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咎7由自取
    两个帮派修士们见恶禅已自顾不暇,当即一哄而上,纷纷争抢着取下山洞里石壁上悬挂着的,地上兵器架摆落着的各种兵器,一时山洞咯热闹非凡,大家都在争先恐后的哄抢,生怕自己少拿了一样。..

    此时中年男子和中年女子看着山洞里丑态百出的属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感叹:“自己当初恐怕也是这般嘴脸吧?罢了,罢了,也许这就是人性吧!”二人对视一眼,又看看了 我手中的月影剑,又深深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深受重伤,夺剑,怎么可能?

    我正冷眼看着眼前的这场热闹,正想悄悄退去时,发现千秋明和落红叶二人紧紧盯着自己,不对,应该是紧紧盯着自己手中的月影剑,心中一紧,莫非他们还想夺剑?又见二人很快就不再看过来,心中当下就松了一口气

    。

    而摊在角落里遭受恶鬼啃食的恶禅,见自己辛辛苦苦收集得来的武器,遭到那么多人哄抢,看着自己面前那么多张比恶鬼更加丑陋的贪婪嘴脸,本来遭受恶鬼啃食就已痛苦万分,便立即发了狂。

    连滚带爬的想要冲出黑雾,但恶鬼们又怎么肯放过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早已把恶禅啃食得体无完肤,见恶禅痛苦异常的嚎叫着,更加觉得兴奋无比,只想让他更加痛苦,亲自尝一次自己被其杀害时感受到的那般死寂一样的绝望之感。

    恶禅冲不开黑雾,正好眼睁睁的看着众人抢夺自己的宝贝,无论身体还是心灵只觉得痛苦无比,却又无法自我了断,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越发心越混乱,挥动着四肢,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到,“是我的…都是我的!谁也不准抢!……都是我的宝贝,不准抢!”

    我侧着身子收着手呆着一旁,给这些抢得眼红的人群让开道路,只觉得眼前的一些既讽刺又无比丑陋,不论是这些人抢到宝贝时几乎狂喜的神情,还是争抢时的暴怒,以及恶僧几乎疯狂的绝望自语。

    忽然间,我很想念深水镇上平淡却不争的平静生活,乐乎山水之间,因为没有贪婪,所以没有扭曲的丑陋嘴脸和肮脏算计。

    再看一眼纷乱的状况,恶僧伤势过重再加上急火攻心,先前被他伤到或者吓到的人,在争抢之余无望他曾带来的强大危险,所以不知不觉都会给他补上几刀,现在看来不到一刻他便消亡,永远沦为噬魂阵中恶鬼道的一员。

    恶僧为了私欲杀戮过多,贪欲噬心,这样的下场,只能说全应恶僧咎由自取。

    不欲留恋眼前的局面,乘着大家还在争抢法器的时候,我趁机掏出原石腊蜡准备离开。

    满山洞的兵器尚可以拖住这些贪婪宵小之辈,让他们暂时不再打起月影剑的主意,克可终究不好再拖延,小镇上一把月影剑已引起那么多人的窥视,偏偏往往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在看到月影剑难保不打起再度打破结界的主意,虽然目前那条缝隙已在离去前被我封死,不再被人发觉,但难保其他小缝隙不被人发觉,眼前最为重要的应当是马上将结界全部修复好。

    我正要借着原石腊离开这里,回到镇上修补结界,却被人伸手拦住,抬眼一看你,竟是领着一帮人的头头那名中年男人,我马上提高警惕,猜想他是否因为看到了这原石蜡和月影剑贪欲再起,是否会动手夺宝。

    那中年男人看我对他一脸警惕,不觉有些尴尬,自觉自己立场不对,但还是忍不住解释说道,“小兄弟别动怒,我等目前尚未再有夺月影剑的打算,这一屋子兵器以足够我们回去交差。”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占了那么大便宜以后,他们还想着夺剑,别说道义上说不过去,同时也给自己带来更加多窥视宝物的敌人,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

    “我们只想送小兄弟你一个大礼。”空中突然想起中年女子的声音,这话音未落,随之而来的就是“砰”一声闷响,似乎怎么东西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

    我低头一看,地上居然躺着一个人。

    慢慢的我撇过地上这人一眼,却没看清楚相貌,只从身形上大致看出出这人是个年轻人,年纪大概和我一样。

    这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已分不清本来的相貌,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倒在地上看不清面孔,看来已被打得不成人形了。

    这人本是昏厥过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很快醒了过来,看到我站在自己跟前,想也不想一把搂住我的脚,求救般地喊道,“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

    我听着这声音就知道我不认识,人与事,我就知道自己不认识他。

    于是我低声问道,你是何人,那人看了我一眼,正想说话,却不意间瞄到我旁边的中年男子,于是眼睛里充满了惶恐的神色知道支支吾吾说道:“我······我······”

    中年男子看到这男子,支支吾吾的样子,于是,边冷笑一声说道,“说呀,你怎么不说下去说呀?不是很会说话吗?到底说说你是谁?”

    “呵呵,”中年女子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曾先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人,怎么现在哑巴了,啊?”特地把尾音拖长几分,显得古怪又妖媚。

    此话一出年轻男子的神色更加惊慌了,嘴里想时,贝,毒哑了嗓子一般,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还没等我继续问话,中年女人便在一旁,咯咯的笑,一脸,妩媚地扶着自己的额头说,“小伙子,莫不是欠你这么大一个人情,我们也不会放弃那结界里的宝藏,如此一来,倒是当作我们顺水推舟送你一个人情。要说此人你当真不认识但我可告诉你,就是他带我们找到了那结界的裂缝,否则,倒是凭我们现在的修为又怎么能发现,如此小的缝隙,还能趁机将他们还能趁机将它打破。”

    “要说那日此人被我们捉到只是吓唬一下便供出了自己的底细,说这里有个镇子,我们商量着,能用这般结界保护着的人定是有来历的。说不定那传闻中的宝藏就是在这里,说不定,那传闻中便是有宝藏埋在此处才设下了这个计划。”

    “再到后面只要所谓一吓唬这个男子一样他便什么都招了,还自动带路将我们领了过去。你说这样的背叛者,你是该不该带回去呢,”中年女子问。

    我沉思了一会儿,仔细想想还是决定将他带回去,送给长老们处理,毕竟我不是镇上的人,不能代替他们做决定,如果不现在带走他,不仅辜负了这两人的一番好意,也未免,会招来其他的埋怨,所以我决定带他一起回去。

    于是在道谢之后我抬脚就借着原始蜡回到了镇子上,顾不得说太多话,长老们也知道情况紧急,所以让人先把那年轻人送回去关押,另一旁与我日夜不停的修复结界。

    在折损多番修为后,原本计划半个月完工的修补计划,只化了两天**的时间,并借用古籍上的古门布阵,设下比原先更结实的保护膜。

    接下来的日子,我因精力耗损太大只得休养生息后,继续修炼那古籍上的上乘法术与驭器能力,只求精益求精,每一步都是为了避免以后的危险的准备好的努力。

    这天,蓝得醉人,风姿绰约的杨柳树伫立在小院之中。风是温煦的,柔柔地吹着,绿绿的杨柳枝随着和风轻轻摆动,光是看着就觉得心旷神怡。 炫目的阳光射下斑驳的树影,金灿灿的向日葵,绽放着迷人的笑脸,我与阿秋在小院子里又追又跑,玩得不亦乐乎,阵阵喧嚷的嬉闹从院子里传出来,看得出院子里的人玩得多么开心。

    难得有放松的时候,所以我便放开了去逗逗阿秋这小家伙,他从小被教条束缚着,反倒变得有些木愣,孩子活泼些更好。

    这一边有人过得好不快活,有些人却怒火中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