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隐患
    “穷寇莫追。”我看了眼朱智说到。正想着再提醒他一下。朱智缺看向一边。嘴里发出:“咦。这是什么东西。”

    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当真有东西在地上。准确來说是埋在怪鸟的肉堆里。那物孝拳头一般大。闪闪发着荧光。

    不用看我就知道这定是怪鸟的内丹了。这内丹可是个好东西。怪鸟修行多年。又通了人性。它的内丹色泽虽然比不上血丹那么纯正。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于是我在朱智的不满抗议下。默默拿走那内丹收着怀里。

    “怎么样。你们现在还想打吗。”我转过头。对着一山寨海盗说。

    这群人早在怪鸟被打死就被我吓得目瞪口呆。一个个脸色发白说不出话來。

    “酗子。内丹可是好东西。怎么好意思自己独自享受呢。”一个男子声音从山上传下來。准确來说是从山上树林里传出來。

    眼前这片偌大的树林透着荒凉。天还是全黑的。树林看上去黑漆漆的一片。茂密的枝叶遮挡得十分严密。即使在白天也会十分的阴暗。目前也仅有几缕清冷的月光渗透出來。显得林子更加深不可测。可想而知这里隐藏着多少一个又一个未知的危险。

    我目光顿了顿。示意朱智原地盯着情况。然后飞身而起。站在树林前。紧紧握住手中的怪鸟的内丹。顿了一顿。凝神静气静静感受周遭的灵力波动。果不其然。我隐隐发现三股來自不同方向的灵力。我深深吸气。在呼出一口气后。聚集全身的灵力。大步向树林走去。

    一进树林。我就立刻感觉到一股灵力朝自己的方向袭來。所幸这股灵力并不十分强大。所以我并未在意。继续朝前赶路。

    “來者何人。”我紧紧盯着眼前这个瘦小的中年男人。

    该人身穿黑色夜行衣。用面罩遮住大半张脸。一脸贪婪的盯着怪鸟的内丹。从面罩里传出恶心的笑声:“哟。沒想到还是个年轻的小酗子。聪明的就把手中的怪鸟的内丹交出來。爷爷玩玩你后定饶你一命。”

    “呸。”我厌恶的看着眼前之人。“想夺怪鸟的内丹。我呸。真是痴心妄想。有胆的放马过來。”

    “小酗子性子还挺烈。我再说一次。乖乖的把剑交出來。否则可别怪爷爷我以大欺小了。”

    “有胆就放马过來。”说罢。我提起全身真气。举起月影剑对着來人一指。

    中年男子一看我是个烈性之人。心中也不敢再盘算着如何得手内丹和满足自己恶心的嗜好。当下也不再出言**。运气抬起手中的大刀

    。对着我。当头就是一击。

    我反应十分灵敏。轻轻一闪便躲过迎面而來的攻击。与此同时。我抬起剑对前用力一划上古大师倾力打造的绝世好剑。威力自是不小。即使是被并未完全掌握其性能的我催动。但也足以对付起任何一个一定境界的修士。

    中年男人虽然矮忻健。见月影剑袭來也远远避开。但奈何月影剑威力太大。即使避开也被随后的剑气扫到。手臂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看着被剑气所伤的手臂。中年男子吃痛道:“好个怪鸟的内丹。好个年轻人。这剑倒不错。光是剑气的威力就如此强大。”

    我明白对待这样的无耻之徒。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将之击倒。且让其再无反击之力。方可让其罢手。息了夺剑之心。

    于是乎我怒喝一声。忽地腾空而起。将全力灵力集中一点。聚力对着中年男子就是一剑。速度之快得连肉眼的无法捕捉到。只能看到一抹强光一闪而过。

    中年男子知这件无法避开。只好硬着头皮生生接过。用手中大刀奋力一挡。“轰。”的一声这一击实力强大让他连连退后。好不容易站定脚跟。顿时感觉胸前一阵气血翻涌。“哇”的吐出口中的为。紧接着一声“啪。”手中的大刀竟断成数节。全身的真气一时竟无法聚拢。

    我看出中年男子的狼狈。当即对着他就是一脚。将其踹飞数十米。让对方一时趴地不起。一时再无能力反击。到底是存了放过之心。虽对中年男子的出言**觉得厌恶不已。但我觉得还是放他一马。一脚踹飞他。但也保留的力道。让他重伤但也无性命之忧。

    收拾完中年人。真准备继续赶路。不料此时树林里“啪、啪、啪。”的拍手声。

    一男子缓缓从远处的大树后走了出來。边抚掌变一连赞声说:“好、好、好啊。想不到酗子年纪轻轻却有如此实力。是这把好剑令你修为提高了不少吧。加上内丹。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宝贝。”

    我警惕的看着眼前之人。又问“尊下何人。”

    “我是谁。酗子不必知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聪明的就把手中的怪鸟的内丹交出來吧。”男子轻蔑一笑。狭长的双眼望向我。

    “哼。”我冷笑。又是一个妄想夺别人东西的贪婪之徒。高声说道:“怪鸟的内丹我是不会交出去的。你又何必多说废话。”

    废话。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内丹。可不是给别人做嫁衣的。

    男子当下也不废话。提气扑身而來。同时双手一甩。数十只暗器从袖口齐齐发出。速度十分之快。转眼间寒光一闪。

    “真是个卑鄙小人。”我心里暗暗说道。

    举起月影剑对着空中绕出一圈。阻挡袭來的暗器。不想正在这时。男子从旁偷袭。提着剑虚画一下。对着我就是一掌。我躲闪不及挨了一掌。被击退数步。

    我虽被打乱一掌。但却也从掌力中发现此人实力不弱。不是之前那个矮小的中年男子能匹敌的实力。

    看來。此人不能小觑。

    于是立刻召唤出无眼镖。无眼镖通身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若隐若现的漂浮在半空中。神圣的缓缓出现在主人跟前。这镖也是有点骚包的。

    中年男子打量着眼前的无眼镖

    。险些被金黄色的光芒亮花了眼。狭长的小眼闪过一丝精光。看过无眼镖又望了望我手中的怪鸟的内丹。良久才十分不舍的移开目光。脸上尽是贪婪之色。

    我不等他反应过來。独自发起反攻。接过无眼镖对着來人方向。念出口诀。无眼镖微微一颤。随着嗡的一声。数道金光呼啸而出。带着尖锐的气息。來势汹汹的朝这男子射去。

    “碰。”一声男子被击中。在空中被镖狠狠刺中。被极大的力道钉在树上。男子痛哼一声之后。双手握拳。一手用力抓住身上的箭身。紧紧拽住就向外拔。又点住身上几个穴位。止住喷涌而出的鲜血。

    我见状暗自吃惊。“此人对自己也如此下得去手。定是个棘手的人物。”

    只见该人向空中虚势一抓。口中连念数诀。拳头幻化。手中的剑高速运转着。在慢慢打开。把力汇成一个光球。奋力对着我轰去。

    一道光影下來。仿佛凝聚此人全身的力气。蕴含着十分惊人的力量。我面色凝重。一手握着月影剑一手操控着无眼镖。对着光球射出数剑之后。聚力想劈开光球。

    “砰”。一声烟尘四起。月影剑虽劈开了光球。却也狠狠一震。我险些无法握住。虎口被震裂。手中一热。血顺着剑慢慢流下。

    男子也沒想到我能挡住自己的尽力一击。明白眼前此人虽年纪轻轻但也非自己所能打败。本也是个聪明人。眼下自己已再无力气去夺剑。再打下去也只会两败俱伤。

    就算夺到了怪鸟的内丹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过來。更别说挡住其他人的袭击。若是现在此年轻人再反过身來一击。自己很可能毫无反抗之力呀。

    这男生虽然生性贪婪。但也明白就是再贪婪也得留着性命才能享受这些宝贝。否则留着宝贝也是得物无所用。

    罢了。來日方长。男子当下决定暂时逃开。想到这里。男子强打起精神。高声喊道:“酗子好本事。既是如此。我辈也不再与你争夺怪鸟的内丹。”话音刚落。男子拿起自己的剑迅速向后方遁去。

    这人当真说走就走。完全不给人反应过來。这逃命都如此迅速。真是能屈能生。

    我也不理会此人。本就严肃的脸色又严峻了几分。凝神静气。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股灵力向男子逃跑方向波动而去。

    奇怪。难道这第三股灵力不是从着我來的。内丹可还是在我手上。

    我摆摆头。狡黠一笑。罢了。既然不是冲着自己。又何必管那么多。于是继续提着月影剑。可事情后续发展。

    黑黢黢的树林中。一名男子气息不稳的朝前跑去。跌跌撞撞像是被恶鬼追赶一般。也不敢朝后看。像是遇上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

    身后的一抹气息紧紧追着不放。又时而若隐若现一般。像是猫逗老鼠。先狠狠玩弄一番再将其置之死地。

    该男子终于跑不动了。趴在地上狠狠喘气。正在这时。身后那抹阴冷的气息紧紧尾随而來。像是玩够了手中的猎物。男子终于忍不住。慢慢转过身來。也不细看。那剑对着身后一阵乱画。随后紧接着“啊。。啊。。”的一声惨叫。划过深深的夜空。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