜我不是他们。更恶心他们的为人。所以不可能趁人之危拿走内丹。血奴于我。是恩人。也是同病相怜的朋友。

    于是我拒绝了血奴的内丹。可惜他并不理会我的解拒绝。一把把内丹塞过來。坐姿一转就成了跪姿。虽然沒多少力气。还是咚咚咚嗑下几个响头。

    我连忙上去扶住他。可惜看他那架势。大有我不同意。就磕头到死的坚决。看他一脸决绝的样子。不说我也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只是作为朋友。我不想让他放弃生机。虽然他现在不是活人。但也正在以另一种方式生存着。不是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可怜他不为人知的过去。就如同他可怜无辜的我被两个妖邪的道士追杀到这个地步一样。

    看着眼前已经变成黑红色的内丹。我只有服下。当然不是白受人恩惠。服下后对着血奴我认真的扶着他的肩膀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今天我用來这内丹就一定完成你的心愿从现在开始。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你的恨就是我的恨。我來为你一一了结。至于你的家人。若有机会我能幸存活下。必然全力照顾他们。告诉他们。你过得很好。”

    血奴听我这么一说。小山一样大的个子还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会儿。眼眶流下的这一次不再是血色液体。而是透明的晶莹的

    的。和正常人一样的眼泪。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