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另有其人
    中途。汉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说。“那天我一背着段家大儿子回來。荷花就一脸的欣喜。感觉十分高兴。又是杀鸡又是做饭的。还和我说。预感今天小宝会回來。当时我也沒太在意。只是想放下段家那大儿子。去通知他的家人。谁知道。荷花却拦住了我。”

    汉子说到这里。看起來。似乎也很挣扎。但还是再次开口。说“荷花拦住了我。死活不让我去找人。看着段家那大儿子。说是我们的小宝。唉。这也难怪她。小宝出事那会。也真是一样大的年纪呀。 我不同意。孩子总得回家去的啊。不是自己的孩子。怎么能把他藏起來呢。荷花见我不同意。于是以死相逼。拿着针线篮子里的剪子就像手腕扎去。亏得我拦住了才沒受伤。你也看出來了吧。荷花现在精神出现了问題。但现在荷花就是我的命啊。我怎么能再让她出事儿呢。于是我也只有顺着她。我们两人趁着天黑将段家大儿子送到深水山的山洞里。那山洞是我以前打猎时发现的。隐蔽得很好。又不必担心被人发现或者野兽袭击。这两天。荷花一直将那段家大儿子当作是我们的儿子。买好穿的用的。还买药给他治病。就算他从就回來的那天再也沒有醒來。她也不介意。她已经把那段家大儿子当作是我们的小宝了。”

    我听完钟姓汉子的话。又问道:“这么说。你捡回段家的大儿子是。他已经受了伤。”

    “对。他受了伤。身体虚弱的厉害。连喊救命的力气都快沒了。真是可怜呐。我想着孩子定也是遇上了那怪事。但不知怎么的竟然能逃了出來。”

    我听汉子这般说。似乎是又一次响起了当年的那件不幸的事。仿佛在感叹着当初自己家的小宝为什么沒有那般幸运。可能这一切都是命吧。

    看汉子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且事到如今。这钟姓汉子还是真的沒有必要再说谎。

    于是。我决定相信他。

    我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下。看汉子想起当年的事情也是一脸的自责和痛苦。又想起他媳妇如今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心里一软。说道:“即是如此。那么那段家大儿子便劳烦钟大哥。继续照顾吧。刘家的小儿子想必也是出來事儿的。为了不打草惊蛇。还请钟大哥继续现在这般生活。任何人也不要说出去。”

    汉子见我的确沒有要举报自己。还反而让他们维持现状。看着妻子的精神。现在这样是最好的。他们二人自从失去了小宝以后

    。就再也沒有孩子。现在身边有了一个。虽然是昏睡不醒的。但也算是一种缘分和安慰。

    我再向钟姓汉子叮嘱了一番后。又留下了一些银子。虽然钟姓汉子坚持不收下。但我还是放下來了。。他们夫妻俩的生活也不富裕呀。

    除了钟家大门。我在想着:现在段家的大儿子找到了。那么刘家的二儿子呢。这刘家的儿子自那日刚过七岁。怕他才是真正那凶手想要的吧。

    刘家老二的失踪。怕才是这二十年一轮的怪事的延续。是真正与钟家夫妻无关的。看來。这凶手是另有其人了。

    这个时候。在大堂里高大威严的大堂上。。只见那老者一袭玄墨色的青竹袍子。墨玉色的腰带。银色白靴。头发沒有似往日那样随意的搭在肩头。而是高高的用一支黑色的玉石簪子挽起來。显得别样的清隽洒脱。仿佛山间的一抹清泉一般。少量往日色盛气凌人。这架势。完全不同于他往日的万年面瘫的形象。那翻身上马。怎么看都有点翩翩佳公子的气质。

    只见他一脸慵懒的躺在。银色王椅上。听着属下报告:“报告陛下。如今深水镇又有两个孩童失踪了。”

    “唔。是吗。”老者懒洋洋的。有些漫不经心但又带着好奇说。

    “是的。殿下。看着样子应该是食**人的杰作。”

    “恩。继续说。”老者说。

    “现在。为了两个孩子失踪的事。再一次惊动了那里的人。据说十几年前确实也有人前去。前來追捕食**人。”

    “如玉。”

    “如玉是六大势力的继承人之一。人送外号‘千寻玉’。此人有着非常厉害的追踪能力和反追踪能力。算上当年年纪。他且修为已经达到另一个台阶。也就是这些时日。”

    老者听完属下的报告。沉默了一会。于是自言自语说道:“如玉。听着这名字怕是个女子吧。來自六大势力。呵呵。这些有好戏看了。我啊。你还是改不掉喜欢读管闲事的性子。看來。这小子和那些宝藏终究要來到我的手上。”说完。觉得心里有些快意。但还有一丝丝自己也沒有察觉的担忧。

    第六十八章 他居然是她

    我这次将所有精力放在刘家老二失踪的事件上。已经是刘家老二失踪的第三日了。再不将凶手找出來。恐怕这刘家老二也是凶多吉少了。

    经过一天的探访之后。我发现男孩是在自己屋子里失踪的。于是带着阿秋有偷偷潜进刘家。希望还能发现什么。

    果不其然。我在刘家老二失踪的屋子里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一片杨柳叶子。这片杨柳叶子飘到了**底下。又被**榻遮住。要不是我不小心提到**榻。导致**榻有点移位。怕也是不会发现这片极为重要的叶子。

    本來说。杨柳在深水镇上是极为常见的。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植有杨柳。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门前边上。

    可眼前的这片杨柳的叶子不同。这片杨柳叶子是属于杨柳众多品种中特有的东吴柳。东吴柳数阳性。生性好水。必须种在水源极为丰沛的溪边或者河边。且将其栽种在河边。能将一方水域的水净化。是其水有清凉解毒之效。这种在杨柳。整个小镇上。也只有镇子外边的小河边上有。那日踏秋。我还略略看过一眼。

    镇外

    。东吴柳。一个小孩子的房间。居然出现镇子外小河边上的杨柳叶子。想必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吧。

    无论如何。我都决定再去那小河边上看看。查看一番。试着找一些线索。

    一出刘家。我就带着阿秋直奔小河边上。回忆自己上次是在那里看见的东吴柳。哦。对啦。就是在遇见老妇人那个地方。

    于是。我朝着那日遇上老妇人的地点奔去。沿着小河边跑(怕别人看出自己也是修士。故不敢一路飞身而去)。才刚刚到东吴柳的边上。就见一人站在小河边。不断打打量着四周。好像是在寻找着些什么。是不是看看树干。是不是蹲在地上看地板。

    只见此人穿着十分怪异。一脸的蓬头垢面。长发乱糟糟的。还留下几根遮住了脸。脸上还蒙着一块看起來脏兮兮看不出颜色和质地的抹布。一身白衣十分宽大。海边还罩着也是脏的变成灰色的白沙袍子。一个黑色腰带看起來倒是有些历史的。黑得发亮。倒是只有那人唯一露出來的眸子。显得明亮一些。弯弯的。看起來似笑非笑的样子。

    见有人过來。那人也不再找东西。只是紧紧盯着跑过來的我。哑着声音问道:“來着何人。”

    我走近。听那人一问。愣愣一下。她居然感觉到一丝灵力的波动。难不成。眼前的这个人也是一名修士。

    要是修士会不会是。我心想到。有些吃惊。反问着:“你又是何人。”

    “我是何人。为什么要告诉你。”那怪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连多说一句也不肯。直接飞身上去想抓住我。

    我见这怪人飞身上來。一下子也顾不上暴露沒暴露了。也立马提起真气。飞身而起。

    那怪人似乎是沒料到我居然也是修士。有些惊讶。又说道:“既然都是修士。那便在修为上较量个高低吧。”话音刚落。便从黑色的腰带中抽出软剑。原來。那怪人身上唯一还能入眼的腰带。居然是他的兵器 。

    我很郁闷。这人怎么那么好斗。还沒说上三句话就要和自己一较高下。自己也好像真的是点儿背。走到哪都得打架。有时是单挑有时还是群殴。这不。又有人上门了。

    我见那怪人从腰带里抽出软剑。自己也不甘示弱。连忙唤出月影剑。在一道快速的口诀之后。月影剑缓缓出现在半空之中。通体发着阴冷的寒光。叫嚣着蠢蠢欲动。我一看。捂脸:看來这剑也是好斗的呀。以后无论单挑还是群殴都用它了。汗-0-。

    那怪人看我唤出月影剑。看月影剑出现的气势不凡。剑身和剑把仿佛隐隐约约刻着些看不懂的铭文(你当然看不懂啦。只用拥有月影剑修炼上面剑道的继承人才能看懂。其实说白了也就是防偷防盗)。月影剑微微一颤。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耀眼而气势凛然。那怪人不禁连声赞叹道:“好剑。好剑。”

    我默。心道:这。还用你说。也就你着笨蛋。不识货。不知道这月影剑之前问世。引发了多少场大大小小的血案。

    这人修为不低。绝不可能是深水本土人。长老们的实力可能还不及他一半。不知道他是如何混进來。居然沒有被一个人发现。

    看來这如世外桃源的深水镇。看似宁静和平里也是暗藏如此波澜。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