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心软
    “要杀便杀.悉听尊便.”已经十分虚弱莫怜儿将眼睛闭上.一副任你宰杀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出來他有任何的恐惧.

    “好.给你个痛快的.”朱智冷声道.随即手中的血刀瞬间向莫怜儿的脖子划去.再离莫怜儿的脖子还有一毫米的地方.朱智却马上停了下來.

    莫怜儿视死如归的表情让朱智动摇了.朱智看到莫怜儿身上的肌肤几乎沒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整个人浑身都是血洞.他开始有些同情莫怜儿了.

    “我下不去手.还是你杀了他吧.”朱智知道我让他亲手杀了莫怜儿是想让自己报之前的仇.但是朱智在内心里还不过是一个十八岁上下的少年.不管如何的天才.如何的不凡.也仅仅是一个年轻人罢了.

    显然朱智还是沒有明白的我用心良苦.当然这个时候我也不可能清楚明白的解释给他听.可最让心软的朱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你不杀我.我便杀你.”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莫怜儿突然间从地上跳起.迅速的夺去了朱智手中的血刀.而后将血刀横在了朱智的脖子上.这一系类动作一气呵成.快到了极致.就算是远处的我也沒有想到莫怜儿竟然在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还能爆发如此速度.

    “你放了他.”我冷冷的看着莫怜儿.在我的眼里莫怜儿已经成了死人.但是我却有所顾及莫怜儿手中的朱智.

    虽然他冲动好事.还心软呀.再一次让莫怜儿这种毒蛇一样的女人有机可乘.但是我还是一样不能眼睁睁看他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

    “你放我离开.我保证不会杀了朱智.但是你如果敢轻举妄动.我就杀了你这小兄弟.”谁都沒有想到莫怜儿的生命力这么顽强.如果换做了其我任何一个武者或者修士.恐怕早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而莫怜儿不仅沒有死.而且看上去并沒有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

    朱智和我都不知道其实莫怜儿就是一个邪修.就像朱智当初在山上遇到的邪恶女人一般.那邪恶女人修炼是通过吃婴儿的心脏.而莫怜儿的修炼则是通过斩杀无辜的男人.斩杀的男人越多.她的修炼就越快.

    而且她手中的这把刀是她用血液加上男人阳精祭炼出來的宝物.能够配合她的修炼.每次不管他受多重的伤.只要这把刀在手.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能彻底将伤势复原.并且保持不老的容颜.

    说起來莫怜儿手中的血刀比朱智的贴身软剑厉害多了.沒过多久.莫怜儿身上的伤势就好的七七八八了.只是身上血液还未凝固.根本就看不出來里面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朱智闭着眼.他是第一次被人用刀驾着脖子.而且这刀上还不断地散发着令他浑身发毛的血腥和杀气.浓浓的血腥气甚至让朱智差点呕吐出來.朱智在莫怜儿的挟持下一点都不好受.

    “让他杀了我便是.你不必理会他.”朱智知道自己现在制住了.不要说我能不能将救下.单单是血刀上的血腥之气就让朱智难受的想快点死去.

    “闭嘴.你这蠢祸.让你杀这样一个受重伤的人你都杀不了.你还有脸说话.”我怒骂道.我本想送给朱智一个报仇的机会.加上让他学点东西.奈何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但是朱智居然蠢到不杀莫怜儿这个邪恶的自己女人.从莫怜儿的表现來看.我知道莫怜儿已经吃透了朱智.甚至朱智去杀他会不忍心他都能够估计出來.这莫怜儿的心计太过于强大了.然而又有各种逆天的秘术.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好.我答应放你离开.你赶紧放了他.”我沒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被别人威胁到.若是换做了是别人.我肯定不会顾及别人的死活.直接杀过去将莫怜儿一刀砍死.但是对面是朱智.让我心中竟然有些不忍.

    “我怎么为了这样一个人被莫怜儿威胁.怎么回事.”我心道.这让我十分纠结.想了许久.大概还是这小子太特么像当初的我了.容易心软不说.脾气也一样.

    “你当我傻吗.我若是放了朱智你再将我杀死怎么办.”说这句话的时候.莫怜儿的伤势已经彻底好了.说话的语气也硬了起來.

    “你让我带着朱智离开.下了雪峰山我自然会将朱智放走.不然的话我只能和朱智一起同归于尽了.有一个你的好兄弟做陪葬.我很开心呐.剥哈哈哈.”莫怜儿方疯狂的大笑道.

    “我不是他什么兄弟.你别弄错了.”朱智沒有想到莫怜儿竟然把我与自己扯上了关系.而且这个关系还沒好到这个程度.他赶紧解释道.

    我冷哼一声.莫怜儿的话也让我十分生气.我那么个机智的人.要是有这么个猪队友.不知道早死了多少次.但是我不会有丝毫的辩解.因为在我的眼里.莫怜儿必死.

    “你走吧.最好遵守你的承诺.否则我会将你碎尸万段.我说道做到.”我冷冷的说道.一双眸子已经闪烁出强大的怒火.还从沒有人让我这么妥协.这让我很窝火.同时在心中又骂了一声朱智愚蠢.

    听到我发话.莫怜儿也不说话.带着朱智就凌空而起.飞出去五十多米远.然后再次飞起.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在江湖中混迹了这么久.我自然不是迂腐的人.我知道莫怜儿有可能会耍花招.于是向莫怜儿跟去.我对自己的速度很自信.之前爆发的速度仅仅是我速度的十分之一.

    莫怜儿的速度很快.她对于我很是恐惧.在她遇到的对手之中.我是最厉害的一个.她之前在我的攻击下沒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如果我再次抓到她.她相信自己肯定被彻底杀死.就是自己的手中有血刀这样的宝物都不行.

    血刀只能够恢复伤势.但是却不能将人复活.之前我沒有杀死莫怜儿.很明显是为了给朱智机会.让朱智亲自报莫怜儿的背叛和利用之仇.

    莫怜儿全力施展轻功.短短的几分钟就來到了山腰处.刚想继续下山.一阵阵剧烈的破空声在地面八方传來.莫怜儿暗道不好.四面八方都被包围起來.连逃跑都不行了.莫怜儿只能够杀出一条血路來.

    砰砰砰.数声巨大的闷响声传來.十几个形状各异的巨大异兽将莫怜儿彻底的包围起來.莫怜儿看向其中一个足有七八米高的石头巨人.一个闪身就飞了过去.手中的血刀也切向了石头人的喉咙.

    砰地一声.莫怜儿的血刀砍在了石头人的喉咙之上.莫怜儿顿时感觉自己的虎口都震裂了.一丝丝的血水从莫怜儿的虎口中流出.而莫怜儿的后背也被石头巨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巨大的撞击声传來.莫怜儿左手中的朱智立即被甩飞出去.而莫怜儿的身体也被撞击在了地面上.将地面上坚硬的岩石都撞裂了.莫怜儿吐了一口鲜血.在血刀的恢复下却无大碍.心道“这石头巨人的攻击力竟然这么强大.之前的面具人恐怕也就只有这种力道吧.”

    一道利落的白色的身影凌空出现.落在了朱智的身边.将朱智护在了身后.过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十几头异兽给包围了.这几头异兽气息都很强大.就连我都估计自己的实力都沒法杀死我们.甚至在我们的连手下可能会死在这里.

    “看來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我快速将地面上的朱智抄起來.身体瞬间化作了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向远处飞去.十几头巨兽中有八头带着翅膀长的一模一样的怪鸟紧跟着我飞去.速度竟然比我都丝毫不弱.

    只剩下了五头异兽包围着莫怜儿.这给莫怜儿减轻了不少压力.但是即便如此莫怜儿依旧觉得自己逃不出这个包围圈.可能要死在这里.

    “真该死.”莫怜儿晦气的说道.随即起身.紧握着手中的血刀.他打算主动进攻.这样的还有一些优势.能逃走也说不定.

    八头怪鸟气势雄浑.眨眼间便飞出去了几百米的距离.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而我则是脚尖不断地在树顶上轻点.每一次跳跃也都能跳出几百米的距离.这样速度虽快.但是我的真气消耗的很快.尤其是还要抱着朱智.就更加吃力了.反观那几头异兽.依旧气势雄浑.一点也沒有疲惫的样子.

    “难道死了吗.”朱智也看出來了后面几头异兽的强大.而我此刻在全力的逃窜.这说明我都敌不过后面的几头异兽.

    “你闭嘴.”我冷喝道.我心中越來越觉得朱智可恶了.在我的眼里朱智已经成为了一个愚蠢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乌鸦嘴.

    我虽然救了朱智.这也并不代表朱智可以任由我喝骂.朱智冷哼一声道“如果任你这么喝骂.你还不如将我扔给后面的异兽.这样那几头异兽吃了我.还能拖延一下我们的速度.这样我也不欠你什么.”

    我心中更加恼怒.心道这朱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从來沒有这么卖力救过人.此次我如此拼命地搭救朱智.沒想到还被朱智骂了.这让朱智又多了一条罪名.忘恩负义.

    度提升到了极致.竟然与那几只怪鸟拉开了不少的距离.

    再次落下的时候我并在树顶上再次借力.而是将落入了山上的森林中.将朱智扔在了地上后腾跃而起冲出來了树林.而这时候几只怪鸟才刚刚飞來.我再次飞跃与怪鸟离开距离.但是距离比之前却要尽了不少.

    “我竟然为了救我将怪鸟引开了.”朱智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跳出树林的我.心中竟然有些许感动.

    “不行.不能欠我的恩情.一定要还回來.”朱智想要冲出去拦字鸟.却发现自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束缚住了.定在原地丝毫沒有动弹.

    当然我还不知道朱智有这种想法.要是知道我一定一巴掌把他拍回娘胎里.这人现在只要不进來给我添乱就该谢天谢地了.

    他要是一上來凑热闹.先不说又是给了莫怜儿趁机捣乱的机会.他这样的实力也是自身难保.可惜刚才把人救下后.我就命令大贵回船上守着了.

    一來大贵实力其实对于我來说还是一般了.同时带着两个人还要同时顾及护住他们可是很容易分心的.这种情况无疑多了累赘.二來毕竟麒麟是异兽不是人类.还是头幼兽.若是只讲究攻击是实力型敌人來袭它还能够抵挡住.

    但是这敌人可是狡猾的人类.这要是沒有个机智的修士守着.这御风麒麟可是会吃亏的恶.所以我便让大贵回去了.有我在一旁.大贵也不需要再担心太多.毕竟我的实力可是比他们主仆二人加起來还要高强.

    <

    !--go-->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