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超常之威
    其实。..就连我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不是他不了解自己。而是自己平时在小院子里练这些招式都是用细长的小树枝联系。怕被别人发现自己驯服不了它。

    不仅只有小树枝练习。练得尽兴时最多也值使用一层的功力。最多也就是将院里的沙地划出一道深痕有或者是将木盆里的水炸出。自己也沒有料到这一次。使用全力居然会有如此的效果。看來这兵器当真如同传说中那边厉害非凡。经过数千次锤炼再由个个得道修士匠人加以改造的东西。当真是名不虚传呀。

    食影道人见我仅仅一招就有如此威力。当下也不敢在如此狂妄。神色微变。一扫方才的得意洋洋。同样运起全身的真气。而是开始小心的应战起來。

    但到底是防备的太晚了。我哪里干留到他反应过來。在全力攻击自己。当下连忙乘胜追击。再一次提起真气。飞身一跃而起。临空三丈。再高声喝道:“强龙出海。”

    一时间将剑抽上前去。在蹭的向前用力一刺。一时间剑光如雪。苍龙一样的剑气带着长天大海般辽阔的气势直逼食影道人。食影道人看到再一次紧紧逼來的剑气。速度之快根本不能躲闪开來。只能硬挡。

    于是也不再客气。握紧了双拳。两臂一用力。将双**叉横在胸口前面。双脚分别画圈。讲全身的真气运到丹田。在冲出去聚集在一处。齐齐打出去。对着月影剑攻击來的方向。我也不着急。在确定了自己的实力时候。再一次抽回月影剑。从掌心出讲自身的一部分真气注入剑中。在这同时。这月影剑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发出洒洒的鸣响声。好似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呼啸这要与敌人一决高下。

    这月影剑今天不知是有了感应还是如果。居然一反常态的配合我的攻击。沒有像平常练剑一般折腾我这个主人。这倒是让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见时候差不多了。操控着月影剑用力一划。那剑上海带着冷冽的寒光。居然和才得刺去的光芒想重合起來。使得剑鸣越來越响。剑气也愈來愈盛。一时间发出耀眼的光芒。耀花了食影道人的双眼。但他也只有向拳不断的打出去抵挡着。

    见到食影道人任然尚有余力抵挡剑气。我又召唤出无眼镖來。无眼镖通身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若隐若现的漂浮在半空中。神圣的缓缓出现在主人跟前。

    我再一次念口诀操控着无眼镖

    。嘴角划过一丝即将胜利的微笑。缓缓掀开虚空中的迷雾。虚空中抓过暗器。抓着通体流金的虚弦。几道金色的光芒嗖嗖几声。伴随着寒冷的月光余韵下发出绚丽夺目的余影。令人感到炫目神迷。

    看着我发出无眼镖的利落身姿。在场的众人睁大了眼睛。竟然不敢相信有人居然能种暗器发挥得如此优雅。一时间众人对眼前这年纪轻轻的小先生立时又高看了一眼。

    我倒是对自己的超常发挥有些感到意外。且不说这无眼镖是我使用次数为数不多的几次暗器。这次还出乎意料的顺手。当真是让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的。

    不过现在的情况容不得我想太多。速战速决倒是一个好的办法。

    无眼镖对着食影道人的方向。用力拉开。无眼镖弓身微微一颤。随着嗡的一声。数道金光呼啸而出。带着尖锐的气息。來势汹汹的朝这男子射去。一时间好戏漫天花语撒金钱一般。漫天都是纷飞疾驰的金色箭雨。明明只有那么几箭。却有似如成千上百的金的箭雨一样令对面的人只感觉到头晕目眩。仿佛还带來几分惶恐害怕。不知哪只是真箭。哪只是残影。

    “哐当哐当”几道金光已经落到了地面上。在地上砸出了几个细细的深坑。我顺势收起无眼镖。金光闪闪的无眼镖又慢慢隐沒在黑夜里的虚空之中。胜负已分。

    “噗”食影道人长吐一口鲜血。单手撑着地面。已经无法站立起來。只能勉强做起來运功。

    到底是大意了。我的修为虽然厉害。但还不至于让自己在短短的几招之内落败。若不是自己轻敌大意。又何至于会有这样的下次。若不是

    诸人再一次震撼了起來。修为竟然比多年修炼邪功的食影道人还要高上一筹。看着蒋先生也不过年级不满二十的样子。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不敢如何。自己也只有庆幸这位先生的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庆幸他的善良与正直。

    半响。食影道人还在地上打坐着。体内翻涌的气血已经不再想要喷口而出。内伤已经制住了。

    一旁的老者见了。便向后轻轻挥了挥手。属下的到指示后便上前按住他。还从怀里掏出天蚕丝制成的粗绳。准备紧紧的绑住的他双手。老者在抬起

    手示意手下暂停。上前一步。盯着食影道人的双眼。一字一句的顿道:“你输了。”

    食影道人缓缓展开紧闭的双眼。勾起嘴角。淡淡一笑。说:“我的确是输了。罢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要杀要剐。你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老者再上前一步。眼里带着几分痛心说。

    “我自幼便沒了亲人。幸得义父恩德。好不容易归到了六大势力门下。本只想要好好学本事报答义父的养育之恩。沒想到却屡屡备受嘲笑。连带着义父也受人在背后奚落。你说这样的情形。让我如何不得不想方设法反击。当今只怪我技不如人。若我有那一身的高深修为。又怎么会落得今天这般的下场。”

    老者再上前一步。用宽大的白色长袖掩住双手。话音一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怒意。说:“你只知道要强大的修为。却不知修炼先修心。你只顾着你自己的荣辱得失。当真是荒废了你义父的一片慈父苦心呀。唉。罢了。你自己看吧”

    说罢。缓缓从头长袖中拿出一封已经泛黄的书信。看起來便是年代久远的样子。一把扔到食影道人的面前。

    书信缓缓落下到了食影道人面前

    。食影道人转眼去看。只见那早已泛黄的信封上。写着几个大字“食影道人吾儿亲启”。

    食影道人看着书信上那几个异常熟悉。就算是午夜梦回也能让自己再一次次的思念不已的字迹。颤抖着双手拿起书信。小心翼翼的拆开。仿佛手中拿着是易碎的珠宝一般。嘴里还喃喃道:“这这是义父的笔迹”

    哆嗦的手拆开信件。只见几行龙飞凤舞的字迹映入眼帘:

    食影道人吾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为父已经不在人世上了。

    自你叛出师门之后。为父对你思念尤甚。天下无不是的孩儿。为父虽然不是与你有血缘相连的亲人。但早已将你视为己出。

    思你至此。为父每每回想过往。便悔恨不已。

    你自幼出自非修行家庭。天资不足。但后天努力有余。为父看你是堪克早就之才。便托好友引你入门。望你有朝一日。能一圆梦想。成为强者。但为强之者。除开胜人之外。更要胜过自己。

    而你自幼好强。不论是不是擅长的又要苦练一番超越他人。你可知这样的心态终于一日会误人误己。所以为父任由你遭受他人的欺辱。目的不过是为了磨练你的心性。望你早日学会容人之心。纵使是修为不及旁人。也该要以德服人。奈何你却日益任由心魔滋长。且为父也未曾发觉这等要紧的事。最后竟然让你走上邪路。思及至此。为父尤甚为懊悔矣。

    待你师父带去这封信时。为父已经不在人世了。望你早日回头是岸。回门反思己过。为父已向你师父替你求情。无论如何责罚。终究会饶你一命。望你早日醒悟罢了。

    老父。绝笔。

    读完义父生前留下的书信。食影道人一时间。泪流满面。原來原來居然是这样。

    哈哈一时间。仿佛是受不住真相的打击一般。食影道人忽然间又哭又笑。好似疯癫之状。又瞧见从人群之中疗好内伤的陆杰缓缓走了出來。看着食影道人半响。才虚弱的说道:“师兄。那些年里。师弟当真是多有得罪了。望你看着今日的份上多加原谅。”

    老者又在后面补充道:“其实陆杰在那场任务之后。被关进思过崖长达好几年。他也知道自己对不住你。于是方才的交手中。虽然明知打不过你。也不敢多加还手。这是他在向你赎罪啊。”

    “你”食影道人沉默下來。过來好长的时间。才缓缓开口说道:“哈哈。向我荒唐半生。非但不明白义父的一片苦心。还在心魔和**的促使之下。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之的事情。如此深重的罪恶。还让义父拉下老脸。替我求得恩典。我啊我当真一个是罪孽深重之人呀。”

    听到如此食影道人一番撕心裂肺的感叹和悲号。大家也陷如了一片沉默之中。还发出阵阵嘘唏不已的声音。不知是在为那义父的慈父之心所感动。还是在为食影道人被心魔困扰的一生在叹息。

    一声呼嚎之后。食影道人仿佛衰老了好几十岁一般。两鬓全部变成雪白之色。脸色也变得苍老了许多。只见他再一次小心翼翼的讲那封书信折叠好放入怀里。仿佛是护着最宝贵的珍宝一般。再站起身子來。双手向前一伸。示意两旁的人将自己捆住。才缓缓开口。用那同样沧桑而沙哑的声音说道:“带我回去吧。食影道人甘愿受罚。”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