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原来如此
    <

    !--go-->

    我因为看出钟姓两夫妻的怪异。(于是决定盯住他们。

    在钟家门前守了不久。天刚刚擦黑。我躲在钟家前面的一株郁郁葱葱的大榕树上。不一会儿。就看见钟姓马队夫妻。偷偷拿着个大包袱出了门。

    只见他们趁着天未全黑偷偷摸摸的出來城门。向镇子外边的一座深水山快步走去。

    我带着阿秋。一路上大气儿都不敢出。生怕打草惊蛇。阿秋仿佛也感受到了主人的严肃。也不再调皮捣蛋。安安静静的躲在主人的怀里。

    跟着钟姓夫妻俩。见他们走入一个山洞。山洞前插着几株杨柳条。看來应该这对夫妇。拿來做记号用的。用于记住山洞的位置和方向。

    看着山洞里。隐隐约约传來微弱的烛光。我不敢离得太近。因为山洞并不深。所以我必须不能被人发现。

    等钟姓夫妇离开山洞。下了山已经是过了两个时辰了。我也在外头等得腰酸背痛。但依然很有耐心的守着。

    看到夫妇两人离开。确定他们不再回來后。我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山洞。决定进去查看一番。

    在山洞里越往里头走。眼前就越黑。漆黑一片的山洞里。我一手举着打火石。很快就找到散落在角落里的。一些还能用的蜡烛。

    将蜡烛用打火石点上之后。山洞里开始有了一些微弱的光线。能照明但又不太惹眼。是理想的照明用具。

    我刚点好蜡烛。转过身來。惊讶的发现山洞里居然躺着一个小男孩。只见那小男孩身子下垫着好几**厚厚的棉胎。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仿佛谁过去了一般。而他身上穿的恰好就是。我看到钟大嫂在布庄里买下的那些价值不菲衣服。只见男孩紧紧的闭着双眼。面色苍白得近乎有些透明。嘴唇也有些苍白。又见在男孩的不远处散落着一个小炉子和几个药罐。看得出刚刚还在用过。想來。钟姓两夫妻买的那些药。应该是给这男孩准备的。大概也是在着山洞熬出來的。我大着胆子上去探了一探男孩的鼻息。幸好。他还活着。但随后。无论我什么摇晃。男孩也依旧还是紧紧的闭着双眼。沒有醒來。沒有回应。

    但我猜想。这个男孩定然是两个失踪男孩之中的一个。但具体是谁。我还不确定。

    而钟姓两夫妻又为何将男孩放着这里。我也不清楚。

    见男孩自己无论怎么叫。怎么轻轻摇晃拍打。都不见有动静。无奈之下。本想带着男孩离开的我。只得自己暂时离开了山洞。尽量消除自己來过的痕迹。尽可能的不去打草惊蛇。

    下了山。我还是放不下山洞中的小男孩。但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自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晚上躺在**上。辗转反侧。久久沒有入睡。

    阿秋在一旁看见主人翻來覆去也睡不着的动静。也知道主人在烦恼着什么。为了让主人能先安心下來睡个好觉。于是。它建议道。让主人再去试探试探他们。甚至也可以炸一炸。他们做贼心虚又或做了有违背良心的事情。肯定不会那么淡淡。然后再去炸一炸他们。那么他们定然会和盘托出的。

    我躺在**上一听。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就这样也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有了准备。我心里稍稍开始有了些平静。于是。一静下來。便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我一大清早就來到了钟家。敲了敲门。这回是那钟姓的汉子來开的门。汉子开了门。见又是我。脸马上就冷了下來。板着脸问道。“姑娘。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见汉子急了。也沒有理会。只是笑嘻嘻的问。“难道大哥不请我进去吗。”

    汉子听了这话。皱了邹眉头。但还是招呼我进屋里。虽然看那表情是十分的不情愿的。

    我跟着这汉子慢慢走近堂屋。只见堂屋前放着一堆柴。想必刚才汉子是在院子里劈柴。

    钟大嫂好像才刚刚起**。整理着衣服。满面春风的掀起布门帘。看到堂屋里刚刚坐下的我。也是愣了一愣。然后脸色和她丈夫一样。臭得不得了。

    “水姑娘。请问你到底有什么事。”连话都和丈夫问的一模一样。

    “唔。这倒也沒什么。就是”我还是挂着灿烂笑容。顿了顿说。

    “就是。就是什么。姑娘这样。三天两头往别人家跑可是不怎么好吧。”钟大嫂脸寒暄都省略。看起來十分的不待见我。

    我沒有说话。但还是紧紧盯着钟大嫂。笑的一脸的高深莫测。

    钟大嫂见我沒有回答。以为我不敢搭话。于是再接再厉。”老师去别人家里问东问西的。这对姑娘你怕也是沒有什么好处吧。”

    我一听这话。也不争辩。只是顺着话題说下去:“好处是沒有。但说不定能找到那两个失踪的孩子。”

    “找到。这这和我家有什么关系。”钟大嫂说着这话。脸色露出一丝惊慌。

    “是沒什么关系。只是我见钟大嫂你们也是当年的受害人的家属之一。只是时不时來告诉你一些消息罢了。”我面带笑意的回答。

    “什么消息。我们不去要消息。我们家小宝才。”钟大嫂一听到受害人三字。终于有些动怒了。急急的说道。

    “才什么。小宝是谁啊。”我继续问下去。

    一旁钟姓汉子终于说话了。连忙出声阻止妻子。低声喝止她道。“荷花。别再说了。”

    钟大嫂见一旁的汉子呵斥自己。嘴巴一撇。居然像个双十少女一般独自生气起來。但也确实不再开口说话。

    汉子见自家媳妇儿不再开口。不安的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仿佛是怕妻子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般。更仿佛是怕我知道什么东西。

    我明白汉子在想什么。也不拆穿。只是自顾自的说:“看起來。钟大嫂是不想听听我说的话了。那边算了吧。”

    汉子见我这样说。也沒有说话。只是看着我起身欲往外头走。

    我也确实起了身。边走还边用遗憾的口气说。“可惜大嫂不愿听我说话。那我满腔的话不知对谁说说。这般让心里郁闷着也不好。我听说那镇子外有座叫深水山的风景很好那我便组织几个人随我一起踏青去。再去一些山洞探探险”

    “不不许去”一声突兀的尖叫声响起

    。钟大嫂居然神色激动的站了起來。跑上前拦住我。

    我笑眯眯的见钟大嫂拦住自己。也停留下來。不再往外走。目的已经达成了。

    只见钟大嫂神色慌乱。嘴里不住的说着:“不不不准。我的小宝。谁也不能抢走我的小宝。”正说说有跑到钟姓汉子跟前。拉着他的袖子。连连声说。“ 当家的。他们要來抢走小宝了。快快快拦住他们。谁也不能抢走我的小宝。谁也不行”

    “好好。我阻止他们。啊”汉子看着妻子几近痴狂的话语。叹了一口气。柔声安慰道:“小宝是荷花的。谁也抢不走。谁也抢不走啊。”

    “对。谁也抢不走。”钟大嫂此时的神情看起來有些疯狂。但在丈夫的不断安慰下。激动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來。

    我站在一旁看着。沒有出声。之见汉子安慰好妻子回去之后。自己也不离开。在堂屋里随便找來一张椅子坐了下來。

    待汉子终于出來之后。我也不再拐弯抹角。看着钟姓汉子见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直接说道:“钟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那汉子也在堂屋里做了下來。见我问得那么直接。眉头深锁着。说:“那深水山上姑娘想必已经是知道的吧。”

    我微微一笑。“算是知道。但也算是不知道。”

    “唉。姑娘的意思我明白。我这婆娘啊。你也看到了。我不想为我们再争辩什么。眼看着这事。我也知道是瞒不住的。早晚有一天。会被你们发现的。”汉子叹着气说道。

    “既然已经被姑娘察觉了。姑娘愿去揭发我们或者干些什么便去吧。”男子有些伤感的说。

    “干什么。我沒想过要干什么。”我说。

    汉子似乎十分惊讶我会这样说。于是问:”那姑娘这般清早來我家到底是何意。”

    “我只是想知道。那深水山上。尤其是那山洞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再笑。而是变得有些严肃的问道。

    汉子听我沒有什么恶意。可能真的是认真的。也一脸认真的回答她。说:事情是这样的:

    “就在几日之前。我上山去砍柴。自小宝美丽以后。荷花的身体也越來越不好了。小宝已经沒了。我不能再让荷花也离开我。我想砍一些柴火。换一些银钱给荷花拿药。谁知。我正走着。忽地听见一个十分微弱的喊着‘救命’的声音。我寻着声音上前去查看。却发现那段家的大儿子躺在草丛里。身体虚弱。嘴里还十分小声的喊着‘救命救命’我看他十分可怜。想着大家都是乡亲。能帮一把是一把吧。唉。要是我家小宝当年也是这样。还有一口气

    时有人能帮他一把。那么他也不至于唉”说道这里。汉子停下來了一会儿。声音里多了几分哽咽。深深呼吸一口气。很快恢复了过來。继续说:“我瞧着那段家的大儿子可怜。就先背离回來。想回來了再通知他的家人。可我那口子。刚才您也瞧见了。自小宝沒了以后。她终日啼哭。责怪自己沒有看好小宝。渐渐的那样下去。荷花的精神就慢慢开始变得差了起來。甚至有时候还自言自语。说小宝沒有死。我怕她出事。所以也很少让她见人。怕她出事 。只有少数让她出门也只是在他精神尚好。较为清醒的时候。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