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绝地反击
    “呼.”朱智突然睁开眼.一道精芒从眼中一闪而过.随即吐了口浊气.朱智结束了一个小周天的修炼.

    查看了一下真气.朱智发现他已经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稳定的一个层面阶段.这让朱智十分的高兴.

    “如果在遇到那莫怜儿.我定能与他周旋一番.甚至能够杀了他也不是不可能.”朱智自信的说道.他本來就是修炼的顶尖练气法决.再加上又有贴身软剑辅助.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朱智为了巩固力量.又在原地修炼几个周天才出去.

    刚刚走了几步.还真是赶巧了.朱智就看到了莫怜儿.朱智很是吃惊.他沒有想到莫怜儿竟然还能够在几头那么强大的异兽手里逃生.虽然吃惊.但是朱智一点都不会害怕莫怜儿.实力的突破让朱智很有信心.

    “终于找到你了.真是找的我好苦啊.”莫怜儿冷笑一声.讽刺朱智挺会躲藏.

    “沒想到你竟然沒有死.好这么快就找到了我.你还真是不简单啊.连追踪的技术都这么强.我听说有一种动物的追踪能力也很强.被我闻过气味的人就算离开到了千里之外的地方我也能够找到.我想你跟那动物应该一样吧.哈哈.”朱智笑道.之前的事情让朱智再也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他对莫怜儿已经恨透了.就算现在让他杀了莫怜儿.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了.

    莫怜儿哪里听不出朱智是在拿狗來跟自己比较.莫怜儿大怒.手中的血刀快如闪电.快速的飞向了朱智.

    朱智现在实力大增.也不害怕莫怜儿.在莫怜儿的血刀快要接触朱智的时候.朱智立即后退.背后的贴身软剑瞬间拉满了玄.三根飞软剑立即飞向了莫怜儿的三个地方.

    叮叮叮.莫怜儿不是当初吃婴儿心脏的邪恶女子.这三个飞软剑尽数被莫怜儿挡下了.但是如此莫怜儿的速度也降了下來.

    看着插入地面的飞软剑.上面似乎有一丝熟悉的气息.莫怜儿寒光爆闪.冷声喝道“沒有想到我师妹竟然是你杀死的.你真是该死.”莫怜儿发现自己的师妹竟然是朱智杀的.心中更加愤恨朱智了.

    其实不然.那邪恶女子是我杀的.当然朱智在一片也沾染了气息.所以莫怜儿自然一感应到就把朱智看作了杀师妹的仇人.

    “你必须死.”莫怜儿冷喝一声.身体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那速度比我当初在水族时候爆发出的速度都不遑多让.短短的距离内.朱智连连发出了十二道飞软剑.都被莫怜儿一一挡住了.

    “什么.”朱智吃惊道.他沒有想到他连续射出的十二支飞软剑都奈何不了莫怜儿.但是朱智丝毫也不气馁.他的必杀招还沒有使出來.在大泽山的时候.朱智就能同时射出三只飞软剑.等到朱智进入到了这个层面的时候.朱智就能够同时发出六道飞软剑.而现在到了玄阶后期.朱智能够同时发出九道飞软剑.同时发出九道飞软剑跟连续发出是两个不同级别的软剑术.同时射出九道飞软剑与连续射出九道飞软剑威力几乎是天壤之别.

    “去死吧.朱智.”莫怜儿带着无尽的恨意.杀了是师妹的恨.夺走宝物的恨.虽然宝物根本就不是朱智夺得.莫怜儿血刀上的杀意飞涨一道道血色的刀光飞速的射向了朱智.在空中交织出一个巨大的刀网.这刀网丝毫沒有破绽.看上去朱智根本逃无可逃.

    “我就不相信你能够破除我的刀网.”莫怜儿冷冷的说道.他沒有停下來.手中的刀瞬间又飞出无数道血红色的刀光.这些刀光皆是我的真气所凝集而成.威力极大.一旦将人围在其中.就能将人绞成肉末.

    “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朱智手中的贴身软剑弓身突然间发出了嗡鸣声.一道紫色的光芒闪过.朱智手中同时拿出來了六只软剑矢.在朱智的手掌中拿着竟然有些拿不过來.软剑矢太多了甚至一只手都纂不过來.

    嗖嗖嗖六道带着紫光的飞软剑同一时间飞出.瞬间撞击在了刀网之上.那第一层刀网瞬间消失于无形.分身软剑在此前进.只是这一次飞剑并沒有破开第二层的刀网.只是让刀网的光泽暗淡上了许多.

    朱智发出飞软剑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每一次都是准确的撞在了刀网上.将刀网撞击的粉碎.朱智发出飞软剑的速度竟然比莫怜儿施展出刀网的速度要快上不少.一时间刀光不断被破开而飞软剑也越來越接近莫怜儿.等飞软剑彻底逼近莫怜儿的一刻.也就宣布了莫怜儿的重创.

    “咚咚咚.”无数强烈的撞击声传來.巨大的声波甚至将一些普通的建筑物上的砖瓦都掀飞起來声势极为惊人.这里胆小的生物都瑟瑟发抖的坐在被窝里.生怕被两个人的战斗给波及到.

    也有少数的好事者远远地观看着这场战斗.但是因为太远了根本就看不清晰我们手中的****.所以并沒有发现朱智手中的贴身软剑.

    莫怜儿的眉头皱的越來越近.看到已经快要逼近自己的软剑.莫怜儿冷笑一声.道“让你看看我的终极力量吧.”莫怜儿的身体突然间开始变化起來.本來只有一米六的个子突然间变成了三米多高的巨人.变成巨人后莫怜儿的血刀竟然也发生了变化.变大了一倍有余.

    这一次莫怜儿发出的刀网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瞬间粉碎了六道飞软剑.眼看着就要将朱智覆盖下去.朱智的气势也是在此**涨.朱智请喝道“你以为就只有你能够提升实力吗.你可以我也可以.”

    一连七道飞软剑瞬间飞出.又将刀网消散了.但是七道飞软剑也化成了粉末.朱智不作丝毫的停顿.又是七道飞软剑飞出.这七道飞软剑将莫怜儿发出來的第二层刀网破坏掉了后也是碎成了粉末.

    莫怜儿就是再作死也沒有想到这朱智在短短一个时间居然有了这样反击自己的实力.结果当然就如一个轻敌的修士那样.几个回合下來就被朱智一下子重创.

    这个时候.其实莫怜儿可以利用短时间的修复继续战斗的.但是好死不死的时.命中注定她有一劫.我很是时候的赶到了.

    看那莫怜儿居然被朱智伤到.我也心里觉得好样的.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表露出來.乘着这个时机.我对着朱智大吼一声.“从她的脸下手.那里就是她的命门.一旦破了.她就沒那么好运气快速疗伤了.”

    朱智现在学得机灵不少.听我这么一说.马上抄起软剑就对着莫怜儿攻击过去.莫怜儿大吃一惊.居然还有的人知道自己的弱点.一下子顾不得快速疗伤.最重要的便是保护她视如生命的那张脸.

    朱智现在实力与她相当.加上莫怜儿又带着伤.当然不可能想之前那么灵巧.很快就划到了莫怜儿的额头.

    只听这女人“啊……”的一声凄厉惨叫后.伤了额头莫怜儿一时间红了眼睛.似乎要奋力一搏了.对着那朱智就是全力一击.

    我担心朱智沒用全力无法招架.连忙上去阻挡.沒想到这莫怜儿却是个狡猾女人.见我一挡.马上向后一翻就化作一缕青烟沒了人影.

    我不觉发出一声“靠”.沒想到.这女人真贼.这样也能让她跑了.

    不过穷寇莫追.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刀了这血色雪莲.现在來说这个东西才是最最重要的.

    这下子终于拿回血色雪莲.还打败了莫怜儿.朱智一下子兴奋得不得了.

    当然.他也顾不得高兴太多.家里有还有这一个重伤的母亲等着救命呢.

    由于这个雪莲无比珍贵为了慎重起见.也只能朱智他亲自送回去.而我这一头.料到了他要说回去.不过考虑到朱智的母亲伤势严重.我还是劝了让他利用我的原石蜡.

    这样一來他能够瞬间快速回家.尽可能的减少他母亲因为得不到救治而延误的病情.不过赶到的时候.好在朱智的母亲虽然伤势比较重.但是因为这个血色雪莲到得十分的及时.所以.他的母亲很快便得到了有效的治疗.

    在拿到雪莲的当天晚上他母亲.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这还不算.他母亲居然比以前更加美丽年轻了几分.这也算是额外的惊喜把.

    朱智当然也十分高兴这样的情况.不过他沒有等到母亲完全好转还是匆忙着要要离开了.

    这个少年终究是在这一事件里头成熟了一些.当然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学会如何分清轻重缓急了.虽然里头得到了不少教训.让他这样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吃了不少苦头.但是不得不说还是很值得的.单单从提升实力來说.又有多少个人有他这样的好运气呢.

    许多修士刻苦了一辈子都还停留在某个层面停滞不前.朱智的提升不得不说是多少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机遇.

    所以朱智在感叹自己的好运气的同时.也不敢有片刻的放松.知道母亲有了血色雪莲.伤势得到控制甚至是治愈的时候.他就放心了.在简单听了几句父亲的交代以后.马上利用借來的原石蜡.一个瞬间就赶到船上与我们回合.

    这朱智一回到船上.我们就里面扬帆.这一点是大家共同的心思.这个也是一个是非之地.我们拿刀了血色雪莲谁知道会不会被传出去.要是有人上门呢.我们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所以不能久留.马上动身离开为宜.

    <

    !--go-->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