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由失踪事件
    黑色的大殿里,阴郁之气糜绕四周,灰衣老者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大殿里十分敞亮,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将整个大殿照得十分亮堂,冥主修炼闭关,这段时间正由灰衣老者主事,料理冥域的一切大小事务。(

    天空中残月如钩,浮云慢慢散去,如银的月光下,男子的头发宛如瀑布一般搭在箭头,那张沧桑的脸严肃的睨着身下跪拜的下属,眼中有着一些惆怅。

    灰衣老者高高在上的坐在宝座上,看着下方的属下,抿了抿薄薄的唇,淡淡的开口,“鬼奴。”

    “属下在,”一浑身上下用黑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出列。

    ”深水镇上可有我们的人?”冷冷的声音响起。

    “报告殿下,深水镇上没有冥域的人!”鬼奴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喔?这是为何?”灰衣老者的声音又冷冷几分,仿佛在指责下属无用,“冥域人才济济,难道就没有一个被安插在深水镇上吗?”

    “回禀殿下,深水镇是边界地带,地属偏僻,不需要派人安插,况且......”鬼奴停顿了一下。

    “况且?况且什么?说。”

    “况且八十年前,有一个专门修炼邪功的人,叫阴食道人的,住了进去,此人修为已到达不容小视的实力,且从不无故招惹我们的人,除却其无法忍受其他修士进驻深水镇之外,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并没有派人进驻深水镇。”鬼奴继续回答道。

    “阴食道人?这是什么人?居然修为还达到了地阶的实力。”

    “阴食道人是今年来一直依靠小孩修炼邪功的修士,大家虽然知道他在深水镇,但具体并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此人十分聪明,也隐藏的极深,即使是六大势力的多次探访,也没能将他找出来,他这几十年来,居然也每次都逃过来溜达势力的搜捕。”鬼奴继续为灰衣老者解答道。

    灰衣老者想了想,不再说话,只在心里道:”如此一个人和我同在一个小镇上,按我那火爆的性子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这些有好戏看了。看了,不用自己动手,我也要自寻麻烦,那自己就这一片观望,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好了。“灰衣老者在心里盘算着,虽然隐隐有点担心,但很快忽略过去了,为月末找到玄天紫貂,比什么都重要。

    “咳咳......”鲜红色的血沿着她苍白得几近透明的嘴唇边溢流而出,我猛地张开一双泛红的眼,突如其来的真气逆行让自己再一次险些走火入魔,一时间,胸口气血翻涌。

    哎,这一次修炼还是不得其法,自己始终无法参透剑道的最后一层,只见那通身泛着寒光的月影剑身上,通过灵力催动,显现出二十一课雄浑有力的大字:

    “剑道之精髓,在于置之死地,方可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

    置之死地?自己无论尝试过多少回,甚至是让真气逆流全身,险些走火入魔,都无法打通这一关节。

    我生平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一种浓浓的挫败之感。

    “柔柔,”阿秋低声唤道,小爪子紧紧的拽着我的衣角不肯放开,瞪着圆溜溜的大眼,担心的看着我“柔柔......”

    “没事儿......嗯”我收回全身的真气,平顺气息下来,抬起手,温柔的揉揉阿秋的小脑袋。

    用手帕擦过嘴角的血,身体有些微微的不适,这几日怕是无法再继续修炼了,唉,罢了,还是过几日再练吧,这几日全当作是休息了。

    第二日,在阿秋的千万次提议下,我觉得带着阿秋去镇外的小河边走走,踏秋去也。

    深水镇外的小河是天然形成的,上接山溪下流入江,终年流水奔流不息,即使是在最为炎热的盛夏,河水也从未枯竭过。小河绕过小镇,成为整个镇子的天然屏障,河边栽着一些桃树和杨柳,一到春天来临之时,落花缤纷,杨柳翠绿,整个时节都是花红柳绿的,煞是好看。

    现在正值盛秋,虽没看到落英缤纷的桃花,但也有郁郁葱葱的的杨柳,随着秋风在空着摇曳着,晃动着自己动人的身姿,这般景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弯弯曲曲的小径,一段接着一段,好似永远也走不完,我心中还未无法突破最后一层烦恼着,索性坐在小河边不走了,想藉由奔腾的流水声,驱赶走内心甩不掉的郁气。

    快到中午了,日头渐渐爬高,晴初方好,或远或近的种植着的杨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大概也就是这番景致吧? 一路上,阿秋十分高兴,蹦蹦跳跳的一会儿上树,一会儿刨地,我坐在小河边上,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阿秋,心里也逐渐开朗了起来,胸口中的愁云也逐渐散去了不少。

    正在我感叹着,眼前这美好的乐景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吸引了她的眼球。

    我看见不远处的小河边,有几拨人,拿着很多冥纸蜡烛和其他祭祀的贡品,对着小河跪下,开始磕头烧香祭拜,这几波人之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一家好几口,还有一对面容憔悴的中年夫妻,以及我的老熟人胡婶一家子。

    只见几拨人各自走向不同的小河边上,点上蜡烛,摆上整齐的水果贡品,就开始烧冥纸,点香磕头,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其实那对憔悴的中年夫妇神情也十分激动,说道激动处的时候,那中年妇人还嚎啕大哭起来,而一片的中年男子也面容悲伤的安慰着,低声劝慰着自己伤心欲绝的妻子。

    我看到这幅景象,感到十分的好奇,但见那拨人每个人都面露出十分伤感的神色,有不好上前去询问,怕戳到人家的伤心处。

    “唉,造孽啊...造孽...”一旁有个采野菜的老妇人,看着这个景象,连连叹气道。

    转过身子来,我看这采着野菜的老妇人好像知道什么,思量再三,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众人,开口问道:“老妈妈,那边是怎么回事儿啊:”

    老妇人抬头一看,见是一位水灵灵的小姑娘,于是也看了看那些人,说:“姑娘,你是外地人吧?”

    “对啊,怎么啦?您怎么知道我是从外地来的呀?”

    老妇人会心一笑,随即压低声音说:“只有外地人才会这般问,这件事也只有本镇上的人,才知晓呀,”然后又将声音压低了几分,道:“姑娘有所不知吧,着几十年来,我们的小镇自我年轻的时候起,就开始发生一件怪事

    !”

    “什么怪事?”我十分好奇。

    “要说来呀,也十分古怪,自打我年轻刚出嫁那会儿,我们小镇上开始有小孩子失踪,起初,大家都以为孩子年纪小,贪玩,许是上哪家串门去了,可是一连好几天都不见踪影,这可急坏了那孩子的人家,连忙叫上亲朋好友开始寻找,可以连好几日也还是没有找到,当大家都以为被外地人拐走了的时候,这时候,有人在小河的边上,发现了这个孩子。只见那孩子躺在小河边上一动不动,面色青灰,全身僵硬,旁人大着胆子上去查看,发现那孩子早已气绝身亡,等衙门的捕快们和仵作上来验尸,却发现孩子身上没有一点伤口,也不是被水溺死,更不是被捂死,具体到底是什么死因,也没有查出来,这件事只有不了了之。

    可正当大家十分惶恐,害怕自己家的孩子成为下一个目标的时候,这件事就想扔进河里的石头一般没来痕迹,那孩子的家人也不再愿意提及。可二十年过去了,当年和那孩子同龄的也早已娶妻生子,就在大家都逐渐忘却了这件是的时候。

    又有小孩失踪了,这次是一家大户的孩子,家里人急得团团转,但也没有找回孩子,只是在七日后的小河边,发现了自己家那死去的孩子,而且死因竟然和二十年前的那个孩子一模一样,你可不知道,当时可吓坏了有孩子的人家,可是无论怎么追查,也没有线索可寻,也只好不了了之,据说那大户人家也十分伤心的搬出来镇子,到外头去了。但奇怪的事情,并没有停止,又过了二十年,又有孩子失踪了,且情况和之前的两个一模一样,可怜那对夫妻啊,这可是家中的独子,当时传来噩耗之时那妇人直径昏了过去,夫妇俩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却还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呐!

    这真是奇了怪了,但那些丢了孩子的家里也没有办法,没有任何线索,再到衙门去闹也不是办法,衙役们也无计可施,而三个孩子的家属们,只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一肚子苦水罢了!”

    老妇人顿了顿,又连声叹息道,“可怜那三个孩子呀!年纪轻轻就意外夭亡,你可知道,我们这里孩子若是不到成年便死去,死后成为孤魂野鬼,是不能起碑造墓的,而这些孩子的家人也只能将孩子的尸身烧掉,散入河中,而每年要祭拜,也只能来着河边祭拜着的了。”

    老妇人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一下子采野菜的手也停了下来,说“说起来,有一个二十年过去了,那年好像也是这个时候,孩子不见了的,今年大概是第四个了吧!唉...唉....造孽哟!”

    我听着了老妇人的讲述,心里也十分不好受,但慢慢冷静下来,不禁猜想着:难道这深水镇里,也有修士?如果有修士的话,这一切就不难解释了,他(或她)可能在运用某种邪恶的方法修炼邪功,这样邪恶的人在裂天大陆上并不少,通过杀人,或者吃小孩心脏,又或者吸食血液来修炼功法,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修为,但诡异的是,这样的人居然没被六大势力发现,看来他隐匿得很深啊,那么他的修为也一定不会低。

    不远处,还在慢慢传来哭声,真让我下定决心,好好查看一下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