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同归于尽
    “我要你们。都给它偿命。”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我肯定可以看到自己眼睛通红青筋暴起。 是这些人。都是这些人御风麒麟才会死。

    也许是被我的神色所吓住。所有人都一动不动。朱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看向我:“你來了。真好。”

    说完这句话朱智已经力竭。闭上眼睛倒在地上。唇角却还挂着解脱的微笑。

    都是我沒用。我大吼一声。月影剑感受到我的心情嗡嗡作响。拒我沒有修炼大成。但此刻月影剑已经和我合为一体。

    剑刃所指向之处便有鬼怪死去。我刻意不一刀毙命。听着耳畔的鬼哭狼嚎声心里却沒有一丁点好受。更多的是愤怒。

    等我把所有障碍都清理完毕。邪道三人就**裸地暴露在我眼前。莫怜儿不知道想起什么。身体微微颤抖着向无名尸将靠近。她的手放在早已昏睡的老曹身上。似乎这样就能让我有所忌惮。

    全部都要死。都要给御风麒麟陪葬。我的心中就只剩下了杀念。不过是几招的事情邪道就败在我手下。怪只怪他为了和朱智单挑耗费太多法宝。此刻已经无计可施。

    无名尸将把手放在老曹脖子上。看那双腿竟有些颤抖:“你别过來。不然我就杀了他。”

    “你杀。但在此之前你那**的头就会落在海面上。被鱼吃被蛇咬。最后尸骨深埋在海底魂魄也无**回。彻底沦为孤魂。”我冷冷一笑。根本不受无名尸将的威胁。

    不是我无情。而是御风麒麟与我断了联系这件事情让我失去理智了。死吧都死吧。给御风麒麟陪葬。

    无名尸将沒有想到我会这样说。却又不确定我心里的真实想法。不敢轻易杀掉老曹

    。

    我已经沒有耐心和他们僵持。一个闪身上前将无名尸将踹开。老曹的身体也软绵绵地倒下。

    莫怜儿见状想要去救。可是却也被我抓在手里。感受着他们惊恐的模样。我哈哈一笑就要捏断他们的生机时。只听到一声雌雄莫辨的声音出现了。

    “手下留人。”

    一个身形萎靡。整个人都被包裹在袍子里的人出现。而我手中的两人顿时一喜。皆呼:“主人。”

    这就是他们口中的主人。我轻轻松手退回朱智身边。此刻他还处于昏迷当中无法睁眼。

    我能够轻易将莫怜儿两人的生死捏在手心里。却不代表我还能打得过这个所谓的主人。最重要的是。从这个神秘人出现的那一刻。我竟然感受不到他的气息。若不是他出声我或许还察觉不了这里有人。

    这说明了來人的实力比我强大。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首先要保住朱智的命。

    來人先是看向莫怜儿两人。雌雄莫辨的声音让人从心底感到不舒服:“等回去再和你们算账。”

    莫怜儿浑身一颤。跪倒在地上大呼:“一切都是属下的错。等回去后甘受惩罚。”

    “哼。”神秘人一甩袖。我能感受到一股炙热的视线追随在我身上:“我童姥还是第一次被逼出來。小娃娃你可真是厉害。”

    看到童姥不打算先出手。我手心捏了一把汗皮笑肉不笑道:“过奖了。只是这两条是你的狗。往后可要看好了。莫要再放出來咬人。”

    无名尸将听到我这话似是气急。上前一步竟要动手。却被童姥喝止住:“回來。”

    无名尸将只能无奈地瞪我一眼。悻悻退到童姥身后垂首而立。

    我此刻也开始感受到体内的气息紊乱起來。看來是中途停止修炼所造成的。但我也沒有任何办法。心中暗暗焦急。

    好在童姥呵斥完手下后沒有立刻动手。而是慢慢走到我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忽然笑道:“小娃娃资质不错。不如跟着我走一趟。”

    只是走一趟这么简单。我心中冷笑不已。却不得不回答:“此时我的朋友身死未卜。还请前辈宽容些时间。”

    只感到童姥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那压迫感也随之消失。他打量着倒在地上的朱智和御风麒麟忽然一挥手就是一道劲气迎面而來。目标是尚在昏迷的朱智。

    我扑身一挡。那劲气打在我的身上让我忍不住气闷。一口血随之喷洒而出。

    “不过是两个废物罢了。何足挂齿。”童姥阴沉沉的声音传來。我的拳头捏了又放。

    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已经暗暗打探了这么久。接了这道劲气以后我就更加清楚童姥的实力。只要再给我一天的时间。将无影剑修炼成了之后就是童姥也不是我的对手。

    可是现在该怎么拖延时间。

    “无论怎么说这都是我的朋友。还请前辈手下留情。”我的态度十分坚决。胸膛中有气流乱窜。我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

    就在说话间

    。无名尸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和莫怜儿一起将我团团围住。

    童姥看了我一眼。忽然将遮住全身的黑袍给掀开。只看到一具焦黑的躯体出现在眼前。那张脸我说不清楚是她还是他。如同声音一样雌雄莫辨。

    “你觉得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童姥抿唇。手掌扬起竟是想要将我等毁灭。

    那双眼里满是憎恨怨毒。只要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发抖。我极力保持镇定。忽然道:“难道你就不想得到我身上的宝物。”

    “月影剑。”童姥停下动作。似笑非笑地看向我的手掌。却是不打算再动手了。

    我略微一犹豫。然后点了点头:“难道你不想得到月影剑。以及其身上的修炼功法吗。”

    “这把剑本身就于我不利。若是你死了我不也一样可以得到吗。”童姥虽然这么说。却还是不打算动手。看來他十分笃定我的身上还有其他东西。

    这时我也顾不上保密了。深吸一口气:“可是你要知道。我身上除了月影剑还有其他宝物。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一个半路出家的人是怎么修炼至此吗。”

    这下童姥似乎來了兴趣。只看到他微微扬手让无名尸将退后。莫怜儿连忙劝阻:“主人。此人诡计多端。我等还是速速消灭的好。”

    童姥看了莫怜儿一眼。一字一顿道:“什么时候这里轮到你做主了。”

    看到童姥似乎真的生气了。莫怜儿也只好低下头认错退到一旁。但眼神还是飘忽不定。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我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月影剑换了一只手拿。从兜里拿出前几日才刚刚得到的洗髓丹。这原本是我想要留给朱智用。不过此刻也只能拿出來忽悠一下。

    “这是洗髓丹。想必童姥见识广应是认识的吧。”我此刻浑身冒出冷汗。却不得不强作镇定。

    童姥忽然一笑。摇摇头再次抬起手來:“不过是洗髓丹罢了。当我是三岁小儿那么好糊弄吗。”

    “等等。”我大喝。将无眼镖拿出來扔在地上。

    这下童姥眼睛一亮。手快得让我肉眼都捕捉不到。一眨眼镖就到了他的手里。那双干枯的手在无眼镖上抚摸着。如同对待**一样低声呢喃。

    我忍住心底的恶寒:“我还有更多的。你还想杀了我吗。”

    谁知童姥眼里却冒起绿光。死死盯着我的怀里大喝:“还有。你还有。只要杀了你这些东西全部都归我了。”

    我一下沒有防备。被童姥一掌打在胸膛。血顺着我的鼻子眼睛耳朵流出來。朱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來。他颤抖着抓住我的手。让我在恍然间恢复了些许神志。

    “不要死。你可以的。”朱智声嘶力竭地叫着。我发现莫怜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用鞭子勾住了朱智的脖子。哪眼里满是疯狂手上力气渐渐加重。

    我不能死。我要站起來。这股意念支撑着我。忽然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我知道这是瓶颈被我无形中给突破了。

    抓着月影剑

    。我的手掌中充满了力量。为了友情为了我身上的秘密我也要拼死一战。

    沒有任何哀号声。我持着月影剑在其他人都沒有反应过來时就将其击毙。等无名尸将抬头一看。龇牙欲裂:“怜儿。”

    我冷冷一笑。剑刃所指之处便是无名尸将毙命之时。

    接连两个手下的痛呼声终于让童姥从无眼镖里回过神來。他此刻盯着我就像是在盯着一座巨大的宝藏。

    手掌翻起。看起來他又要故技重施。可是实力大增的我怎么会束手就擒。月影剑一出。一股正气将童姥击退。

    他不甘地收起无眼镖。终于正色起來。我现在已经清楚地能够感到他的实力几何。和我差不多。甚至还要低一些。

    可是此刻我的身体状况已经极差。若是硬拼根本沒有胜算。更别说在乱斗之中保全御风麒麟的尸体和朱智了。

    不等我想到办法。童姥就和磕了药一样冲过來。挥掌踏步之间引起天地巨变。我摒弃所有念头。将所有神志注入月影剑之中。一腔热血澎湃起來:“來得好。”

    童姥被我一剑扫落地面。可他却瞬间跳起來还击。你一剑我一掌地來回打斗。我虽然沒有处于下风却也落不到好处。

    就在我忍不住的时候。忽然童姥的身影一闪。朱智被他掐在手心里慢慢提了起來。

    “也许你会更喜欢这样。”童姥用朱智作为挡箭牌和我缠斗。而我却不得不束手束脚地处于被动。

    朱智神志清醒。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忽然扬起手掌往自己头上一拍。所有人都來不及阻止。就看到朱智的头一歪倒在地上。

    在死之前。朱智的低喃顺着风传入我的耳中:“我终于不再是你的累赘。”

    沒有悲伤。我此刻惶惶如独自面对千军万马的孩童。被童姥拍了一掌也不知道反击。

    朱智死了。为了不让我受到牵制而死的。

    此刻我的胸膛燃起怒火。都怪这些人。原本以为躲到海上就可以无忧无虑。是他们非要穷追不舍。

    我失去了理智。随着剑而动。几番之下竟然差点将童姥杀死。

    他站在不远处眼神阴霾地看着我。忽然仰天长啸。我暗道不好。不舍地抚摸着月影剑自言自语道:“你可愿意与我一同赴死。”

    月影剑的剑身嗡嗡震动起來。像是在回答我。

    与此同时。我喷出一口血洒在剑身上。顿时月影剑身上的正气砰然胀起。并且很快将我包裹住。

    冲上前将童姥的身体击碎。而我也同时倒在地上。手中的月影剑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我微笑着闭上眼睛。

    巨响传來。而我却已经失去了意识。

    同归于尽。真是个美好的结局。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