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贪欲迷眼
    “砰·····”一声闷响

    。(只见一道亮光划过眼前。紧接着嗖的一下。只见其声不见其踪影。细看之下才发现一把细得几乎令肉眼无法看到的薄剑被牢牢的钉在树干上。

    而本应当站在剑身上的人儿。也就是我。则以狗吃屎的状态趴在不远处的地上。

    “呸呸。我吐掉口中的泥土再一次一脸吃痛的爬起來。完全沒有了几天前的利落痛快。

    这几天。驭剑的练习已经让我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摔倒了无数次。

    我都会忘了落地时先以脚接触地面是怎样的感觉。

    这把月影剑是我几天前在宝库里上百种神器中唯三选中的法器之一。

    此剑如其名字一般。是神剑中最为轻巧灵敏的一个。其身由上万斤轻铜铁练就液体后。在成器之后放在水面上。取水面浮起的一成再度回炉练造。成液后至于油中再取最上面的一层。

    如此不断反复练取。直到练出的液体能无数次飘浮在油面上。便将其取出。在烈火里不断敲打至半夜。待月光洒落地面后至于月光下冷却。注入灵力使其能够吸收月光之精华。形成剑身。

    但这还远远不够。在成为剑形以后他们要反复打磨抛光。并且这一过程必须在寒月夜中进行。在这一过程必须耗尽9个会修道的能工巧匠不断注入内力打造。方才炼成此剑。

    而此剑在吸收月光精华后。通体如同万年寒冰一般寒气逼人。其身轻薄得几乎无法让人用肉眼看到。不是有一定底子的修道人甚至会感觉不到它的出现甚至是攻击。

    这也是我第一眼就相中它的原因。相传月影剑在打制成功后就沒有人能够拥有它超过1个月。因为根本无法控制它。

    而唯一能控制月影剑无常老人在几百年前的一场神秘浩劫中失去踪影。成为江湖内一大谜題。现在再想一想。这无常老人大概就是深水祖先之一。

    明明知道驾驭这柄剑需要极大的勇气。我都。给摔得鼻青脸肿。好在有长老的药草们每天晚上。曾给我靠着。第二天醒來神清气爽。一身的鱼亲一亲。好了大半。于是又继续接着。接受**的折磨。不知我是与这把剑犯冲还是怎的。每当我练习如何驾驭的时候。这把剑它老是给我出状况。而每次受苦的往往就是我。那古籍上特别记载说这把剑虽然是利器。却更具有挑主人的灵气。看來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剩下两个法器我挑上的是无眼镖和无痕衣。至于它们的來历的效用就更加大有來历。不过当时对于一眼相中他们的我來说。我却并不知道。

    “不好了。先生。”这时阿秋一脸惊慌的跑过來。

    “什么事情。”我站起來问道。阿秋自小养在长老庙里。所以心思颇为淡寡。能让这小家伙都慌张的事情。定然不是小事。

    “那。那有些坏人要闯入结界了。”阿秋上气不接下气说到。

    “什么。”我心中一惊。难道有人趁着结界漏洞未补好接着法力想破界进來。这可不行。结界一旦被破。想要再度建好就是难上加难了。

    “怎么办。”阿秋问。

    我想着能试图破界的定然不是实力太差之人

    。长老定然是对付不了的。那就只有一个方法了……

    我马上当机立断。道:“阿秋让长老们看着结界破损处。我去引开他们。”

    说完我马上对着结界快速移动而去。对着结界那个被打得又打了一些的缝隙就是一撞。马上就出去了。转身还一掌把结界缝隙封死。一下化了三分之一的气力。

    在回头一看。居然是一群黑衣人。里面还有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女。

    “你们是什么人。”我问道。

    他们不回答我。只见紧紧看着我两眼发光。尤其是看到我手里沒來得及收回的月影剑。

    “看那是什么。一定是个宝贝吧。”有人说到。

    “可不是。那小子说这结界里有宝贝。可惜先被封死了。”有人回答。

    还有人道倒是眼里不俗。惊叹说。“大家看。那小子手里是传说中的月影剑。要是拿到了。那就是上古的无价之宝呀。”

    大家听那人这么一说。在看我手里的月影剑。眼里不约而同冒出贪婪的神色。

    一看他们表情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冷哼一声说。“想要月影剑。也得有这

    个本事。”话音一落。我马上遁走。不给这群人反应过來的机会。敌众我寡。实在不宜久留。

    果然。这群人很快跟着我一路寻來。因为他们仅仅知道的唯一一个结界缝隙。已经被我封死。现在我手里有着月影剑。才是对于他们來说最宝贝值钱的东西。

    这一旁。我一边加快速度想要甩掉身后的尾巴。忽地看见山中出现的三条岔路口。灵机一动。变分别在三条路上都留下印迹。便狡黠一笑着向最里边的山道里飞身而去。而身后追踪而至的人群看到三条山道上都有痕迹。一时弄不清哪条是我离去的道路。一时间也各自为营。一波人想到我一个瘦弱男子。定不敢走太复杂的路。于是便朝着最外边的山道赶去。而另一波人却想。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变向最里边的山道走去。而还有一批人便直径向中间的山道走去。

    “好一个聪明人。”一个黑衣人望着前方分散开來的人群。眼里连自己也未察觉的赞赏之色一闪而过。“仅仅略施小计。就甩掉了三分之一的小尾巴。”

    山道上尽是密密麻麻的灌木丛。高高的大树长着粗大而茂密的枝叶。生生将明媚的阳光掩盖住。仅有少见的几缕透过枝叶折射下來。道路越走越发变得狭窄起來。渐渐的从能容马车赶过的大道变成只能一人通过的羊肠小路。陡峭又曲折。一看就鲜有人知。很容易走着走着以为自己前面已是死路又或者逐渐迷路。

    我双脚一蹬。飞身站到一棵巨树的枝头上。试图看看前方还有无道路。深山中莲雾缭绕。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之感。我集中灵力让势力变得更加明锐。透过重重迷雾。看到半山腰的山道上矗立着一个小小的客栈。

    我看到远处的建筑物。心头一喜。终于可以好好休息啦。于是确定好客栈的位置。立马朝着客栈所在的半山腰飞去。

    我是听说过这一代的。虽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但是这里不知为什么还保留这古代的生活习惯。就连钱也只收银子。压根不打理什么叫人民币。外界也不得而入。至于他们这片地区为什么不被外边发现。这一直都是一个谜題。

    我猜想这里大概是所有地图都沒写出的地方

    。又或者。是另一个空间。

    客栈建在深山半山腰的山道上。通往山道的栈道也十分破旧崎岖。若不是有一定实力且达到一定程度的修士。肯定是无法通过。再到达客栈的。看來这客栈是专门为了修士而建的。整个客栈看起來倒是很大。依山而建。外观十分古老。红黑色的古木破旧到糊了又糊的窗户。摇摇欲坠。看上去不堪一击的大门。突显出一幅衰败的景象。但远远看上去。又觉得这间客栈本就应当如此。

    刚跨进客栈。小二就招呼着迎上前來∶“客官儿。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哪。”

    “住店。”我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客栈。随口说到。

    掌柜的此时在一旁的柜台是笑着说。“住店有上中下三房。均食宿全包。每日分别是三。四。五钱。您看你要哪间儿。”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上房。”

    “好勒。上房一间儿。”掌柜的高声唤道。待我付了定金。便让小二领着去了。

    上房在第三楼。属于全客栈最贵的楼层。当然也拥有最良好的视野和殷勤的服务。我要的是最靠右的一间上房。这里的窗台即可以将整个山涧尽收眼底。又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一路跟着店小二。我一面心不在焉的打量着周遭。一面想∶如果身后那些尾巴不再跟來。这里倒是个修炼剑道的好地方……正想着又发现这里住客少得可怜。楼上多是空房。这客栈地理位置实在是太过偏僻。平时怕也是人迹罕至。

    正上着楼。我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诡异视线窥视着。直直的看向自己。带着浓浓散发着血腥气味的恶意和贪婪。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甚至是背后发凉。

    我瞬间提高了警惕。眯着好看的桃花眼。细细向四周看过去。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视线很快散去。四周也沒有发现什么异常。我便继续跟着店小二。朝房间走去。很快那双充满血腥恶意和不轨的视线又紧紧的跟了上來。直到我进入房间。关上房门。

    跟着店小二走进房间。潮湿还夹杂这霉气的空气迎面扑鼻而來。房间座椅**架都是用上好的水曲面老梨木制成。耐用且散发这淡淡木香。有宁神静气安眠之效。整间房布料是用淡紫色棉布。看上去倒也简单雅致得紧。我轻呼一口气∶看來这钱沒白花。

    房间內。我简单的收拾好**褥。接过店小二送來的热水。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由于是特殊时期。我洗澡水武器都摆

    在手边。尤其是月影剑。摆在抬手可及的一侧。以防那些对月影剑有觊觎之心的宵小之辈前來偷袭。

    简单用过饭菜。就匆匆**休息。就是睡觉。我也要将月影剑放在**最里边。用被褥掩盖着握在手中。一连累了好几天。我只想着如何快点回去小镇。又要分心抵挡一波又一波來势汹汹的夺剑之徒。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这会儿好不容易吃了顿热乎乎的饭菜。一躺下來。很快便一阵倦意朝自己席卷而來。嗅着棉被上清新隐隐带着些湿气的味道。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我是被楼下传來的喧闹声吵醒的。这段时间以來。自己的睡眠一直很浅。即使是在最为疲惫的时候。也只是浅浅入眠。以便能保持时刻的警惕。随时应付一些突发状况。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