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意外表白
    这一天我正在院子里头,正盯着那木头匣子再度研究起来

    。..

    虽然没有什么头绪,但也胡思乱想着每一分可能性,正在想的入迷的时候,感觉有人在一旁。

    我抬头起来看,原来是小阿秋,我看这小家伙快要躲到我背后去了,看我正入迷着就没敢打扰我。

    现在见到我回过神来,阿秋才敢靠近上来,似乎是有话要说。

    我见他一如既往的害羞,没敢马上说话,便抢先开口,问他干什么?

    而阿秋回答说,“先生,有姐姐找你。”

    我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阿秋,你刚才说什么?”

    阿秋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先生,庙外头有姐姐找你。”

    我愣了一下,紧接着眉头就皱了起来,一时间没有响起来自己这段时间在哪里和镇子里的姑娘有过接触。

    毕竟镇子里,还保持着几百年前的风俗习惯,所以在男女之防上虽然没有太过严谨的,但是镇上的人思想还没有现在那么开放。

    所以我尽可能的,我在平时都尽可能地,少一些去接触这里的姑娘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本来我是想拒绝的,毕竟在这里男女有别还是很重要。可是看到阿秋一脸的犹豫,也知道他答应了别人。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去,至少把话给说清楚,别耽误了别人,让别人抱有一丝希望却又让最终注定要失望这终归是不好的。

    我牵着小阿秋,拿起木匣中随身收好,让小家伙在前面带着路,带我去见那个要找我的姑娘。

    我和阿秋一起走出长老庙,阿秋就用胖胖的小手扯了点衣服,就有点扯衣服。

    我低头看他,只见他胖胖的小手指着一个方向,我顺着手的方向看去。

    只看到,一株高高的树下,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姑娘。

    我一抬眼就看到了,

    我想上前一步看清那位女子的面容,只见她亭亭玉立的站在哪里,我没有松开小阿秋,而是带着小家伙直接走过去。

    而那姑娘本来背对着我,但很快似乎感觉有人在看自己,马上转身过来,与我的眼神碰个正着。

    我要是还在学校的时候,可能看到女生的第一眼就得先注意脸,然后是身材。

    当然,我承认自己也是一个俗人,大大的俗人,所以才会和大部分男性一样第一眼看得都是一些表面的东西,直到后面经历那么多磨难以后才知道面皮下我们更需要看清楚人心。所以注意到,当给她看到我的时候,这姑娘眼前一亮。

    看到我她一脸激动,像是和我是老相识一般,兴高采烈地想要跑过来。

    我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回想到自己惨淡的校园**丝生活,只觉得怎么到了这里自己就那么受欢迎了呢?

    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小镇里最受欢迎的不是相貌优秀的男子,而是那些修习法术的人

    。

    在百姓眼中他们是最忠实的守卫者,最令人尊重的修道人。

    可惜这些人绝大部分为了修为提升更快,为了心无杂念研究法术,一生都不接触女色。

    所以能够嫁给这些人的姑娘真的少之又少,而这些姑娘因为丈夫的身份连带家人的地位都跟着水涨船高起来,每每谈起来都引来大小媳妇儿和姑娘们无比羡慕的目光。

    可是于之我来说,越来越觉得在我印象里好像自己并没有接触过这个姑娘,不知什么时候让她对我这么上心。

    而在这个时候站在树梢下的何花,面带微笑迎着眼前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男子。他与父母口中所说的贵客,法力高强,就连活了上百岁的长老也不见得能赶得上他。

    现在只见他朝着自己走来恍若天神一般,高大英俊(何花是这么认为我 )抿着嘴巴不带一丝微笑却见明明年纪轻轻,却显得十分的高大稳重,她常想这大概就是戏书里说的如意郎君的模样。

    荷花第一眼看过来,微微红了脸,只觉得对面走来的这个男子,只是他的目光仿佛一道利剑直接刺中了自己的心,就连准备好的一肚子的想说的话都忘记了。

    暮然回首那人不在灯火燃珊处,却已经走在自己面前。

    “这位姑娘你找我可有事,我走上前去,”我不客气的我想要打断了她的出神,所以直接问道。

    这时的我手里还牵着小阿秋,本本来这样的事情应该拒绝姑娘的话应该在私底下进行。

    可是,我本就是单身男性,而现在这瓜田李下的,若是被人看见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所以我牵着小而巧一来是希望,有个人能一旁看着证明我俩的清白,至少让人知道,我们俩之间的关系是光明磊落,没有什么是见不得人的,一方面我也想让小阿秋看看,他终究是7、8岁的男孩了,也该通晓人事。

    我得让他明白,既然无心于对方就应该坚决的拒绝,白白给了人希望却又打破,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耽误了别人,同时也会可能给自己招来许多麻烦。

    “这位姑娘,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啊!”我见她没有说话,重复地再度地问了一句,这句话我已经说了第三遍了,可是,她却傻傻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只有尴尬的站在那里,也不敢掉头就走,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不知什么时候,荷花才反应过来,她从自己的想法中清醒过来。

    于是看到我已经到了跟前,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清秀的小脸变得通红起来,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先生,先生,我是住在庙后面一条街的巷口胡同的荷花。”

    “你好,荷花姑娘!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见我问道,荷花不知摇头还是该点头,如此羞人的事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显然何花还是似乎没有听出我话里的客气,而是依旧红着脸说,“不知先生,是否有心上人?”

    何花知道眼前这法力高强的贵客尚未婚娶,却还是要问问他有没有心仪的人

    。

    见我不语,阿秋又说道“我就想来问问你可有意中人,若是没有可曾考虑过在镇上找一个,我们镇子虽然小,可是姑娘相貌都是极好的想必不会让先生失望,”也包括她自己。

    荷花低着头说话,把整句话说完都没有敢抬起脸眼睛看我一眼,觉得自己这样贸然问人家这样的话,还是少了几分大姑娘的矜持。

    “感谢姑娘的美意,可是我目前没有那样的心思去这方面的事情,或许是我多心了,但姑娘若是有心,我也只好婉言相拒。不过我想姑娘如此貌美的如花的人,又怎能看上我这区区的修道之人呢!姑娘定是有更加好的选择的。”我一脸冷意捎带着客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在傻的也能明白我的意思,所以荷花也才注意到了我的冷漠,我这几句话如晴天霹雳一般把她一腔的爱慕之心砸碎。

    何花眼色脸色有点尴尬,只得心不在焉答话,又跟我有客套了几句然后借口匆匆离去。

    我看着她,仓忙逃走的样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我一路牵着小,到了院子里只需坐在石桌上捞面仿佛刚才那点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神色如常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a情,刚才的那件事情投入赤水的小石子掀起一点点波澜之后便,马上恢复了平静,先生你为什么要拒绝这个,先生你为什么要拒绝花花姐姐,和我姐姐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呀,你难道不喜欢他吗?”

    我听了小阿秋的问题,一手放下木匣,一手对他招招手示意他坐到我跟前。

    待他坐好之后,我边摸摸他的头,对着湿漉漉的大眼睛说道“小子。叔叔是修道之人,自然不能对女生动心,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你自然就会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闲着。”

    “我是说在问你想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有一个很喜欢的东西,如果你有一个东西,你很喜欢他,可是别人却很喜欢他,那么你是选择,丢掉了自己不要也不让别人得到呢,还是愿意把它送给别人,让别人好好爱护它呢,?”

    小阿秋听完这个问题自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于是我说,“如果你不喜欢他,编辑是送给有需要的人,就不应该,再来,拖延时间这样既伤害了别人,也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一些,很坏的后果,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小似懂非懂的,。

    他点着头,拿着奶气的说道,阿先生我知道。

    “姐姐就是那个东西是吗?你不喜欢他所以要马上拒绝他让他开始新的生活,”阿秋问问。

    我一下子笑了,真是孺子可教,一下子对他竖起大拇指。

    爱着你听到我对他的夸赞,再度红了脸,趁着大家,都在说话的时候,就没有再说话,小儿抽顶着我对他的赞扬,一下子脸红的说不出话来,但是看着他的神情就知道他眉眼里带着笑容,心里和面上是实打实的高兴。

    当天晚上本以为这一件事情就这样结果过来,我也懒得在意那么多,当务之急就是就是早日打开木匣子,期望能够去早日得到线索。

    可惜这或许是我的希望罢了,以后它给我带来的影响现在好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