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藏匿
    我听完。(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人参好找。自己只需带着阿秋去山上寻找。小家伙自小上山跟着长老采药。对周边地形极为了解。加之深水附件山脉物产极为丰富。当地人依照祖训合理运用。几百年下來倒是生活得极为自然又不至于破坏平衡。不出半个时辰便一定能找到。但是。两个经历天劫高手。这该如何去寻。

    如玉只不过也是一定结界的修为。而自己充了顶也是过算半个经历天劫。深水镇又小。修士也就这么几个。秋水倒也是经历天劫修为的修士。但他恨不得立马吸取刘庆儿最后的精魂喂阵。又这么会去帮自己就他呢。

    如玉见我还在苦思冥想着这么救这个孩子。一时间。也帮着想想办法。

    在一阵沉默之后。如玉忽的啊了一声出來。说:“有了。我有办法就这小男孩儿了”

    我听她说有办法。心中一喜。看向她。

    只见如玉继续开口说:“食影道人。我们两个要打得过他。够呛。但我们可以搬救兵呀。这次在出门前。我的掌事师父曾经交代说。若真的发现了食影道人。能活捉的就活捉带回來。搞定不了的就将消息传回去。门里自会派遣队伍前去帮助自己。这回自己找到了食影道人。告诉门里他的修为程度。那门里派來的队伍必会在修炼上胜过他一层。那些人里。肯定会有经历天劫的修士。到时候我们求上他们一求。他们一定不会推辞的。”

    我一想。这主意好。六大势力门下。能人异士多不胜数,如玉只需要将找到食影道人的消息专递回去。那他们一定会带能人前來。到时候。既免去了自己与食影道人的一场恶战。又能找人救救刘庆儿。

    况且。我们早就应该想到。天愁就是食影道人了。其他不论。而是且看那愁字。将其上下分开。可不就是那食影道人二字。

    说干就干。我立即回屋拿了笔和纸。当即让如玉用内力加独门密踪之术找來救兵。将发现食影道人的消息递门里面回去。

    考虑到结界已经完全修复。打开后结果不堪设想。所以我将原石蜡暂时留给如玉使用。带救兵來时接力将其带进來。

    长老庙那边我暂时不想将他们牵扯进來太多干系。毕竟那里的巨大宝藏还是十分令人窥视的。所谓名门正派的正人君子难保沒藏着小人之心。还是防着一些好。目前靠着祖先指点虽然修为精进不少。但是这对于外來的高手來说

    。长老庙的整体实力还是有点不够看的。

    所以思來想去。我决定委婉的留住长老庙恶人。希望他们在明白我的担忧后。远远避开这场本不属于他们的劫难。

    我这样一个外人。多一次少一次恩怨尚无所谓。可是他们本是与世无争的一类人。又怎么能应付外來千变万化却不知心肠如何

    醒來的刘庆儿有些闹腾。一直说着要回家。要找爹娘。我怕食影道人回去发现刘庆儿逃了。第一个去找的肯定是刘庆儿家。所以告诉刘庆儿暂时不能送他回去。

    刘庆儿本身身体就十分虚弱。但也十分乖巧。听见柔姐姐说暂时不能看见爹娘。也只是不高兴的嘟着嘴。却也沒再说着要回家去。

    我想着:不能将刘庆儿带回他自己家。自己和如玉还要与食影道人周旋。不可能带着他。但把他一个人放在自己家里。他那么虚弱。肯定时不行的。这不能行。哪有行不通。这该什么办呀。

    但是把他安顿在哪儿好呢。我心中想。

    对了。有了。我忽的想起两个人來。。钟家夫妇。

    一來。钟家夫妇如今也还在好好照料着段家的那大儿子。一个是养。两个也一样。将刘庆儿送去。他不但可以得到细心的照顾。而钟家夫妇那也是个极为安全的地方;二來嘛。钟家的那个妻子。在独子夭折之后。那么思念孩子。几乎变得忆子成狂。自己这时候。给她送去孩子。她一定会欣然同意。既可以稳定她的病情。又可以让孩子得到很好的照料;第三嘛。钟家夫妇平时极少与人來往。两个孩子在哪既不会被人发现。又十分的安全。

    对。就送到钟家夫妇那里。我想到这里。几乎为自己的机智拍手叫好。

    如此一举三得的主意。何可而不为呢。

    收拾了一下我便和如玉。带着刘庆儿直奔钟家而去。

    我们到钟家的时候后。钟家正在用做饭。怕被旁人瞧见。我们也沒有敲门。而是直接跃到院子里。把正在用早饭的钟家夫妇吓了一跳。

    看清楚來人事我。夫妇两极为热情。连忙招呼着他们來用饭

    饭。许是因为得以照顾段家大儿子的缘故。一解了钟家大嫂的思子之心。这一次去。我看着钟家大嫂。满脸笑意盈盈的样子。便知道她的精神好了很多。

    我从钟家汉子口中得知。在昨日。段家的大儿子已经醒了。现在还在调养。但也能开口说话了。而他的确是个十分乖巧的孩子。得知是钟家夫妇救了自己之后。连声道谢。知道自己暂时不能回家。但也不吵不闹。每日都乖乖的喝药。而自己媳妇儿的病。也不似以前那般严重了。现在她知道了那是段家大儿子。不是他们家小宝。也不哭不闹。而是细心的照料着那孩子。

    对于刘庆儿的到來。钟家夫妇那自然是十分的欢迎的。他们已经失去孩子太久了。好不容易可以看护着两个孩子。虽然只是暂时的。那也是让他们高兴不已的。

    我本來打算放下刘庆儿。在带着阿秋去山中找寻人参。可是刘庆儿怎么劝说。也不可从她身上下來。更是一刻也不想离开救出自己的大哥哥。紧紧的用小手圈住我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松手。

    我低声安抚他了好久。告诉他自己的去帮他找药。要出去打坏人。让他好早日回家之类的话云云硬是说话好一会

    。还再三保证要回來接他走。那刘庆儿才肯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

    刘庆儿松手后。我连忙把他交给了钟家夫妻。并在上嘱咐一定别让旁人看到他。钟家夫妇自是应声连连。点头答应着。并承诺一定会好好照顾他。

    于是。我也不在废话。给钟家夫妇留下了一锭金子后。便带着阿秋和如玉离开。起先钟家夫妻还坚持不肯手下金子。但我放下就走。我是知道他们的难处的。他们本就家境贫寒。现如今有帮忙着照顾两个孩子。又是吃喝又是买药的。虽然是他们自己乐意的。但是也是在帮我的忙。这点问題我当然是要帮他们解决的了。

    沒有來得及多说其他话。人命安危转瞬即逝。我们必须的把握好时间救命。

    在告别钟家夫妇之后。我和如玉便往镇子外头赶去。进入山上。开始寻找人参。

    阿秋不愧为小机灵鬼。他对这一片山脉的确很熟悉。呆着我们熟门熟路的进到了山里。我们上山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领着我我们找到两株人参。而且瞧着那人参肥胖的样子。应该年头不小。上百年一定是有的。

    一采到人参。约莫看着有些年头却又不太老。恰好合适那孩子虚不受补的小身子骨。于是我也不再继续找下去。带上一路上发现的能用上的草药。也不敢耽搁的太久。直接将两株立刻忘钟家送去。还让如玉告诉他们人参的用法。让他们赶紧为刘庆儿服下。

    刘庆儿因为身体太虚弱。我一走他便又睡下了。所以当我再一次会到钟家的时候。他还在呼呼大睡。直到我走了也沒沒醒來。事后也才知道柔姐姐來过。但沒有叫醒自己。他嘟着小嘴。不高兴了好一会儿。

    而我和如玉在送完人参之后。两个人便回到了我住的那个小院子。两个一回來。连东西也顾不上吃。便急忙让如玉发出讯息。拿着原始蜡赶紧回去搬救兵。

    在看到如玉用密踪唤來六大势力特有的用于通信的传音之后。两人便累得倒头就睡。我们这回可是实打实的。真是累了一晚上了。

    当两人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间了。

    两人醒來时。感觉精神好了不少。十分的舒爽。却不知道。在另一头的长老庙里。因为一封沒有署名的來信。已经乱成一锅了。

    而另一面。食影道人在下完早课后便回到了禅房之中。一进房间。食影道人就感觉到隐隐约约的不对劲儿。只见那门紧紧闭着。机关了沒有开启。但是窗户确是大大的敞开着的。食影道人心里暗道。不好。便连忙走上前去开启机关。走进那密室里一瞧。

    只见那漆黑的密室里空荡荡的。那还有那小男孩的影子。那奄奄一息的小男孩不见了 。

    不对啊。食影道人心里想着。定是被那六大势力派來的人就走的。那小男孩早就块不行了。自己要是出得了着密室。早就出去了。也是只有那六大势力的來使才有能力将他救出去。而且沒有惊动自己和庙里的其他人。

    见小男孩沒了踪影。食影道人虽然能冷静的分析了情况。但是却也还是觉得愤怒的不得了。好一个六大势力。自己藏了那么多年。也还是被找到了。现在又來破坏自己苦心几十年准备的阵法。真是欺人太甚。既然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那倒也不怕什么。大不了将那知道自己身份的人都杀。神不知鬼不觉的。也就遮掩过去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