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找来
    食影道人一面想着如何找到六大势力的來使。忽的想起。之前的那些來使都是住在长老庙里。这次的也应该是一样的。于是。疾步走到桌子前。提起笔沾过浓墨。不一会儿。便写了一封沒有落款的的信。有悄悄的出來寺院。将那封信用飞镖订在了那长老庙的柱子之上。

    “报。长老。”一弟子听到外面有响动。开了长老庙只见外头空无一人只有一封信件用镖插在柱子上。其力道至深。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什么事。”这一边。长老庙里头的长老刚刚午睡起**。听到外头的动静。便问道。

    弟子见长老醒了。便连忙将方才在长老庙外。还不容易从柱子里取出的书信交给长老。

    只见那长老。接过书信。见上面沒有任何落款出处。一下子便皱起了沒有。在慢慢打开信件细细之后。顿时大惊失色。脸色忽的变得十分的苍白起來。

    只见那长老连忙站起來。想了想。仿佛在沉思什么。在屋子渡着步子。走來走去。好一会而好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冲着那弟子喊道:“快快去找蒋先生。把先生和如姑娘给我找來。赶紧的。快去。若是她们问起。边说我与她们有急事要商量。要她们赶紧的给我过來。要快。知道吗。快去。”

    那弟子见长老如此惊慌。也不再好奇书信的内容。连忙接下吩咐。应了一声之后。便骑着马。便向我家的方向跑去。

    我和如玉也是刚刚醒來。睁开惺忪的睡眼。也不急着起**。瞧着还有些许的睡意。硬是來在**上好一会儿。就是不想起**。昨天可把她们给累坏了。

    一个躲在密室里。一边不断安抚着受惊过度的小孩子。一边还得提高警惕。以防食影道人突然进來。一躲就是整整**;另一个着急着对方。还担心着对方的安全和去向。也是生生在那小院子里守了**。早上还忙活了一通。又是送人。又是上山采药。如此一來。自然是把自己累得够呛。

    直到弟子快马赶到。敲门之时。两个人才纷纷起身。又听弟子传话说长老有紧急的事情要商量。心里以为食影道人那边肯定是发现人不见了。恼怒之下做了什么。起了变故。一时间也顾不得许多。也跟着弟子后头。接过弟子來时所骑的快马。两人共乘一骑。一路挥舞着马鞭。迅速的快马赶到了长老庙那边。

    马才刚刚骑到长老庙口前边。只见那主事的长老已经守在了那里。你看到快马赶到的我和如玉。便笑得一脸恭敬的迎上前去。

    “敢问长老。是出來什么事情了吗。”如玉放下马鞭。边走进长老庙。边问道。

    只见那长老在一旁跟着。递过一纸书信。说“先生。你们有所不知。就在刚才。我们在长老庙口上发现的这份书信。上面的内容一看就是和你们查的这桩案子有关。里面的内容又事关着许多人的性命。所以连忙让人把你们请來。共同想想对策。

    如玉接过信

    。打开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我在一旁。见如玉一看这书信便露出这般怪异的神色。于是也顾不得等待。而是在一旁凑过头。与如玉一起细看。

    我凑上去一看。只见那信纸上。龙飞凤舞的写着:

    吾与阁下曾同属一派。如今阁下逼吾至此。还坏吾大事。实在难饶也。为解纷争。吾望与汝于城外小河边上。傍晚十分。在那一聚。一续同门旧情。且做个了断。到了时辰。如若不來。吾诚心至此。也只得每间或一时辰便杀一人。直至汝赴吾约为止。

    两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食影道人写的。看他如此猖狂嚣张的口吻。怕他也是发现了刘庆儿被救走。一气之下也只有找到这里。让她们把人交出來。否者。只消过了十二个时辰之后。他多年來的心血。隐姓埋名。费尽心思布下的阵法便功亏一篑了。

    看着信上。食影道人在上面说。若不赴约。便要每隔一个时辰便杀一个人。这才是让那主事的长老和如玉脸色大变的地方。要知道。现在。除却食影道人。我和如玉三人之外。这深水镇上可都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常老百姓。

    长老们修为不能伤及对方分毫。几乎就连自保都够呛。若是真的有恶战。那么损失绝对是我们这边最多无疑。这同样是人命攸关的时候。所以我们并不想伤及无辜。

    食影道人作为一个修士并且修炼的那多年的邪功。就算是我和如玉加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食影道人若是想伤害深水镇上的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要随意杀一个人。真的就是。的的确确就像要捏死你个蚂蚁那么简单。

    我和如玉看过信后。相视一眼。食影道

    人如此做不过是为了引她们出來。再逼她们交出刘庆儿。

    但看如今的情况。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也为了避免百姓不受伤害。她们也只有出來乖乖按信上的地点和时间赴约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方法可行了。

    看來。这场与鸿门宴无异的约会。是势在必行了。也就是注定他们之间。要有一场恶战。

    而在另一头。六大势力的驿站中。收到了如玉传回去的消息。只见那小小的纸条上。只写了四个大字:人已找到。

    于是各个掌事当即寻來门下的各个高手。将他们很快就聚集到了一起。要知道食影道人克是第一个叛逃出门下的门徒啊。还修炼了邪功。长期藏匿在暗处。使得他们多次找寻未果。常年占据着通缉榜上的前十名。险些让他们在这界出了笑话。现如今好不易找到了。自然是要将他绳之于法。定不会轻易放过他。更不能让他再一次逃脱了。

    正当掌事们召集好人手。准备出发之时。只见一老者也跟在他们也跟在他们的队伍之中。这位老者可是六大势力里的老人儿了。如今已经上了百岁。虽然依然老去。但身体任然十分强健。一脸的硬朗之气。跟在众人飞身而去。

    只见他。一边飞行着一边紧紧捂住袖口。那袖口很宽。里面满是沟壑的老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份早已泛黄。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信件。只听他疾驰而去。速度丝毫不逊于比他强健的年轻人。他看了看袖口中。那年代久远的信件。只听一个声音在风中轻轻叹息道:“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终究还是被人找到了。罢了。也是到了该有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六大势力的一行人。在接到消息之后。便马上集合人手出发。一路向着深水镇的方向。疾驰而去。

    很快便到了傍晚十分

    。夕阳西下。只留有一大片的余晖挥洒在天空中。小河里的水倒影着变得红红的的天空。也变得红彤彤一样子。残阳如血一般。而一个人站在小河边上。早就在那早早等候着如期前來赴约的我和如玉。

    我和如玉两人远远就看到了站在小河边上的食影道人。只看他穿着黑色的劲装短打。之前那付与世无争一代大师的模样褪去的一干二净。仿佛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这一次食影道人沒有蒙着脸。反正自己的真实身份早已被发现。既然他们能到密室救人。就代表自己早就被拆穿了身份。有何必多此一举呢。反正待会等她们交出那小孩儿后也是要死的。只有死人不会说话。才能永远的守住秘密。

    “敢问阁下可是食影道人前辈。”我见那人背对着自己沒有说话。于是走上前文道。

    食影道人听到声音。转过身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噢。原來是你们。你们就是六大势力这次派來的使者吧。”

    如玉上前一步。答道:“我们正是。”

    顿了顿又接着说。“食影道人前辈叛逃出师门多年。我瞧着就身体如此强健。定是这些年來过得极好。敢问前辈。别來无恙啊。”

    听出了如玉的讽刺。食影道人也不气恼。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说:“离门多年。我对门里情况生疏了。不少。到底是英雄出少年呐。你看就是到时门里面的好苗子。”

    如玉听罢。以为食影道人是在讨好自己要套近乎。于是有些微微怒道。“前辈已经逃叛出师门多年。便就算曾是同门。也最好与我少套几乎。”

    食影道人听了。也只是笑了一笑。沒再说话。

    我这时出声了。说道:“前辈。怎么明人不说暗话。敢问您约我们前來。还做出如此猖狂的要挟。敢问到底有何目的。”

    “有何目的。难道你们不出的吗。”食影道人转眼看着我。眯着眼睛。冷笑着说:“即是明人不说暗话。那么我们便挑明了说罢。”

    “前辈请说”

    “我只要你们将密室里救走的孩子交出來。”食影道人厉声说道。想到自己几十年的心血再不赶紧完成。就将会付之东流。食影道人只觉得一阵咬牙切齿。“用如此一般下作的手段救人。难道这就是六大势力交给你们的本领吗。”

    “下作的手段。”我听到后只觉得好笑。于是冷笑着说:“前辈杀人儿女。害人家庭。如此残忍至极。难道不更加下作吗。我们只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一般的救人手段。比起前辈的行为。可真的是高尚了许多。”

    “别再说废话。我只问你们。那孩子你们是交出來还是不交。”食影道人被这样一说。当即恼羞成怒。

    “自然是不交。”我大声的回答道。

    “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是你们自招的了。”话音刚落。只见食影道人飞身扑來。手中不止何时那这一把长剑。叫嚣着朝我砍去。

    我也不慌张。连忙推开如玉。 向空中虚势一抓。口中连念数诀。拳头幻化。在慢慢打开。把力汇成一个光。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