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意外来客
    一阵吵闹声忽然袭來。我慢慢睁开双眼。透过窗外看向外边。一抹夕阳的余光照射进來。十分柔和。此时已接近傍晚。天边漂浮着的到处都是。烧得红彤彤的云彩。大片的红霞散落天际。像要是被一团又一团的熊熊大火点燃了。又像是被大片大片的鲜血染过。透露出一种奇异的血腥之美。

    迅速的起**将自己打理一番。我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慢慢走到楼梯边。只听楼下传來一个苍老的声音:“掌柜的。你可有看见一位带着把剑赶路的先生。”

    我走近偷偷楼梯口一瞧。只见那人是个老者。说话间带着温和的笑容。原來是那云中堂的千秋明。看他领着一帮修为较低的修士在楼下和掌柜的问话。掌柜看此人带着一帮人。也不敢不答话。只得谄媚道:“是有一位先生。早些时候到的。先正在三楼上房住着呢。”话语间又特地加重语调。强调了“上房”二字。在得到一大锭银子的赏钱后。掌柜的顿时眉开眼笑。脸满脸的老褶子都充满着欢喜。

    正愁着该如何对付这群云中堂的修士。又见一老妪领着一群修为不低的修士们走进客栈。真巧与另一伙人的碰上。在和掌柜的同样一番打听后。欢喜之余看到大厅里正在休息的其他修士。

    我正迟疑着要不要先偷偷脱身。毕竟阎王好找。小鬼难缠。自己的修为一副楼下的人是绰绰有余。但这是限于三两个人之间。先下楼下人如此之多。要真正打起來。就算是车轮战也会活活将体力耗尽。到时就真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想着对应之策。我忽然觉得背后一凉。那双充满血腥般恶意和不轨的视线再次袭來。像是被人侵犯一般。感到一阵恶心。毛骨悚然之际。又让人背后阵阵发凉。

    我强忍着这种不适的感觉。怀疑的打量着四周………咦。怪了。那股针一般的的窥视不见了。好像知道自己发现了它而消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确信自己的确数次真的感受的两道视线在偷偷的窥视自己。带着浓浓的杀意。像是想要活生生的切割着自己。想到这。一阵脚步声从楼下传來。我顾不得再想。只得慢慢退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将窗慢慢推开一条细缝。果不其然。客栈外均有云中堂和渔帮的人把守。要想出去而不被发现。难上加难。我迟疑着外边。又看了看手中的月影剑。苦笑着不知是福是祸。柔美的脸庞划过坚定。举起手中的信号弹。想着: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唯今之计也只有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了。实在不行。就让他们见见血吧。

    既是知道自己逃是逃不掉了。不如安静的坐下來。随机应变。

    一下楼就看到了被众人簇拥着的两个中年男女明显不是一伙人

    。二人看到慢吞吞走下來用餐的我。又看到我拿着月影剑。二人均是眼中一亮。眼底全是一片贪婪的神色。

    我看着这一帮蠢蠢欲动的修士。笑了笑。打量着客栈外已完全变成漆黑一片的夜色。夜还长着呢。看來。今夜怕是多事了。

    正用着餐。一旁中年男子虚伪的挂着温和的笑容。看向我说道:“先生真是好本事。险些让老朽和众位弟兄跟丢了。”

    “哟。自己沒本事。却还敢怪别人太厉害。”中年女子在一旁怪声怪气的讽刺。“莫不是你的绝招就是要。先笑掉旁人的大牙。”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侮辱我云中堂。”一旁一个云中堂的随从忍不住出声喝道。

    “侮辱你怎么啦。我这人不仅胆子大。本事也不小。你要不要试试呀。”中年女子一副徐娘半老的用手掩嘴轻笑着。

    “你…你…。”那随从见自家执事沒有发话。再想出手教训眼前这出言不逊的老妪。

    “退下。”中年男子慢吞吞的喝着茶。挥了挥手。示意随从退下。又依然挂着那副看似温和却皮笑肉不笑的温笑。开口道:“你哥长辈。您又何必和一个小辈计较呢。”

    ……

    而一旁的我自顾自地用着晚餐。冷冷的看着客栈大厅里正在上演的这出闹剧。紧紧抿着的嘴巴。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人性呐。当真是仅仅为了一己贪欲。可以变得如此丑恶。

    直到用餐完毕提剑上楼。我都好似一个事不关己的旁人一般。安静着不搭腔。云中堂和渔帮虽有一番争执。倒也还知道顾全大局。只在嘴皮子上过了一下嘴瘾。到底也沒有正在动起手來。

    回到房里。另一件倒是让我感觉很奇怪。那股三番四次一出房门就缠绕着自己的恶意视线。这次下楼竟沒有出现。当真是奇怪了

    。难道自己之前的是错觉吗。

    夜色渐渐变得更深了。客栈外变得异常安静。连寻常夜里的蛙叫虫鸣也沒有。动物们有时候比人还要敏感。能时时刻刻敏锐的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危机。以便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我在**上打坐。认真研习着月影剑剑身上的剑道。剑道之所长。是千百年來历经无数能工巧匠的精雕细琢。一代接着一代的传承下來。所以哪怕就是最基本的修习也与寻常的剑道不同。所以我只得从最基础的开始修习。

    正修习剑道得兴起。听到窗外一阵响动。我从无我意识中脱离出來。温柔的向窗外喊道:“二位前辈既然到了。又何不现身。进屋來喝杯茶。不好过在房顶在当**夜猫子。”

    “哈哈。”中年男子苍老的朗笑在房顶上响起。“既然先生已经知道了。老朽本也就不是擅长那偷偷摸摸的鼠道之辈。关于那月影剑之事。那便明日再同先生商谈。老朽。告辞。”

    一中年女人也用她那徐娘半老的声音。故作娇嫩的说道:“既是如此。那我一个美女也不好充作那鸡鸣狗盗之徒。便明日谈吧。告辞。”

    “如此甚好。晚辈在此谢过前辈了。”我弯着不算大的眼睛。勾着嘴角不知是微笑还是不屑的出声回答道。

    商谈。本就是自己的东西。被这般好事之人惦记

    。还被称为商谈。这些人还真会为自己的无耻找理由。

    听到屋顶上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不再发出动静。我一阵发松便翻身**。又自我安慰着能避一时就避开一时吧。

    “咚。”的一个声音从**板上响起。吓得我翻身坐起。咦。奇怪了。白天睡觉是也不曾发出这种声音呐。莫不是。这**板是空心的。思及至此。我像是要求证一般。对这**板敲了敲。 “咚……咚……。”这**板果真是空心的。

    我连忙将整个**慢慢观察了一番。连**榻间镶嵌的细缝也检查了一番。也沒有发现任何机关。正在感觉挫败之时。像是要泄愤一般。不平的朝**沿狠狠踹了一脚。

    “轰隆…。”**板竟然缓缓打开了。应该是被启动了机关。一半**板朝上翻开。我凑过身一看。**下居然有一条秘道。

    秘道看上去黑洞洞。像是一个巨大得深不可测的漩涡。但聚光一看。其实秘道并不太深。只是光线太黑的缘故。显得比较空洞。

    我紧紧握住月影剑。决定探一探秘道。于是纵身就翻身跳入秘道。秘道十分宽。集中聚气灵力。利用灵光照亮一路。沒想到这秘道挺宽。容纳二三人同时行走不成问題。难怪从外看起。这家客栈依山而建虽高大但却只有三层。原來里面暗藏玄机。别有一番景象。

    再走下去。墙上每隔一段都支起有火把。到了尽头之后发现一道石门立在一旁。石门上还镶嵌着铁环狮头。看上去为清冷阴森增添了几分威严之气。

    未等找到机关。石门就缓缓自己打开了。伴随着“嚓”的一身。全然打开。一看石门后面居然是一个天然的山洞。

    山洞是天然形成的。但看得出已被人为改建过数次的痕迹。潮湿的感觉。阴森森的。隐隐约约还从里面传出滴滴答答的水声。我深深呼吸一口湿气。迈着步子朝洞里走去。山洞里静谧得渗人。只有滴答滴答的山涧间的流水声伴随着步子。但外头的形式也逼得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说不定秘道里藏着通往外界的秘道。能让自己避开这场打斗。自己本就不是好斗之人。刀光剑影间的死伤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就算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也是一场罪孽深重的杀戮啊。

    整个山洞又大又深。慢慢走进去。墙上地上。悬挂着的。摆放着的都是琳琅满目的兵器。亮闪闪的一片。各自兵器特有的光芒都五光十色地聚在一起。细数下來居然不下百件。而都是上好的兵器。沒有修为就算会武功的人是无法操控的。

    不好。我心中隐隐感觉到不对。从客栈位置的险要到很少露面的住客。再到空心的**板、自动打开的石门。这一切应该是有人可以安排的。要的就是吸引实力不低的修士前來。

    那么。自己进入密室也是安排好的吧。想到这里。我越发感觉不对劲。正准备飞身退出山洞时。一个沙哑得怪异的声音响了起來。“先生。既然來了。何不坐下來慢慢参观哪。”

    从山洞暗处缓缓走出一名长相怪异的青年男子。厚嘴唇。短短的鹰钩鼻。上面镶嵌着狭长的眸子。细小的眼中透出一股阴沉沉的血腥之色。

    那么熟悉又充满着血腥般恶意和不轨的眼神。让我忽地想起那抹毛骨悚然。让自己感到极为不适的视线

    这让我确定。眼前这个男子就是在暗中屡次偷窥自己的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