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击退
    御风麒麟灵活至极.瞬间绕过了无名尸将的头.跳到了无名尸将的肩膀上.一口就朝着无名尸将的喉咙咬去.

    咻咻两声连起.无名尸将在挡住三只飞镖的同时.一看麒麟扑上來.只得用另一只胳膊挡住.麒麟哪里是会放弃的神兽.一看主人被袭击.不亚于触动它的逆鳞.对着眼前就是一大口死死咬住.毛茸茸头往一边一甩.连带着咬住的东西都被扯起來.

    无名尸将是是用胳膊挡住了咽喉.却被死死咬住.现在被御风麒麟瞬间咬破一拉扯.麒麟之力又是多少人能够抗衡的.

    “怎么可能.”无名尸将嘴里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最后瞪大了眼睛倒退几步.捂着险些被一口咬断的胳膊.倒退几步.他出使任务多年.看过的对付过的异兽沒有成千也有上百.可是单单是口齿的咬力就那么强大.居然险些扯断自己胳膊的异兽.眼前这个袭击自己的还是第一个.

    尸将被咬这一口.敲对着聚集超控尸体之力最厚重的右臂.一下子险些被扯下的右臂马上受伤失去的超控之力.原本可以自如的指挥尸体现在想必已经只是无所不及了.导致他身后的尸体也因为尸将的修为大减.立即沒了支持一身死肉的力量.变成的一堆又一堆倒在地上的烂肉.

    本來恐怖的行尸走肉已经完全失去了超控者的支持.无名尸将到底是执行任务的老手.一看局面大大被对方反扑.自己已经沒有反击的余地.最后也只能罢手.利用最后的灵力把尸体勉强超控起來.挡住前面的攻击之后.快速化作一缕黑烟.消失在风雨渺茫的水面上.

    御风麒麟杀了无名尸将后立即跳向了我.在我的肩膀上蹭着可爱的小脑袋.我抚摸着肩膀的御风麒麟.感激道“那飞镖我只能同时发出三只.若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死在了这里.小东西.你倒是有几分本事.”

    “吱吱.”御风麒麟兴奋的回应道.这时候我的脑袋里也出现了御风麒麟的声音“主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不敢多做停留.我沒有想到在这种大风雨里的天气也会出出现了致命的危机.已是深夜.但是我却沒有丝毫的睡意.趁着夜色我开始让老曹继续赶路.船上的尸体我与朱智主仆合力丢下船沉入水中.大家都不想在停留在这个阴森邪恶的地方.

    朱智听说我有一只貂.而自己长那么大.连条够都不曾养过.又听说这小风居然会开口桌人话.一时间激动的不行.拉着我一阵椅.一直嚷着要看看小风.

    小风因为自己是御风麒麟.而又通人性.会说人话.一直以來性格都十分傲娇.当然.除了对着我以外.旁边的人都不太喜欢亲近.我严重怀疑.这是上回那算命的给小风留下的后遗症.

    偏偏沒接触过动物的朱智又喜欢缠着小风. 这让小风烦得不行.

    “你是不是会说人话呀.”朱智一脸笑意盈盈的问.

    废话.小风在心里说.懒得回答她.

    “喂喂喂你怎么不说话呀.”朱智见小风不理自己.逗它道:“难不成你根本就不会说话.”

    小风懒洋洋的睨了朱智一眼.随后淡淡的说了一声:“笨蛋.”

    小风终于开口说话了.一时间把朱智激动得不行.“哇.千柔.它.它居然开口说话了.”于是带着讨好的语气.问:“对了.你叫小风是吧.”

    知道了.还问.小风本來就十分深恶痛绝这个坑爹的名字.又偏偏老是有人喜欢这样猥琐叫他.它忽然觉得以前直接被人叫小风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可能真的就只是漂亮而已.智商还低到不行.

    朱智见小风不喜欢搭理直接.倒也不生气.只觉得这只脚小风的麒麟性子傲娇.但全身上下胖嘟嘟的.样子也呆萌呆萌的.十分讨喜.于是老是喜欢逗着它玩儿.

    可惜这种融洽的氛围坚持了沒多久.朱智就接到了家里的來信.

    原來朱智一直有给家里去信件的习惯.毕竟第一次游子出门在外.家族里不可能不担心.就算有着忠仆陪伴.朱智的母亲还是让其给自己不时发去信息.一保证孩子在外面的情况有所了解.

    而这次.朱智收到的來信却不是母亲一向温柔的叮嘱了.而是父亲略微刚硬的笔记.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來朱智家族遭到一群不明之徒的袭击.虽然最后挡住了攻击.并击退敌人但朱智母亲居然还是被暗算了.

    本來像他们这种大家族仇敌当然不少.可是这种不明目的的袭击还是头一次.又是乘着多数人外出的时候.所以敌人居然能够稍稍得手.把朱智的母亲伤着了.可是一时之间外出的人却不能马上召回.唯一高强的父亲却又要在家族里守着母亲和指挥大局.

    在看到儿子的來信.想起儿子要到的地方就是那个地方.所以朱智父亲马上來信.告诉朱智他母亲受伤的消息.并让朱智想办法.在附件的一个交雪峰山上.找到一株血色雪莲.

    这血色雪莲相传生长在雪峰山上.只有覆盖满冰雪的山峰上靠着独特的气候长出來.这血色雪莲不似一般雪莲是白色的.而是血一样的鲜红颜色.普通人能有起死回生长久保留容颜的美容疗伤功效.

    对于修士來说不仅能够治愈伤势.还能够将本來的伤势转化为不可估量的内力.

    对于也就是说利用治愈伤势的时候修炼内力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对有伤势的修行之人來说可遇不可求.

    朱智母亲是个普通人.偏偏伤势很重.其他的内力打到体内只能是催命的举动.普通救命药物也无力救治.只能靠着着血色雪莲了.

    朱智一听这消息.马上要上路去雪峰山找血色雪莲.我看这情况不好阻拦.又怕那无名尸将去而复返反而带來灾难.一时之间爱莫能助.

    所以只能叮嘱大贵.若是有什么危险马上通知我.我一感应到马上去救人.

    这一边我们停下來靠岸等朱智归來.可是无名尸将就沒那么好运了.拖着一身伤.岸边是不能呆太久了.心里又记挂着莫怜儿.只得狼狈的匆忙赶回住处.

    好在一路上同门之人沒有遇上他.邪道又被莫怜儿利用美色支去他处.所以无名尸将一路赶回來畅通无阻.也暂时沒人发现他的受伤.

    “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受伤呢.”月末苍白的脸上写满了心疼.微微皱起描绘的十分精致的远山黛扬起來.看上去好一个我见犹怜的模样.

    无名尸将到底是个男子.况且眼前这还是自己在意的女子.一下子被迷了眼睛.只觉得两边胳膊上的伤口.尤其是被撕扯的地方都沒了伤痛.

    他轻轻地爱抚着月末光洁的脸颊.眼神中满是歉意和不舍.笑着对着眼前女人.心里叹了口气道“沒事儿.我就去做了一趟任务.出了一些问題.沒什么大碍.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找到药材医好你的伤势.你要保重身体.”

    莫怜儿目光闪了一下.很快恢复一脸的心疼.慢慢欣慰的笑了.满脸幸福.沒有多说什么.只继续问道“我当然知道你会的.不过谁能伤了你呢.让我真是心疼.”

    无名尸将迟疑了一下.思考要如何告诉莫怜儿.

    “咳咳咳”虚弱的咳嗽声传來.莫怜儿抬起密布汗水的小脸.泪眼汪汪的看向无名尸将.“殿下.莫怜儿今日若做得有什么不好又或是得罪之处.还希望您多多包涵.我一定改改正咳咳咳”说着再度咳嗽起來.于此同时.那双杏眼中还滚落出了几滴让人心碎的泪水.

    无名尸将听到这般话语.更加觉得莫怜儿万分令人垂怜.哪里还顾得上想其他的东西.包括水玥儿方才的话语也一齐抛在了脑后.

    只见他身形一僵.手上任然扶着莫怜儿.柔声到:“我哪里会怪你.既然身体不好.那我便扶你回去吧.”

    “那就多谢殿下了.”莫怜儿还是低着头.紧紧靠着无名尸将怀中.一脸病容.做出一副羸弱又温顺的样子.任由无名尸将将自己慢慢的扶回了自己的寝宫之中.

    无名尸将眼里只觉得莫怜儿如此关心自己.哪里还想到隐瞒什么东西.只得和盘托出.包括自己的遭遇和受伤.当然大男子主义的他还是掩盖了自己的狼狈.

    但是莫怜儿是谁.经历的男人多不胜数.还算感情上简单的无名尸将有怎么会是她的对手.一下子就看得出无名尸将不敌对方.眼里闪过一丝不满.但是马上掩盖过去.她留在这尸将旁边还是有目的的.

    无名尸将一边说着自己的不慎受伤.却不知道越來越让莫怜儿觉得他的无用.这时候莫怜儿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了其他打算.再听到无名尸将执行任务的地方.心里想着岂不是那雪峰山附近.一下子有了一个计划.

    当然这一切还不能让无名尸将知道.

    寝宫之中.里面依旧摆满了新摘下的百花.一时之间也如外边一般姹紫嫣红.芬芳四溢. **榻之上.白色碎花纱锦屏帐垂下一大片大片的流苏下來.一时间.整个屋子里流露出一种温和的纤柔之美.

    “殿下.”莫怜儿面色惨白.虚弱的靠着**榻边上.抬头看着无名尸将.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然而那含情脉脉的杏眼之中.早就溢满了令人怜惜的泪水.也因为身体的薄弱.她看似好像无法承受太多的疼痛.但又因为重伤在身而不得不承受着.脸色柔弱之中带着病态.几乎就是语不成句的样子.

    但她还看似坚强的腰着唇.慢慢的坐起身來.还是那样的无助得楚楚动人的样子.“殿下.你莫要太过于担心莫怜儿.我现在还能自己疗疗伤.只要闭关一段时间就好不过这段时间不能看到外人.”

    无名尸将当然不会怀疑莫怜儿的话.反正自己也要时间疗自己受的伤势.所以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让莫怜儿自己闭关一段时间.

    <

    !--go-->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